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向我约稿
[首页] [关于本站] [新闻中心] [郑光路长篇专著精品荟萃!2018年!!] [郑光路文革研究[图为美国海马图书公司出版的郑光路研究文革史专著《文革文斗》《文革武斗》的封面]] [2014郑光路文史及批评[左图为郑光路(右)与《水浒传》演李逵的赵小锐于电影剧组]] [2014郑光路武术套路欣赏及武术研究.武侠小说作品[郑光路曾被武术专业刊物选为封面人物]] [2014.郑光路文革旧事、诗词书信、游记类作品[左图为郑光路脚踢兰天习武照]] [我的相册] [留言板]


郑光路长篇专著精品荟萃!2018年!!
郑光路文革研究[图为美国海马图书公司出版的郑光路研究文革史专著《文革文斗》《文革武斗》的封面]
2014郑光路文史及批评[左图为郑光路(右)与《水浒传》演李逵的赵小锐于电影剧组]
2014郑光路武术套路欣赏及武术研究.武侠小说作品[郑光路曾被武术专业刊物选为封面人物]
2014.郑光路文革旧事、诗词书信、游记类作品[左图为郑光路脚踢兰天习武照]
拍案惊奇!郑光路精彩特稿[图片:著名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中)及夫人濑田裕子与郑光路合影]
2014.文史长廊精品[左图:郑光路(左1)应邀拍电影时]
2014.文革类老照片.美术作品链接[左图:郑光路当医生时和原珠海市市长梁广大(左)合影]
2014.文革时期文化现象研究专栏[图:郑光路(左1)与“皇帝”张铁林先生(左3)]
郑光路巴蜀文化及历史类作品[篮球巨人穆铁柱和郑光路]
近70年当代史研究史料[左图:原国务院侨务办公厅负责人庄炎林(左)与郑光路合影]
2014.[文革专栏]本网特色翻页内容甚多[本栏图片:郑光路1966年在天安门]
2014.评说成都、四川[图为著名学者魏明伦先生(右)与郑光路]
四川特色作家文章[左图为四川省文联主席李致先生(右)和郑光路]
历史往事揭秘专栏[左图为郑光路收藏的文革宣传画]
2014.“社会评论”精品转载[左图为郑光路(左)与成都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刘学文]
中国近现代文学掠影[左图为张邦元(右)绝技童子功“隔山望月”与郑光路同摄]
中国知名文革史研究者精品专栏!
中国历代文学研究专栏[老武术家王树田(中)郑光路(左1)刘绥滨(左2)市武协副秘书长王学贤(左3)]
连载郑光路最新长篇力作《打工妹怪遇》欢迎阅读和书商、出版机构及影视改编合作!
网友交流专栏[郑光路作品讨论会上民革市文史委员会主任王大炜(右)作家白郎(中)和李克林教授(左)]
《川人大抗战》选载[成都媒体为《川人大抗战》举办座谈会后李克林、流沙河、王大炜、卢泽明等先生同摄]
巴蜀文化和掌故[海外作家与成都卢泽民、章夫、冉云飞、郑光路(1排左1)、白郎、蒋蓝等]
今年郑光路有影响的新作[左图上排右起:郑光路、郑蕴侠、副导演商欣。下排为导演刘子农及张国立、王姬等]
当今学术界、文学界之怪现状[文革结束郑光路(1排右1)考入大学与同学去安仁镇接受“阶级教育”]
转载网络精品[1987年郑光路(右1)与华西医大副院长张光儒博士(右2)在珠海工作时游澳门]
老成都掌故[左图为郑光路(右1)在青城山上清宫与道士练剑]
武侠文化[左图:右1郑光路,右2习云太教授(中国武术一级教授),右3刘绥滨,右4铸剑专家龙志成]
滑稽妙文选[人生如戏,图为郑光路(右1)1985年应邀参加影视剧拍摄时照片]
中国文学、史学与世界[图为法国学者大卫(左)和郑光路
巴蜀文化中的杰出人物[本栏图片说明:中国著名电影艺术家谢芳(中)、张目(右1)和郑光路合影]
四川及巴山蜀水人文[左图为郑光路(1排中)1985年与几个弟子同摄]
当今社会奇稀罕事、伤心事、可怕事[左图:郑光路舞禅仗习武照]
文史文学精品转载[图为1990年郑光路(后排右2白衣者)与众武术人士在少林寺参加武术拍摄]
郑光路欣赏的古典、文学、史学作品推荐[1986年郑光路(上排左3)参加武术表演赛后和四川武林好友摄]
阅之有益的史学方面学术文章[图为郑光路(中)当医师时在医院为病人作手术]
郑光路著《中国当代热点问题透视—中国气功武术探秘》选录
郑光路在美国出版文革研究专著介绍[图为两本专著封面]
四川近、现、当代史研究史料参考[郑光路1987年在四川省人民医院工作时照片]
文化与教育[图为郑光路练铁指功练武照]
体育武林前辈【左图:1984年时郑光路与李孟常师傅(右)。右图:郑光路与黄林派钟方汉师傅(右)】
图说历史!大量历史老照片![郑光路与成都体育学院新闻系主任、博士生导师郝勤教授]
隆重推荐作家原创精品[《武当》杂志主编刘洪耀(右)与郑光路]
过来人回忆文革历史[图为文革时期郑光路当受苦知青时,点击图很瘦]
官方报刊资料(主要为文革时期)选登[本栏图为文革中的恐怖刑场]
知青问题研究[郑光路1970年当知青时艰难环境下仍自强练功“朝天蹬”]
名家杂谈精粹[郑光路(左1)与四川武术名家黄明生(左2)、李兴白(左3)1985年在电影剧组]
抗战文史[英勇殉国的饶国华中将之女饶毓秀(左1)第36集团军总司令李家钰之子李克林(左2)与郑光路]
四川著名学者、作家岱峻专栏[作品充满空灵雅趣和智慧沉思。图为岱峻夫妻恬静生活]
四川著名特色学者、作家陈稻心专栏[图为陈稻心先生(左)与郑光路]
中国著名作家雁翼专栏[左图为中国著名老作家雁翼(左)与郑光路合影]
学术界百家争鸣[左图:四川曲艺界大师邹忠新(左)与郑光路在一次文艺会上]
武侠小说评弹[1986年郑光路(右1)与老武术家王树田(右2)肖应鹏(右3)在一次会上]
四川著名武术家(排名不分先后!)[郑光路(左1)与著名武术家王佑辅(左2)邹德发(左3)合影]
宗教文化与人生、文学[图为郑光路(左)与四川一高僧]
佛道、医学、养生文化[图为郑光路(左)与武友在山中古佛寺练武养生]
纪实历史、文学长篇[香港《明报》1987年刊登郑光路当医师搞科研时照片]
中国传统文化名篇[1987年郑光路(右1)与老武术家王树田(右2)、全国地趟拳冠军陈刚(右3)]
门外诗歌谈[图为文革时期郑光路(下排右1)和红卫兵战友]
放眼世界专栏[红卫兵文革闯将]
免费网上书屋、实用网站[more翻页还多!]图为毛泽东与张玉凤
中国各地优秀作家陆续推出专栏
重要精华文章专栏![左图:中国民生真实的另一面“黑窑矿工”]
重要文史精华文章专栏!2
重要网络转载时政精华文章专栏!3
2014


·写作范围:文史、文革史、抗战史、四川史研究,以及社会纪实文学作品(中国社会热点问题类纪实)
·姓名:中国独特题材文学网
·笔名:站长:郑光路
·电话:--
·手机:重要业务联系,请发短信联系
·OICQ:--
·电子邮件:423648068@qq.com
·通讯地址:中国.四川省.
·邮政编码:--
--管理中心

  本站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叶海燕公开参加国际会议声援性工作者.她为农民工提供免费性服务。而且,微博直播。她有15万粉丝。

作者: -上传日期:2013/3/2

 

叶海燕公开参加国际会议

声援性工作者

 

2012年04月27日08:25南方报业网周华蕾我要评论(194)
字号:T|T

[导读]“流氓燕”在明处,“十元店”在暗处。把暗处的问题置于明处,让性工作者发出声音,积极参与,不失为严刑峻法之外,柔和而积极有效的干预手段。防艾成效即为例证。

转播到腾讯微博
叶海燕公开参加国际会议声援性工作者

“叶海燕老师”作为性工作者,公开参加国际会议。 (受访者/图)

编者按:中国正以越来越开放和宽容的态度,面对性交易这一人类古老的社会问题。将“卖淫女”改称“失足妇女”,强调文明执法,保护其人身、健康、名誉、隐私等基本权利,都是对过往打击政策中法治缺失的补救。

“流氓燕”在明处,“十元店”在暗处。把暗处的问题置于明处,让性工作者发出声音,积极参与,不失为严刑峻法之外,柔和而积极有效的干预手段。防艾成效即为例证。

退居桂南某小县城9个月,叶海燕的一举一动,仍备受关注。2012年初,她卧底“十元店”,免费为农民工提供性服务,全程微博转播。现在的“叶海燕老师”,还是当年“流氓燕”的做派。

叶海燕说,这是为了让他们免于被警察拘捕。2011年7月,她不得不离开家乡武汉,当地警察特地派人帮她收拾行李,一直送到了火车站。

一同被遣散的还有她成立于2006年的“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最初,定位与众多NGO无异:干预艾滋病和关爱性工作者健康。2009年,叶海燕主张性工作者作为公民的各项基本权利更应该得到保障。

自此,她的理念开始与国际同行接轨,路却骤然变窄,直至到西南一隅。

骨子里,叶海燕反对卖淫——它表现了男权社会对女性的压迫与欺侮。但她认为,消灭卖淫,道德说教没用,也不能靠政治运动来实现,更不能靠剥夺妇女的卖淫权来进行。“它应该通过提高妇女的政治经济地位来实现。”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广西玉林某县城一条小巷子里,2011年8月突然冒出一个“浮萍健康服务工作室”,铺面不过五六平方米, LOGO上的口号却喊得嘹亮:我们倡议,免除对底层性工作者的经济处罚。

十几年后重返这座桂南县城,性工作的公益活动很难开展——当地鲜有人知道“志愿者”为何物。叶海燕拿着募捐的安全套去小旅社发放,旅社老板有的以为搞传销的来了,有的以为她是老鸨来挖小姐,赶紧让“姐妹们”藏得无影无踪。

倒是工作室对面的发廊里,一个叫“小笼包”的小姐主动送上门了。她穿着深V的紧身小短裙和7厘米的高跟鞋,欢快地跑来:老板娘你是干什么的?不久后,这位湖南籍的发廊小姐发展为工作室得力的志愿者。

她身上有叶海燕需要的“绝对的平等”,撩着头发深入色情场所的腹地,骄傲地迎着男人的目光,为每一个“姐姐”从容发放安全套。

“小笼包”在县城呆了12年,大大小小的“红灯区”摸得门清。2012年1月的一天,她指着“十元店”对叶海燕说:这里的小姐好可怜的,做一次十块,都不怎么戴套。叶海燕又起了潜伏的心。她决定:为农民工提供免费性服务。而且,微博直播。她有15万粉丝。

网友问:她疯了吗?律师热议:网上招嫖直播,扰乱了社会治安。

那时叶海燕正窝在县城“十元店”的小房间里,桌上放着湿巾、安全套和杯子。等客人的空当,她拿着手机刷微博:“这些姐妹与顾客一次性交的价格在10元至20元之间,属于低价交易,年关难过。希望警察按照中国法律的要求,酌情,从轻处罚。”

她算过,一个姐妹被抓一次罚3000元,等于至少需要交易150次。

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卖淫、嫖娼者,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现实中,累犯者还可能被劳教一年。

叶海燕所关注的是,这种选择性执法背后,“扫黄”给她们带来的伤害:罚款会导致底层性工作者更贫困、隐私得不到任何保护甚至有人为了躲避警察跳楼丧失生命……

她的设想中,不免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意味:“如果我因为卖淫被抓,我应该伏法。我没有罚款交给他们,我选择拘留。十五天的时间,正好可以了解一下,姐妹们进拘留所之后的生活。”

最终叶海燕没有被抓,只是微博账号又被封了。经此一役,她和周边的小姐们打成了一片,别人叫她“燕哥”。

“有人替小姐说话就好”

曾经,叶海燕对性工作者也不待见。她生在湖北一个闭塞破落的小山村,从小心气就大:她立志要做个有钱人,回家办工厂,让全村人都富起来。

桂南的这座小城,对叶海燕有着特殊的意义。1990年代,她离开家乡,在这里开了一家正规的按摩店,有时隔壁发廊女过来一起打麻将,人一走,店里姑娘们就把凳子擦了又擦,生怕染上什么。

后来她去玉林一家酒店当大堂经理,手下管着一拨服务生和小姐。垂直的工作关系,也无所谓嫌恶。她发现小姐们总不开心,常常喝醉了大哭。

2003年,离婚后的叶海燕寄宿一群“小姐”家。近距离的接触,真正折磨了她的神经:小燕子未婚同居后产下一个女婴,男方逃之夭夭;小红是四川的,打工挣了一万来块,被女友一伙灌了迷魂药,骗光了钱财还被强暴了;一天,小红被打了,叶海燕看到小红捂住肚子,满嘴是血倒在大厅里。

突然间,这名网络写手觉得自己有了责任。她以一个好打抱不平的姿态,朴素地想要“拯救姐妹们脱离苦海”。

那天起,天涯论坛里,“流氓燕”开始跟每一个羞辱“妓女”的网民对骂,直到被天涯网管封了ID,一脚踢出论坛。

2005年,失去了论坛阵地的叶海燕想要办一个网站。简单的木制家具,一台旧打印机,一台二手电脑,一部电话机,一个人,叶海燕的“中国民间女权网”就这么办起来了。

起初设置的议题都跟女权有关,关注八类弱势女人:离异妇女、未婚妈妈、小姐……“我是一个离异女人,是一个单身的母亲,曾经遭遇过家庭暴力与性骚扰。”这是她当时的理由,中国女性站起来,独立并自强。

凭借网络红人的影响力,女权网的论坛吸引了一大拨网民,包括“网络瑶瑶”。这个ID的头像是胸口上纹一只蝴蝶,她自称是小姐,迅速发表了若干言论,如“我是一个小姐,你愿意娶我吗?”

叶海燕并不在意瑶瑶是不是小姐,甚至不在乎“她”是男是女,她认为:有人替小姐说话就好。

这时网站内部的女权版主们迅速分化:一派认为,我们是有身份的人,不能和妓女一个网站;另一派是孤独的流氓燕,她力挺瑶瑶,就是要给小姐一个发声的阵地。她对各种刺耳的批评声脱敏了,“反正别人骂啊骂的就习惯了”。

最终站长流氓燕“独裁”了,她索性把网站改成“红尘网”,标榜“中国第一个关注妓女的网站”,“给红尘女留个未来!”

不出几日,叶海燕便遭遇了一连串打击:商家不再愿意免费为她提供网站空间,认为对公司形象有影响;民政局认为她没有挂靠单位,不给她的公益机构注册;老朋友也在吹耳边风,不赞成她搞这档子“脏活”;最后,辛苦搭起来的“红尘网”,在网络黑客孜孜不倦的攻击之下,彻底沦陷了。

忽然兵败如山倒,叶海燕变得躁狂又抑郁,想要放弃。

直到2006年5月底的一天,她接到电话说:黄瑶瑶被客人杀死了,被剪刀刺伤了全身。

“性工作也是工作”

小姐客人的故事天天有,头一回,叶海燕感到暴力伤害和死亡如此切近。

她开始思考一些问题:凭什么她们的生存环境如此恶劣,社会对她们的歧视和暴力难道是理所当然的吗?法律对她们公平吗?……

“性工作者的问题根源在于社会对她们的歧视和暴力。”叶海燕说。

在健康关爱和艾滋病干预之外,她决心在“小姐维权”的问题上,一条路走到黑。

叶海燕的“疯狂和极端”自那时伊始。没有资金,自己写稿子挣钱维持运转。那阵她狼狈得不行,天天吃方便面,连衣服都是小她9岁的男友从家里偷出来给她穿。每天她和男友轮流网上值班,删色情图片和政论。志愿者都走光了,她还天天在网上跟人吵架,“觉得工作室特了不起”。

真正“看不见硝烟,却也惊天动地”的思想转变,是在2007年6月,她与台湾日日春和香港紫藤等两岸三地NGO碰了头。被问起对性工作者的看法,叶海燕说:我尊重每一个姐妹的选择,可我自己不会做妓女。

紫藤的资深NGO人严月莲问她:你为什么不愿意做妓女?

叶:因为妓女的工作很危险,而且会影响自己今后的爱情与婚姻。

严:哪一种工作不是有利有弊?真正的原因是你从骨子里就看不起妓女这个职业。

叶海燕懵了。一直以来,她举着“拯救姐妹们脱离苦海”的大旗,“性工作权”这类命题,从未想过。

从那以后,她的性工作者维权路越走越高亢。她在武汉闹市区征集签名,倡议每年8月3日为“性工作者节”,发起终止对性工作者暴力的“红雨伞运动”……

资金紧张似乎是叶海燕永恒的话题,往往只有民间零敲碎打的个人捐款。机构捐款往往要求她的主要诉求。叶海燕表示,要用发声的自由换取资金,她不干。

2008年,叶海燕获得中盖项目艾滋病计划的支持。项目计划书里,她写道:女权工作室将用7年的时间,建立一个覆盖全武汉性工作者的防艾网络。不久,她以一个NGO人的身份,赤裸裸地发布了一个悚动的消息——她本人也性交易了。

她进了一个QQ群,接了第一个客。接下来一个月陆续有了五六个客人,进账1500元左右。她想更好地理解这个边缘人群,但同样重要的是,这个单亲妈妈要养活自己的女儿。

她把人豁出去了:“性工作也是工作,性工作者作为公民的各种基本权利更应该得到保障”。

“志在民间的思想动员”

卧底“十元店”后,叶海燕为冬天的姐妹们送去了募捐来的安全套和毛毯。她还大胆设想,给55岁以上的贫困性工作者发放养老保险,每个月30到50块,可她穷得连自己和念小学五年级的女儿都养不活。

但进色情场所发几个套子、为个别性工作者做几次妇科检查,远非叶海燕的终极目标。她心气十足,“志在民间的思想动员”。

她几乎在所有门户网站注册了博客和微博,有事没事就码字刷屏,阐述她的理念。时不时会有一些NGO组织请她讲座,她便倒出一箩筐设想。她甚至还有自己的一整套“战略目标”——但看起来似乎遥不可及。

中国内地全面禁止性交易。叶海燕认为,从目前来看,免除对贫困性工作者的经济处罚,或是最可能争取的目标。台湾地区过去规定“罚娼不罚嫖”,2011年11月被废止,理由是违反“宪法”平等原则。

2010年夏天,当不戴面具的叶海燕出现在亚太性工作者会议现场时,印度、泰国几国的国际友人都吃了一惊:素闻中国大陆禁娼已久,而她胆敢直面媒体说,我是一个性工作者。

2011年,联合国人口基金主办的第二届艾滋病预防与性工作国际研讨会上,叶海燕作为性工作者代表,受邀登台演讲。会议地点在北京,中国的首都。

叶海燕留意到,近年来,中国对性工作者的社会政策环境有一些松动。全国人大代表迟夙生多次提案,主张性工作者非罪化。2010年12月,公安部官员公开建议,将“卖淫女”改称“失足妇女”。多部门还下发通知,要求保护卖淫妇女人身权和健康权、名誉权、隐私权。

长路漫漫,始终得关注当下。在这个三轮车像甲虫一样爬满大街小巷的县城里,她蹲守在那间月租300元、小得几乎挪不开身子的工作室里,继续她的“妓权运动”。工作经费紧张时,她甚至狂热地想,要不先去洗浴中心做一两个月,挣一两万回来,维持工作室一年的运作?

不过,每当看到“扫黄”的字眼,她还是不由得心惊肉跳。

(南方周末)

 
凭借网络红人的影响力,女权网的论坛吸引了一大拨网民,包括网络瑶瑶。这个ID的头像是胸口上纹一只蝴蝶,她自称是小姐,迅速发表了若干言论,如我是一个小姐,你愿意娶我吗? 叶海燕并不在意瑶瑶是不是小姐,甚至不

 

  凭借网络红人的影响力,女权网的论坛吸引了一大拨网民,包括“网络瑶瑶”。这个ID的头像是胸口上纹一只蝴蝶,她自称是小姐,迅速发表了若干言论,如“我是一个小姐,你愿意娶我吗?”

  叶海燕并不在意瑶瑶是不是小姐,甚至不在乎“她”是男是女,她认为:有人替小姐说话就好。

  这时网站内部的女权版主们迅速分化:一派认为,我们是有身份的人,不能和妓女一个网站;另一派是孤独的流氓燕,她力挺瑶瑶,就是要给小姐一个发声的阵地。她对各种刺耳的批评声脱敏了,“反正别人骂啊骂的就习惯了”。

  最终站长流氓燕“独裁”了,她索性把网站改成“红尘网”,标榜“中国第一个关注妓女的网站”,“给红尘女留个未来!”

  不出几日,叶海燕便遭遇了一连串打击:商家不再愿意免费为她提供网站空间,认为对公司形象有影响;民政局认为她没有挂靠单位,不给她的公益机构注册;老朋友也在吹耳边风,不赞成她搞这档子“脏活”;最后,辛苦搭起来的“红尘网”,在网络黑客孜孜不倦的攻击之下,彻底沦陷了。

  忽然兵败如山倒,叶海燕变得躁狂又抑郁,想要放弃。

  直到2006年5月底的一天,她接到电话说:黄瑶瑶被客人杀死了,被剪刀刺伤了全身。

  “性工作也是工作”

  小姐客人的故事天天有,头一回,叶海燕感到暴力伤害和死亡如此切近。

  她开始思考一些问题:凭什么她们的生存环境如此恶劣,社会对她们的歧视和暴力难道是理所当然的吗?法律对她们公平吗?……

  “性工作者的问题根源在于社会对她们的歧视和暴力。”叶海燕说。

  在健康关爱和艾滋病干预之外,她决心在“小姐维权”的问题上,一条路走到黑。

  叶海燕的“疯狂和极端”自那时伊始。没有资金,自己写稿子挣钱维持运转。那阵她狼狈得不行,天天吃方便面,连衣服都是小她9岁的男友从家里偷出来给她穿。每天她和男友轮流网上值班,删色情图片和政论。志愿者都走光了,她还天天在网上跟人吵架,“觉得工作室特了不起”。

  真正“看不见硝烟,却也惊天动地”的思想转变,是在2007年6月,她与台湾日日春和香港紫藤等两岸三地NGO碰了头。被问起对性工作者的看法,叶海燕说:我尊重每一个姐妹的选择,可我自己不会做妓女。

  紫藤的资深NGO人严月莲问她:你为什么不愿意做妓女?

  叶:因为妓女的工作很危险,而且会影响自己今后的爱情与婚姻。

  严:哪一种工作不是有利有弊?真正的原因是你从骨子里就看不起妓女这个职业。

  叶海燕懵了。一直以来,她举着“拯救姐妹们脱离苦海”的大旗,“性工作权”这类命题,从未想过。

  从那以后,她的性工作者维权路越走越高亢。她在武汉闹市区征集签名,倡议每年8月3日为“性工作者节”,发起终止对性工作者暴力的“红雨伞运动”……

  资金紧张似乎是叶海燕永恒的话题,往往只有民间零敲碎打的个人捐款。机构捐款往往要求她的主要诉求。叶海燕表示,要用发声的自由换取资金,她不干。

  2008年,叶海燕获得中盖项目艾滋病计划的支持。项目计划书里,她写道:女权工作室将用7年的时间,建立一个覆盖全武汉性工作者的防艾网络。不久,她以一个NGO人的身份,赤裸裸地发布了一个悚动的消息——她本人也性交易了。

  她进了一个QQ群,接了第一个客。接下来一个月陆续有了五六个客人,进账1500元左右。她想更好地理解这个边缘人群,但同样重要的是,这个单亲妈妈要养活自己的女儿。

  她把人豁出去了:“性工作也是工作,性工作者作为公民的各种基本权利更应该得到保障”。

  “志在民间的思想动员”

  卧底“十元店”后,叶海燕为冬天的姐妹们送去了募捐来的安全套和毛毯。她还大胆设想,给55岁以上的贫困性工作者发放养老保险,每个月30到50块,可她穷得连自己和念小学五年级的女儿都养不活。

  但进色情场所发几个套子、为个别性工作者做几次妇科检查,远非叶海燕的终极目标。她心气十足,“志在民间的思想动员”。

  她几乎在所有门户网站注册了博客和微博,有事没事就码字刷屏,阐述她的理念。时不时会有一些NGO组织请她讲座,她便倒出一箩筐设想。她甚至还有自己的一整套“战略目标”——但看起来似乎遥不可及。

  中国内地全面禁止性交易。叶海燕认为,从目前来看,免除对贫困性工作者的经济处罚,或是最可能争取的目标。台湾地区过去规定“罚娼不罚嫖”,2011年11月被废止,理由是违反“宪法”平等原则。

  2010年夏天,当不戴面具的叶海燕出现在亚太性工作者会议现场时,印度、泰国几国的国际友人都吃了一惊:素闻中国大陆禁娼已久,而她胆敢直面媒体说,我是一个性工作者。

  2011年,联合国人口基金主办的第二届艾滋病预防与性工作国际研讨会上,叶海燕作为性工作者代表,受邀登台演讲。会议地点在北京,中国的首都。

  叶海燕留意到,近年来,中国对性工作者的社会政策环境有一些松动。全国人大代表迟夙生多次提案,主张性工作者非罪化。2010年12月,公安部官员公开建议,将“卖淫女”改称“失足妇女”。多部门还下发通知,要求保护卖淫妇女人身权和健康权、名誉权、隐私权。

  长路漫漫,始终得关注当下。在这个三轮车像甲虫一样爬满大街小巷的县城里,她蹲守在那间月租300元、小得几乎挪不开身子的工作室里,继续她的“妓权运动”。工作经费紧张时,她甚至狂热地想,要不先去洗浴中心做一两个月,挣一两万回来,维持工作室一年的运作?

  不过,每当看到“扫黄”的字眼,她还是不由得心惊肉跳。

叶海燕免费为农民工提供性服务 被认为公开卖淫

2012年05月28日11:48大洋网[微博]赵孟我要评论(269)
字号:T|T

转播到腾讯微博
叶海燕在微博上贴出的“免费为农民工提供性服务”的照片 微博截图

叶海燕在微博上贴出的“免费为农民工提供性服务”的照片 微博截图

转播到腾讯微博
“浮萍健康工作室”被打砸 微博截图

“浮萍健康工作室”被打砸 微博截图

叶海燕

1975年生,网络红人,自由撰稿人。2005年以网名“流氓燕”自称发布全裸写真,引来网友的极大争议。2005年后开始从事关爱性工作者的公益活动。2006年,成立草根组织“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致力于民间女性维权与防艾宣传工作。2012年初,她卧底“十元店”,免费为农民工提供性服务,并全程微博转播,再次引发争议。

虽然关心性工作者已不是新鲜话题,但微博名人“叶海燕老师”总能不失时机地撩动公众某根敏感神经。近日,她成立的草根组织“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在广西的工作室被砸。尽管叶海燕声称工作室是致力于民间女性维权和防艾宣传,但她因免费为农民工提供性服务及一些性教育观念而“招致多方不满”,更有人认为她是公开宣淫。在工作室被砸后,叶海燕对都市时报表示,她会继续关注性工作者。

浮萍健康工作室被砸

5月25日凌晨,微博“叶海燕老师”发微博说明工作室被砸的事:“当时我正在接电话,没有注意到有人冲进来了。当时有8个人左右,我没看到背后发生的事情,他们就七手八脚把柜子弄倒,我被挤到桌角,我丢掉电话问是怎么回事,戴帽子那个就挥手过来打我。另外的继续砸东西。”

“叶海燕老师”就是当年在天涯论坛走红的“流氓燕”,本名叶海燕。2006年,叶海燕成立草根组织“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近几年一直致力于民间女性维权与防艾宣传工作。2011年8月,叶海燕在广西玉林成立“浮萍健康工作室”。

工作室是一间2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租金为每个月300元,运作费用全部来自募捐。在这里,她倡议“免除对底层性工作者的经济处罚”。

虽然偏安一隅,但工作室的一举一动备受外界关注。此间,更因免费为农民工提供性服务并微博直播,招致不少非议,有律师甚至认为她“网上招嫖,扰乱社会治安”。

这次工作室被砸让叶海燕感到意外。她告诉都市时报记者,工作室的志愿者并没有得罪什么人,也未损害谁的利益,“应该不会是黑社会分子所为”。据她说,对方要她的工作室关门,“说是我们卖了药给他还在医院的兄弟”,并威胁“不关门就找人来砍”。

从微博上发布的图片看,工作室一片狼藉,叶海燕的腿上也被划伤流血。她说,当时一名戴帽子的男子把她逼到这个桌角,用脚踹,用拳头打脑门,打脸“非常专业”。在后来的追打过程中,对方一伙人逃窜。

工作室无故被砸引来许多网友关注,不少陌生人打电话问候,这让她感到安慰。

工作室的志愿者“莫点点”说,5月23日,那伙人就来骚扰过工作室,“我们这里不是卖药的,硬说我们这里是卖药的”。叶海燕说,目前警方仍未查明究竟是何人所为,但有民警在工作室周围巡查。

网友举报“露骨宣扬卖淫”

“麻烦”不仅来自于不明身份的威胁,最近又有网友实名举报她“露骨宣扬卖淫”。虽然叶海燕对此表现“淡定”,但围绕“卖淫”这一话题的争论,迅速引发网络“站队”,其中不乏一些知名人士。

实名举报的网友是“爱我中华_情满神州”,他近日称“发现认证微博@叶海燕老师在露骨宣扬卖淫。理解作为开放平台对不同观点的包容,但‘老师’这个称号是神圣的,也是有特定内涵的。该微博用‘老师’自称是对广大教育工作者的亵渎,也会对万千未成年人造成不良影响。据此,提请封闭该微博或者责令其修改名称。”

“爱我中华_情满神州”的身份认证为共青团教育部直属机关委员会书记吴述纲。他对都市时报记者说,微博上举报的言论只是代表他个人,与供职单位和身份无关。他说,并不反对各种观念的交锋,但言论应该有底线,而“叶海燕老师”的许多言论太过露骨,已经超越了“性教育”的尺度。

由此引发的对“性工作者合法化”的争论,则将更多人卷入其中。近来,因为抨击“鼓吹卖淫”,作家林岳芳与叶海燕及后者的支持者发生不同程度的交锋。实际上,这些争论不少已经脱离了问题本身,更多陷入情绪谩骂。“关心性工作者、支持性工作合法化,并不等于支持卖淫。”许多支持叶海燕的粉丝一再申明,却往往被对方误解。加之叶海燕某些“出格”的言论,由此引发不少人不适应。

吴述纲说他并不反对关心性工作者,“但究竟怎样关心?是鼓吹似的关心?还是将其引导上主流价值方向来,值得思考。”在他看来,对叶海燕在微博上的许多关心的做法,无法苟同。他认为,这些“性教育”并非不能谈,“但要在合适的场合,面对合适的人群。”

“仍会继续关注性工作者”

对于许多反对者的意见,叶海燕不予置评。“在这个领域是专家,难道连老师都算不上?”对于自己的言论,她觉得是遭到了很多的“过分解读”。

她认为,卖淫本身就是男权社会对女性的压制。要杜绝卖淫,不能靠道德说教和政治运动,而应该靠提高女性的政治地位。而这在目前任重道远。

虽然经历了这次威胁,“麻烦”缠身,但她告诉都市时报记者,自己并没有害怕,还将继续致力于关怀被歧视与抛弃的性工作者。“即使我没有力量改变一切,我也会坚定站在她们身边。”

目前,她和志愿者又租了一间工作室,被砸的工作室也还会继续使用。(时报记者 赵孟)

(昆明信息港)

-
-
-
作家流氓燕(真名叶海燕)资料照片
时间:2012-04-28 12:25:4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42267 次
-

作家流氓燕(真名叶海燕)资料照片

1.jpg

流氓燕是作家叶海燕的笔名,现居武汉,自由撰稿人。曾任小学教师,文秘,及客家文化时空网站主管。九十年代末客居广西,2000年触网,在网上发表个人随笔,散文,短篇小说近五十万字。其因独特的风格与见解,轻盈俏皮的文字,吸引了众多读者,成为著名网络女博客。2005年,出版个人随笔集《夏花禁果》,2006年创建红尘网。

中文名: 叶海燕
国籍: 中国
民族: 汉族
出生地: 武汉市
出生日期: 1975-9-25
职业: 医药代表
性别: 女
属相: 兔
 

目录

概述
个人资料
致“流氓燕”于死地
留住青春还是出卖青春
拍死她还是红死她
《我的人体艺术》写真照
语录
高唱“新女权”舌战网友
正式出书褒贬不一
流氓燕大记事概述
个人资料
致“流氓燕”于死地
留住青春还是出卖青春
拍死她还是红死她
《我的人体艺术》写真照
语录
高唱“新女权”舌战网友


正式出书褒贬不一流氓燕大记事展开
  流氓燕本是知名网络社区“天涯社区”的知名写手,以文风直率和性描写大胆著称。5月15日,流氓燕在天涯社区发布清晰的半裸照,一日后又发布全裸写真,引来网友的极大争议,天涯社区的服务器一度因为访问量激增而瘫痪,流氓燕在天涯的博客也立即变得炙手可热。围绕流氓燕的裸露,网友展开了一场激烈的骂战,论战双方激斗了大约一个星期,这股风潮持续了一个星期才渐渐消歇。
编辑本段个人资料
  昵称: 流氓燕   姓名: 叶海燕   性别: 女   年龄: 35   生日: 1975-9-25   星座: 处女座   属相: 兔   血型: O型   民族: 汉族   职业:医药代表   婚姻状况: 离异   身份:单亲妈妈   出生地: 湖北省 武汉市   居住地: 湖北省 武汉市   兴趣爱好: 江湖险恶,出门请不要带JJ。   个人说明: 别挑逗,我性饥渴。 --------------天涯最有爱心 流氓燕
的流氓。   个人语录:1、人生的压抑与渴望,让我疯狂   2、 在网络上女性比男人可以多出卖一样东西,那就是身体   窜红时间:2005年   窜红地点:天涯社区   窜红理由:发表裸照
致“流氓燕”于死地

2.jpg
  “裸照风波”之后流氓燕拒绝任何采访,而风波之前媒体又不屑于为 流氓燕
流氓燕留一块版面,尽管那时她的博客已经风生水起。   2005年春末的“流氓燕”几乎是前两年木子美、竹影青瞳的集结。既有木子美式的文字内容,又有竹影青瞳式的图片。在人们似乎对网络“性写作”审美疲劳时,流氓燕制造了奇迹。   流氓燕在天涯社区的博客点击率原本就在前列,5月11日晚10点,她张贴出自己清晰的半身裸照,次日上午10点又贴出自己的全身裸照。任何可以想象的辱骂讥讽伴随着同样数量的肯定赞赏,令天涯的服务器几乎陷于瘫痪。   不像木子美在漩涡中那么淡定,也不像竹影青瞳般“懦弱”,不到一星期流氓燕从欣然到愤怒,终于在5月18日发出公告:“因我的相片风波已波及到我的网下生活,我已通过网络向海南省公安厅提出网络申控,请求天涯社区清除对我造成侮辱的所有文字,并提供对我进行攻击的IP地址。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好朋友,如果再往下发展,你们无疑是想致流氓燕于死地,我会以死来惩罚那个无耻的×××的!”   终于“流氓燕”这个ID被注销了。流氓燕说注销的理由是“骂人”,“因为骂人被注销是不需要被通知理由的”。   流氓燕告诉记者,这场风波中她最无法容忍的是《海南特区报》刊载了她女儿的照片。原本女儿和她不在一个城市,“老师并不认识我,也对女儿没什么伤害。可是公布女儿的图片,女儿就惨了。”   流氓燕说自己还要写日记,还要拍裸照,也同样还会发在网络上。不过这一次,流氓燕不再是出于好玩,“我决不让别人说我是‘儿子’(意同方言中‘孙子’)。”
留住青春还是出卖青春
  流氓燕,湖北人,现居广西南宁市,职业是医药代表。   从2001年26岁开始,流氓燕喜欢上了写博客。用文字“宣泄内心的 流氓燕
某种渴望”,“与文坛无关”。   此前,流氓燕也经常在网上发布自己的照片,在其个人网站首页,始终有一张清晰的正面照片。流氓燕绝对不是美女,曾肆无忌惮地发布各种甚至是难看的照片,比如很多人都熟悉的一组抽烟的照片。因此当有人指责其裸照为色情时,流氓燕从容应答:“我从来没有考虑过依靠情色来长久地吸引一些网友,我无意勾引任何人。”   流氓燕的任何一句话,可能都存在被批判的潜力与空间,但她无可辩驳地说过,“几张并不色情的人体裸照便让中国所有论坛吵了个沸沸扬扬”。对于她的裸体照片,公认的评价是“皮肤已经松弛,臃肿的胳膊和臀部能掩饰住乳房的下垂,但是乳头依然挺立,像极了她在天涯的位置”。   最初面对“色情”的指责时,流氓燕辩解说“想留住青春”。大家不约而同反驳:“这是留住青春还是出卖青春?”   如同过去两年对木子美与竹影青瞳一样,这种指责的潜台词其实针对的是这三个女人网络行为的功利性及其既得利益。   “网络这个东西真的是很奇怪,一夜以前你可能默默无闻,一夜之后 流氓燕
你却可能成为众人津津乐道的焦点。而这一切的发生,并不需要你在生活中刻意去做什么,只要你找点时间找点空闲常坐在电脑前打点出位的文字,再或者卖弄点风骚,实在还不行的话,来个一脱到底,包你一炮走红一夜成名。”“这也就是为什么女性在网络上可以比男性成名快的另外一个原因。因为在网络上女性比男人可以多出卖一样东西,那就是身体。”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浏览次数:827-- 发表评论,已评论0次




----上篇文章[原创]中国人了解邻邦日本的名著:戴季陶之《日本论》
----下篇文章央视解密彻底摧毁了.毛, 朝野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