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向我约稿
[首页] [关于本站] [新闻中心] [郑光路长篇作品!2017年1月《“张献忠剿四川”真相》由云南人民出版社隆重出版!当当网有售!] [郑光路文革研究[图为美国海马图书公司出版的郑光路研究文革史专著《文革文斗》《文革武斗》的封面]] [2014郑光路文史及批评[左图为郑光路(右)与《水浒传》演李逵的赵小锐于电影剧组]] [2014郑光路武术套路欣赏及武术研究.武侠小说作品[郑光路曾被武术专业刊物选为封面人物]] [2014.郑光路文革旧事、诗词书信、游记类作品[左图为郑光路脚踢兰天习武照]] [我的相册] [留言板]
 


郑光路长篇作品!2017年1月《“张献忠剿四川”真相》由云南人民出版社隆重出版!当当网有售!
郑光路文革研究[图为美国海马图书公司出版的郑光路研究文革史专著《文革文斗》《文革武斗》的封面]
2014郑光路文史及批评[左图为郑光路(右)与《水浒传》演李逵的赵小锐于电影剧组]
2014郑光路武术套路欣赏及武术研究.武侠小说作品[郑光路曾被武术专业刊物选为封面人物]
2014.郑光路文革旧事、诗词书信、游记类作品[左图为郑光路脚踢兰天习武照]
拍案惊奇!郑光路精彩特稿[图片:著名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中)及夫人濑田裕子与郑光路合影]
2014.文史长廊精品[左图:郑光路(左1)应邀拍电影时]
2014.文革类老照片.美术作品链接[左图:郑光路当医生时和原珠海市市长梁广大(左)合影]
2014.文革时期文化现象研究专栏[图:郑光路(左1)与“皇帝”张铁林先生(左3)]
郑光路巴蜀文化及历史类作品[篮球巨人穆铁柱和郑光路]
近70年当代史研究史料[左图:原国务院侨务办公厅负责人庄炎林(左)与郑光路合影]
2014.[文革专栏]本网特色翻页内容甚多[本栏图片:郑光路1966年在天安门]
2014.评说成都、四川[图为著名学者魏明伦先生(右)与郑光路]
四川特色作家文章[左图为四川省文联主席李致先生(右)和郑光路]
历史往事揭秘专栏[左图为郑光路收藏的文革宣传画]
2014.“社会评论”精品转载[左图为郑光路(左)与成都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刘学文]
中国近现代文学掠影[左图为张邦元(右)绝技童子功“隔山望月”与郑光路同摄]
中国知名文革史研究者精品专栏!
中国历代文学研究专栏[老武术家王树田(中)郑光路(左1)刘绥滨(左2)市武协副秘书长王学贤(左3)]
连载郑光路最新长篇力作《打工妹怪遇》欢迎阅读和书商、出版机构及影视改编合作!
网友交流专栏[郑光路作品讨论会上民革市文史委员会主任王大炜(右)作家白郎(中)和李克林教授(左)]
《川人大抗战》选载[成都媒体为《川人大抗战》举办座谈会后李克林、流沙河、王大炜、卢泽明等先生同摄]
巴蜀文化和掌故[海外作家与成都卢泽民、章夫、冉云飞、郑光路(1排左1)、白郎、蒋蓝等]
今年郑光路有影响的新作[左图上排右起:郑光路、郑蕴侠、副导演商欣。下排为导演刘子农及张国立、王姬等]
当今学术界、文学界之怪现状[文革结束郑光路(1排右1)考入大学与同学去安仁镇接受“阶级教育”]
转载网络精品[1987年郑光路(右1)与华西医大副院长张光儒博士(右2)在珠海工作时游澳门]
老成都掌故[左图为郑光路(右1)在青城山上清宫与道士练剑]
武侠文化[左图:右1郑光路,右2习云太教授(中国武术一级教授),右3刘绥滨,右4铸剑专家龙志成]
滑稽妙文选[人生如戏,图为郑光路(右1)1985年应邀参加影视剧拍摄时照片]
中国文学、史学与世界[图为法国学者大卫(左)和郑光路
巴蜀文化中的杰出人物[本栏图片说明:中国著名电影艺术家谢芳(中)、张目(右1)和郑光路合影]
四川及巴山蜀水人文[左图为郑光路(1排中)1985年与几个弟子同摄]
当今社会奇稀罕事、伤心事、可怕事[左图:郑光路舞禅仗习武照]
文史文学精品转载[图为1990年郑光路(后排右2白衣者)与众武术人士在少林寺参加武术拍摄]
郑光路欣赏的古典、文学、史学作品推荐[1986年郑光路(上排左3)参加武术表演赛后和四川武林好友摄]
阅之有益的史学方面学术文章[图为郑光路(中)当医师时在医院为病人作手术]
郑光路著《中国当代热点问题透视—中国气功武术探秘》选录
郑光路在美国出版文革研究专著介绍[图为两本专著封面]
四川近、现、当代史研究史料参考[郑光路1987年在四川省人民医院工作时照片]
文化与教育[图为郑光路练铁指功练武照]
体育武林前辈【左图:1984年时郑光路与李孟常师傅(右)。右图:郑光路与黄林派钟方汉师傅(右)】
图说历史!大量历史老照片![郑光路与成都体育学院新闻系主任、博士生导师郝勤教授]
隆重推荐作家原创精品[《武当》杂志主编刘洪耀(右)与郑光路]
过来人回忆文革历史[图为文革时期郑光路当受苦知青时,点击图很瘦]
官方报刊资料(主要为文革时期)选登[本栏图为文革中的恐怖刑场]
知青问题研究[郑光路1970年当知青时艰难环境下仍自强练功“朝天蹬”]
名家杂谈精粹[郑光路(左1)与四川武术名家黄明生(左2)、李兴白(左3)1985年在电影剧组]
抗战文史[英勇殉国的饶国华中将之女饶毓秀(左1)第36集团军总司令李家钰之子李克林(左2)与郑光路]
四川著名学者、作家岱峻专栏[作品充满空灵雅趣和智慧沉思。图为岱峻夫妻恬静生活]
四川著名特色学者、作家陈稻心专栏[图为陈稻心先生(左)与郑光路]
中国著名作家雁翼专栏[左图为中国著名老作家雁翼(左)与郑光路合影]
学术界百家争鸣[左图:四川曲艺界大师邹忠新(左)与郑光路在一次文艺会上]
武侠小说评弹[1986年郑光路(右1)与老武术家王树田(右2)肖应鹏(右3)在一次会上]
四川著名武术家(排名不分先后!)[郑光路(左1)与著名武术家王佑辅(左2)邹德发(左3)合影]
宗教文化与人生、文学[图为郑光路(左)与四川一高僧]
佛道、医学、养生文化[图为郑光路(左)与武友在山中古佛寺练武养生]
纪实历史、文学长篇[香港《明报》1987年刊登郑光路当医师搞科研时照片]
中国传统文化名篇[1987年郑光路(右1)与老武术家王树田(右2)、全国地趟拳冠军陈刚(右3)]
门外诗歌谈[图为文革时期郑光路(下排右1)和红卫兵战友]
放眼世界专栏[红卫兵文革闯将]
免费网上书屋、实用网站[more翻页还多!]图为毛泽东与张玉凤
中国各地优秀作家陆续推出专栏
重要精华文章专栏![左图:中国民生真实的另一面“黑窑矿工”]
重要文史精华文章专栏!2
重要网络转载时政精华文章专栏!3
2014


·写作范围:文史、文革史、抗战史、四川史研究,以及社会纪实文学作品(中国社会热点问题类纪实)
·姓名:中国独特题材文学网
·笔名:站长:郑光路
·电话:--
·手机:重要业务联系,请发短信联系
·OICQ:--
·电子邮件:423648068@qq.com
·通讯地址:中国.四川省.
·邮政编码:--
--管理中心

  本站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注:请输入关键词或标题


标题:2014.8.16.《成都日报》整版发表郑光路文章《成都对抗战的巨大贡献》! 日期:2014/9/1 人气:510
文章简介:2014.8.16.《成都日报》整版发表郑光路文章《成都对抗战的巨大贡献》

标题:冉云飞:有多少良知可以拿来卖——评易中天《成都方式》 日期:2014/2/24 人气:341
文章简介:有多少良知可以拿来卖——评易中天《成都方式》

标题:四川、成都的学术带头人.多为不搞学术者 日期:2014/2/22 人气:344
文章简介:四川、成都的学术带头人多为不搞学术者 (2011-12-20 20:12:33)

标题:上海影人剧团在蓉“触礁”考 日期:2014/2/12 人气:349
文章简介:上海影人剧团在蓉“触礁”考

标题:石达开在成都殉难地考 日期:2014/1/13 人气:380
文章简介: 石达开在成都殉难地考   蒋蓝   1863年,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率兵入川,攻成都未成,在大渡河紫打地被俘,此后被杀于成都。任乃强先生《记石达开被擒就死事》云:“六月二十二日,奉清廷谕,凌迟,行刑于北校场。”有关石达开的殉难地点,学者们素来有四种说法:按察使司监狱、上莲花街督标箭道、北较场、督院街口的“院门口”。究竟孰是孰非?   石达开成都蒙难   写作《与绞肉机对峙的中国身体》一文时,我查阅了所能见到的涉及翼王在成都的文字资料,但对石达开的具体殉难地点,一直是心存疑虑的。   按《清律》,石达开等人本应在成都正式的刑场处决。周询《芙蓉话旧录》记载,至光绪末年,一般都是在农历霜降后进行“秋决”。成都最初的刑场在东较场,后因居民稠密,到清朝中叶后移至北较场。光绪末年为编练新军,在北较场修建武备学堂,将刑场改在北门外砖棚子前的空坝上。凌迟则历来都在北门外的荷花池进行。成都地方文化研究者郑光路、蒋维明、谢开体等或撰文或对我指出,石达开经几次提审后,即在臬台监狱内进行凌迟。理由在于,在骆秉章等人心目中,石达开显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要犯”,而且,义士要劫法场的市井风声已洞入衙内,那就绝对不能出半点差池。《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大辞典——成都》(罗亚蒙等主编)也记载:“清同治二年(1863年),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率兵入川,攻成都未成,在大渡河紫打地(今石棉县安顺场)被清军诱俘解至成都,同治二年五月初十被杀于成都科甲巷。”   有论者认为,行刑地点是成都城内上莲花街的督标箭道,说“百姓到刑场上来围观的达数万人”,周询的《蜀海丛谈·石达开纪略》就作此说。我估计是当时官场说法,因为是孤证,缺乏说服力。   成都涉及“莲花”的街道大致有三处:一处在红牌楼附近,一处在新南门江北东侧,还有一处则在九眼桥以东的莲花社区。周询所言显然指的是后者。莲花池、下莲池在旧时都是正式刑场。上、中、下莲池街均为郫江流经所在。唐代郫江改道,河道淤塞,成为潴泽,后人种莲,因形成几个莲池,遂有上、中、下莲池之别。后来莲池渐废,池子周围建房逐渐形成街道。另据王天寿先生回忆,民国时期,莲花池西北方向空坝成为刑场。刑场右侧有个地藏庵,住着尼姑。庵内空房和两廊专门停放灵榇,尼姑们以此为主要生活来源。距刑场左面约一华里叫“黄天荡”(宏济路市场附近),是著名的“官山”,任人乱葬埋棺。   任乃强先生《记石达开被擒就死事》云:“六月二十二日,奉清廷谕,凌迟,行刑于北校场。”这一记载,影响到了不少作者将注意力集中在北较场。治学严谨的小说家顾汶光的《天国恨》《大渡魂》《知遇》等系列作品,塑造的翼王精彩形象,至今让人难以忘怀。他在《大渡魂》中描绘石达开的殉难地,就是在北较场。   臬司衙门纵贯春熙路   经过对资料的反复甄别和田野考察,督院街一侧一个叫“院门口”地点,进入了我的视野。   自明代以来,督院街历朝均系川省最高权力机关所在。明代之巡抚都察院,清代之四川总督衙门,民国时之督军署、省长公署及省政府等,均设于此。它西接走马街,东连南打金街。后人取部督之“督”字,和都察院之“院”字,连接起来,则命名为督院街。   1863年6月13日,石达开于大渡河兵败被执后,解送成都位于科甲巷的总督衙门关押。6月25日,川督骆秉章会同成都将军崇实在相距不过2华里、位于督院街的总督衙门提审了石达开和他的手下曾仕(宰辅)和黄再忠(中丞)。王廷焕先生《王家坝官邸与“枕江楼”娱乐场》一文指出:王家坝街向西与丝棉街接壤,在督院街(东口)与龙王庙(街口)相交处的一个街口称“院门口”,是指督院街口,这里也曾像北京的菜市口是一个刑场。石达开从臬台衙门的监狱提出后被杀害于“院门口”。现在,此地在红星路下穿隧道南端出入口再南行50米的宽阔公路上。   这就让我们发现,有关石达开的殉难地点,有四种说法:臬台监狱、上莲花街督标箭道、北较场、督院街口的“院门口”。我向四川省文史馆学者李殿元、张绍诚分别发去求教电邮,他们回电指出,行刑地点,最大的可能还是在科甲巷的臬台监狱内。   清代主管一省司法的衙门叫提刑按察使司,简称“臬司”。主管官员叫按察使,简称“臬台”,“臬”是“圭臬”的意思,意为量刑用法以此为准绳。臬台衙门因要关押犯人,纵切极深,深达半条街。从如今的春熙南段开始往北段走,要走完200多米才算走通了衙门内径。在臬台衙门东侧,原有一座羁押人犯的监狱。在清光绪年间,以反帝闻名的大足起义首领余栋臣及同治二年(1863年)石达开被俘后都曾经关押在此。民国时这里是四川省财政厅办公处。它的具体位置即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门诊部。当时马路还没修,“胡开文”一带尚被凤祥楼横街挡住,拆楼让路之后,才直通现在的蜀都大道总府路一带。   徐忠辉先生《话说春熙路》一文考证,春熙南路“龙抄手”所在地,乃是按察使司衙门的大门位置。不过,由于现在东大街街面已大大拓宽,所以这大门还要朝前靠才符合当时地理。在大门处,还有半圆形的照壁一面,这是因为对面走马街北对按察司衙门,那街上官员们骑马因公来往者甚多,这走马街又临近督院街的都督大衙,晋见官员的马队均要在此街停下,因此据说是“煞气”太重,为避其晦气,特修此照壁即可避。再朝前走,进了头门,这是衙门的“经厅”,一直走到春熙北段才算走完按察使司衙门前厅。值得一提的是,刚刚走完前厅进入二堂,此地被称为“刑厅”,右边1990年是工商银行成都分行办公之地——80多年前,那里曾为“春熙大舞台”的神仙世界。   再向北,伸延到今天的“太平洋百货”的位置,终于走完了这座昔日敞阔的“衙门”。   如今,行走在这条“百年金街”上的熙攘人流,沐浴商潮,还有多少人能记得石达开的英勇与惨烈?任乃强先生《记石达开被擒就死事》描述:“石王与曾仕和对缚于十字桩上。行刑人分持利刃,先剜额头皮,上掩双目,次剜双腕。曾文弱,不胜其楚,惨呼。石徐止之曰:‘何遂不能忍此须臾?当念我辈得彼,亦已如此,可耳。’曾遂切唇无声。凡百余刀,剜全体殆遍。初流血,嗣仅淡血,最后仅滴黄水。刑终,气早绝矣。”当时四川布政使刘蓉,也曾在给曾国荃信中称石达开“坚强之气,溢于颜面。而词句不亢不卑,不作摇尾乞怜语……临刑之际,神色怡然……”   这样的人,用淋漓的血肉,为成都这座温软的城市,注入了迥异的骨力。我想,这也是有心人在科甲巷特立“石达开诗碑”的原因所在吧。

49个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10页  5篇文章/页 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