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向我约稿
[首页] [关于本站] [新闻中心] [郑光路长篇专著精品荟萃!2018年!!] [郑光路文革研究[图为美国海马图书公司出版的郑光路研究文革史专著《文革文斗》《文革武斗》的封面]] [2014郑光路文史及批评[左图为郑光路(右)与《水浒传》演李逵的赵小锐于电影剧组]] [2014郑光路武术套路欣赏及武术研究.武侠小说作品[郑光路曾被武术专业刊物选为封面人物]] [2014.郑光路文革旧事、诗词书信、游记类作品[左图为郑光路脚踢兰天习武照]] [我的相册] [留言板]


郑光路长篇专著精品荟萃!2018年!!
郑光路文革研究[图为美国海马图书公司出版的郑光路研究文革史专著《文革文斗》《文革武斗》的封面]
2014郑光路文史及批评[左图为郑光路(右)与《水浒传》演李逵的赵小锐于电影剧组]
2014郑光路武术套路欣赏及武术研究.武侠小说作品[郑光路曾被武术专业刊物选为封面人物]
2014.郑光路文革旧事、诗词书信、游记类作品[左图为郑光路脚踢兰天习武照]
拍案惊奇!郑光路精彩特稿[图片:著名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中)及夫人濑田裕子与郑光路合影]
2014.文史长廊精品[左图:郑光路(左1)应邀拍电影时]
2014.文革类老照片.美术作品链接[左图:郑光路当医生时和原珠海市市长梁广大(左)合影]
2014.文革时期文化现象研究专栏[图:郑光路(左1)与“皇帝”张铁林先生(左3)]
郑光路巴蜀文化及历史类作品[篮球巨人穆铁柱和郑光路]
近70年当代史研究史料[左图:原国务院侨务办公厅负责人庄炎林(左)与郑光路合影]
2014.[文革专栏]本网特色翻页内容甚多[本栏图片:郑光路1966年在天安门]
2014.评说成都、四川[图为著名学者魏明伦先生(右)与郑光路]
四川特色作家文章[左图为四川省文联主席李致先生(右)和郑光路]
历史往事揭秘专栏[左图为郑光路收藏的文革宣传画]
2014.“社会评论”精品转载[左图为郑光路(左)与成都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刘学文]
中国近现代文学掠影[左图为张邦元(右)绝技童子功“隔山望月”与郑光路同摄]
中国知名文革史研究者精品专栏!
中国历代文学研究专栏[老武术家王树田(中)郑光路(左1)刘绥滨(左2)市武协副秘书长王学贤(左3)]
连载郑光路最新长篇力作《打工妹怪遇》欢迎阅读和书商、出版机构及影视改编合作!
网友交流专栏[郑光路作品讨论会上民革市文史委员会主任王大炜(右)作家白郎(中)和李克林教授(左)]
《川人大抗战》选载[成都媒体为《川人大抗战》举办座谈会后李克林、流沙河、王大炜、卢泽明等先生同摄]
巴蜀文化和掌故[海外作家与成都卢泽民、章夫、冉云飞、郑光路(1排左1)、白郎、蒋蓝等]
今年郑光路有影响的新作[左图上排右起:郑光路、郑蕴侠、副导演商欣。下排为导演刘子农及张国立、王姬等]
当今学术界、文学界之怪现状[文革结束郑光路(1排右1)考入大学与同学去安仁镇接受“阶级教育”]
转载网络精品[1987年郑光路(右1)与华西医大副院长张光儒博士(右2)在珠海工作时游澳门]
老成都掌故[左图为郑光路(右1)在青城山上清宫与道士练剑]
武侠文化[左图:右1郑光路,右2习云太教授(中国武术一级教授),右3刘绥滨,右4铸剑专家龙志成]
滑稽妙文选[人生如戏,图为郑光路(右1)1985年应邀参加影视剧拍摄时照片]
中国文学、史学与世界[图为法国学者大卫(左)和郑光路
巴蜀文化中的杰出人物[本栏图片说明:中国著名电影艺术家谢芳(中)、张目(右1)和郑光路合影]
四川及巴山蜀水人文[左图为郑光路(1排中)1985年与几个弟子同摄]
当今社会奇稀罕事、伤心事、可怕事[左图:郑光路舞禅仗习武照]
文史文学精品转载[图为1990年郑光路(后排右2白衣者)与众武术人士在少林寺参加武术拍摄]
郑光路欣赏的古典、文学、史学作品推荐[1986年郑光路(上排左3)参加武术表演赛后和四川武林好友摄]
阅之有益的史学方面学术文章[图为郑光路(中)当医师时在医院为病人作手术]
郑光路著《中国当代热点问题透视—中国气功武术探秘》选录
郑光路在美国出版文革研究专著介绍[图为两本专著封面]
四川近、现、当代史研究史料参考[郑光路1987年在四川省人民医院工作时照片]
文化与教育[图为郑光路练铁指功练武照]
体育武林前辈【左图:1984年时郑光路与李孟常师傅(右)。右图:郑光路与黄林派钟方汉师傅(右)】
图说历史!大量历史老照片![郑光路与成都体育学院新闻系主任、博士生导师郝勤教授]
隆重推荐作家原创精品[《武当》杂志主编刘洪耀(右)与郑光路]
过来人回忆文革历史[图为文革时期郑光路当受苦知青时,点击图很瘦]
官方报刊资料(主要为文革时期)选登[本栏图为文革中的恐怖刑场]
知青问题研究[郑光路1970年当知青时艰难环境下仍自强练功“朝天蹬”]
名家杂谈精粹[郑光路(左1)与四川武术名家黄明生(左2)、李兴白(左3)1985年在电影剧组]
抗战文史[英勇殉国的饶国华中将之女饶毓秀(左1)第36集团军总司令李家钰之子李克林(左2)与郑光路]
四川著名学者、作家岱峻专栏[作品充满空灵雅趣和智慧沉思。图为岱峻夫妻恬静生活]
四川著名特色学者、作家陈稻心专栏[图为陈稻心先生(左)与郑光路]
中国著名作家雁翼专栏[左图为中国著名老作家雁翼(左)与郑光路合影]
学术界百家争鸣[左图:四川曲艺界大师邹忠新(左)与郑光路在一次文艺会上]
武侠小说评弹[1986年郑光路(右1)与老武术家王树田(右2)肖应鹏(右3)在一次会上]
四川著名武术家(排名不分先后!)[郑光路(左1)与著名武术家王佑辅(左2)邹德发(左3)合影]
宗教文化与人生、文学[图为郑光路(左)与四川一高僧]
佛道、医学、养生文化[图为郑光路(左)与武友在山中古佛寺练武养生]
纪实历史、文学长篇[香港《明报》1987年刊登郑光路当医师搞科研时照片]
中国传统文化名篇[1987年郑光路(右1)与老武术家王树田(右2)、全国地趟拳冠军陈刚(右3)]
门外诗歌谈[图为文革时期郑光路(下排右1)和红卫兵战友]
放眼世界专栏[红卫兵文革闯将]
免费网上书屋、实用网站[more翻页还多!]图为毛泽东与张玉凤
中国各地优秀作家陆续推出专栏
重要精华文章专栏![左图:中国民生真实的另一面“黑窑矿工”]
重要文史精华文章专栏!2
重要网络转载时政精华文章专栏!3
2014


·写作范围:文史、文革史、抗战史、四川史研究,以及社会纪实文学作品(中国社会热点问题类纪实)
·姓名:中国独特题材文学网
·笔名:站长:郑光路
·电话:--
·手机:重要业务联系,请发短信联系
·OICQ:--
·电子邮件:423648068@qq.com
·通讯地址:中国.四川省.
·邮政编码:--
--管理中心

  本站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闲话成都

作者: -上传日期:2013/3/8

 

闲话成都

 

成都,现四川省省会,坐落在“天府之国”的成都平原上。气候温和潮湿,夏无酷暑,冬少冰雪,翠竹丛丛,常年葱绿。

成都已有两千多年历史。汉代,蜀锦已很著名。任命有锦官,修筑锦官城。盛唐时,城市繁华,天下称扬州第一,成都第二。唐宋诗人多以锦江州、锦城来吟诵成都。五代时后蜀主孟昶在成都遍值芙蓉,远望若真锦,因此,成都自古以来又称锦城,蓉城。

(一)

成都有许多与道、佛、帝王有关的古迹。

东汉末年,刘备在成都建立三分天下的蜀汉政权。晋代成都南门外建有武候祠祭祀诸葛亮。杜甫在公元七六零年到此,写了诗《蜀相》“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明末庙宇毁于战火,现在的武候祠是清康熙时(公元一六七二年),仿原样所造。其中最为人称道的是清人赵藩撰写的联语,政治家必读: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不审事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皇城坝,早在公元二二一年,三国蜀汉政权在此修过宫苑。隋代蜀王扬秀正式在这里筑皇城。五代十国,前、后蜀都建过宫殿,极尽奢华。毁于北宋。明朝有蜀王府遗迹,张献忠据成都为大西国时,住此。一九一五年,袁世凯派人欲重修皇城为其子当蜀王用,未遂。文革中,在当时的四川省革命委员会指挥下,皇城被夷为平地,建了毛泽东全身塑像和四川省展览馆。与帝王有关的还有王建墓。王建,在公元九零三年,唐昭宗封为蜀王。唐亡,在成都称帝,史称前蜀。墓中最珍贵的为精美的乐伎石刻。现在青羊宫附近。

成都与“道”相关的名胜有现在属成都郊县的灌县境内青城山。传轩辕皇帝遍历五岳,封青城山为“五岳丈人”。自古以来有“青城天下幽”之誉。东汉末年,中国十大名道之首张陵(张道陵,後人称张天师)在此首创道教,称为“天师道”,是道教的“洞天福地”。

离青城山不远,有都江堰,是公元前二百五十年蜀郡太守李冰父子带领民众所建的,是中外闻名的古水利工程。其核心是把长江上游的岷江分为内江和外江,内江灌溉,外江排洪。正是得益于此,成都平原“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时无荒年,天下谓之天府”。

青羊宫,古名青羊肆,成都第一座道观。西汉杨雄在《蜀本纪》里写,相传春秋时期,老子在函谷关写完《道德经》后,告别关令尹喜时说,你得道千日之后,可到青羊肆找我。可见其名之老。青羊宫内有一对铜羊,一块巨石为古陨石,一座古八角亭都有古老的传说。现在,此处大概是中国或四川的易经研究所所在地。具体不详。

与佛相关的有万佛寺,建于东汉(始于公元一五八年),明毁,清再建,后年久失修,终毁于抗战。

大慈寺,传隋朝所建,唐名僧玄奘在此受戒。唐朝扩建,规模宏大,有九十六个院子,楼、阁、殿、塔、房等有八千五百多间,壁上画有各种如来佛像一千两百多幅,菩萨像近一万另五百幅,罗汉像近一千八百幅。此外,各种神像,天神雕像,所有画像,皆一时绝艺。唐代留下的壁画成都最多,成都又以大慈寺为首。是一座极其珍贵的艺术宝库,可叹,明朝毁于战火。现遗址上的清代建筑物改为成都市博物馆。

文殊院,前身为唐代“妙园塔”,宋称“信相寺”。庙内有一大肚弥勒像,院内存有玄奘头盖骨等宝贵文物。该院现在香火兴旺。

成都附近的宝光寺、乐山大佛和“峨眉天下秀”的峨眉山都是佛教名寺名山。

(二)

成都是一座文化名城。汉景帝时,蜀郡太守文翁在成都开办官学,是全国地方政府最早兴办的学校。汉代司马相如,扬雄都是成都人,所作词赋,冠绝一时,史称“扬马”。成都北门有桥称驷马桥,相传司马相如赴京考试路过此桥,发誓非驷马高车不过此桥,后来果然中了,“锦车驷马过此桥”,该桥就称驷马桥,沿用至今。

唐宋,诗人云集。“初唐四杰”的王勃、卢照邻、杨炯和洛宾王,后有陈子昂、李白、王维、杜甫、高适、岑参、房□〔左王右官〕、孟浩然、元稹、白居易、薛涛、贾岛、李商隐,宋代苏轼、陆游、黄庭坚、范成大等都在成都留下诗篇。

毛泽东在一九五八年成都会议期间,共圈阅唐宋明朝二十八位诗人六十五首有关四川的诗和词。最著名的,士中数杜甫,女中数薛涛。

杜甫因“安史之乱”在公元七五九年流亡到成都,在城西建成草堂。有诗《堂成》“背郭堂成荫白茅,缘江路熟俯青郊……”《狂夫》“万里桥西一草堂,百花潭水即沧浪……欲填沟壑惟疏放,自笑狂夫老更狂。”《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即指此草堂。杜甫一生有诗三千多首,流传至今仅一千四百多首,其中二百七十一首在成都写成。现草堂、百花潭仍在。

唐朝女诗人薛涛可能是中国历史上最为著名的女诗人。薛涛墓在成都东门外锦江西岸,现在的望江楼公园内。中央电视台天气预报中报导成都时,画面上常有一楼,名崇丽阁又称望江楼。阁名出自晋代文学家左思《蜀都赋》中形容成都市面建筑“即丽且崇”一句,此楼于清代时,为纪念薛涛所建。

薛涛原籍长安,童年随父入川,八、九岁知声律,能作诗。其父试其才学,手指园中一株梧桐占诗二句“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薛涛应声而答“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其父不乐,以为是不详之句。

薛涛赋诗五十多年,同代诗人王建有诗《寄蜀中薛涛校书》,“万里桥边女校书,琵琶花下闭门居,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薛涛与中唐时很多名诗人有唱和。元稹慕其才华,求与会见,相处融洽。薛涛属意,甚至以夫妇自况,但终因元稹用情不专,未成眷属。

(三)

当代政治名人中的川人自然在成都留有足迹,如朱德、陈毅、刘伯承、邓小平、罗瑞卿、张爱萍、郭沫若等。四川有句话,川人要作官,必得出四川。但是现在的成都首先是一座典型的中国内陆消费城市,城市人口约四百万,加上郊县人口过千万。

成都仍然是个注重文化的城市。目前有二十多所大学。其中,四川大学,成都电子科技大学为全国重点大学,华西医科大学为全国五所重点医科大学之一,华西医大口腔系为中国口腔医学发源地,中国第一所生物化学研究所亦在其前身华西大学成立。四川音乐学院培养出了国际音乐比赛如钢琴、小提琴的获奖者。成都的电讯技术发达,是中国首批与国际网络联网的城市之一。目前,可以直接从美国发电子邮件到成都。

成都开放后的民风受香港,台湾,新加坡影响尤甚,文化生活丰富多彩。为全国商业舞厅最多的城市。成都人现在可以收看三十几个电视台的节目,其中一个地方台全天播演外国电影,只配字幕不翻译,像star trek(星际旅行)也是每天连播。

中国女排中有张蓉芳,梁艳,巫丹等,中国女排三连冠后曾专程到成都表演三场慰劳成都市民。成都棋苑为国手的摇篮,棋艺历史近两千年,杜甫,陆游都有诗论及。有名棋手如女子围棋全国冠军孔祥明、女子国际像棋全国冠军国际大师刘适兰、女子中国像棋全国冠军林野。而今,民间对足球狂热,球迷包机赴上海,新加坡为川队和国队助威,均为全国首举。九五年,世界足球明星、足球先生曾随意大利某甲级队到成都与川队比赛。全城若狂。脸上画满色彩的球迷在中国其他城市很少见到。

八十年代中期电视剧《红楼梦》中宝玉、宝钗、王熙风、元春等的扮演者均出自成都。颇有争议的影星刘晓庆也是成都人。

现代文人中,巴金的《家》、《春》、《秋》,李劫人的《大波》都是写成都的事。居住在成都的名诗人有艾青,流沙河等。

当代诗歌方面,除官方诗刊《星星》外,重庆诗人柏桦在九四年《今天》上撰文谈到成都诗人,转抄于此:八四年春节前夕,我和彭逸林匆匆去了一趟成都。这座曾存在于大学时代书信中的城市,这座和重庆只相距五百公里的城市是如此令人乐而忘返。凉爽代替了酷热,秩序代替了混乱,时间本能地在此慢了下来,甚至静止不动,时间在这里养尊处优并信步于茶肆酒馆,竹林或鸟笼……举手投足的舒适,旖丽亲切的民风,安闲于下午的小巷,确立其地位的大道,古风和现代感顺其天然。两年后,我写了一首诗《在清朝》,这首诗的真实意思应该是“在成都”。八四年前后,风水在这里盈满醉人的诗意和奇妙的福祗,不像现在已遭受了一些人为的破损……但无论如何这座城市已被选中,她将成为传说中的诗歌圣城。一连串的诗人名字和它连在一起,最初的洛耕野、游小苏、翟永明、欧阳江河、彭逸林、钟鸣、周伦佑,后来的万夏、石光华、宋炜、李亚伟、廖亦武、扬黎、蓝马、何小竹、吉木郎格、胡冬、赵野、唐亚平、马松、潘家柱、孙文波、萧开愚等。这里产生过自今天之后中国最大的三个诗歌流派:汉,非非,汉诗。

我想,成都出现三大诗歌流派也非偶然。成都市民有写诗作词的习俗,周恩来逝世时见过一次,印象颇深。那时,春熙路一带商业中心遍布松柏的花圈,白纸黑字的诗词挂满大街。自己读不太懂,听见旁边几个穿退色蓝布中山装或黑色旧大衣的中年人,带着眼镜,样子很像中学教师或银行职员,正议论纷纷。其中一个说,谁能越?不妥,毛主席放在何处?可否改成几人越?众人附和,对,对。见一个蓝布的瘦子就在挂着的诗上写起来。写毕,这几人又兴高采烈地移到下一张诗前指指点点。凑近刚才那诗一看,这是一首《满江红》的末句。大概说周恩来的功绩谁能越?只见,三个黑墨的毛笔字“谁能越”已被蓝墨水明确地划掉,一个蓝勾上是三个瘦劲的楷书“几人越”。现在想来这些人或许是真正的诗评家?

(四)

要了解四川文化,还要听川剧,吃川菜。川剧有文字纪录的保存剧目多达一千七百个。其中帮腔、飞句、变脸均为特点。川菜更是名誉中外。川菜是以成都菜、重庆菜、江津菜等为主形成的。川外人都以为川菜就是辣。其实不然。俗话说,食在广州,味在四川。川菜的特点是百菜百味。麻、辣、酸、甜、苦、五味俱全。其中麻味源于花椒,为四川特有。吃川菜时双泪俱下,舌头只想往冰水里去,多半是花椒作怪。

有好菜必有美酒。四川名酒有五粮液、剑南村、泸州老窖、全兴大曲等十几种。晚唐诗人李商隐在成都有诗,“美酒成都堪送老,当垆仍是卓文君”。

成都有专门的冷酒店。酒店门面不大,有些为夫妻店,成都街上日益减少的传统民宅,临街一面由一长块,一长块的木板相嵌而成,白天拆开,成了铺面,作开生意。作裁缝的把那长板放平就成为长台,裁剪衣服正好。所以,作小本生意的人多以家为店。有些酒店就开在小街小巷的深处。铺面打开,悬一面阴丹蓝镶白边,三角形的酒旗。临街一架窗纱橱,挂满烧鸭卤鸡。橱旁两个深褐色肚大口小的酒罐子,塞着红布裹紧的酒塞。竹筒的量器,不过一两,二两。成都人饮酒,提倡少饮,细饮。一张小桌,二、三个人,各自一杯散酒,几碟小菜,边饮边聊,津津有味。最后一小碗酸辣素面,既可饱肚,又可醒酒。所以酒店中少见醉汉、酒鬼。而这小巷深处的酒店生意,就靠领略过好酒的“回头客”。且一传十,十传百,小巷再深,如果酒好,也有客来。故成都人有话,好酒不怕巷子深。

而成都的历史,即使是一幅画,一部书,一首诗,一个句子,一个词,一个字,只要是真的创造,也会像好酒一般流传开来,存在下去。时间淘汰了虚假的模仿,剩下的是越远越真实的历史。这越远的真实正如深巷中那杯飘香的美酒。

〔书抄几本,草成一文。一九九七年九月九日美国宾大〕

关键词: 闲话 , 成都

出逃之前 蒋介石曾想“火烧蓉城”

 解放前夕
  1949年的初冬,解放战争已取得决定性胜利。蒋介石企图凭借蜀道天险,组织所谓的“川西决战”。10月1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蒋介石孤注一掷,带蒋经国一行飞来重庆坐镇指挥。解放军二野和18兵团分别从湘西、鄂西、陕南秦岭,数箭齐发,以摧枯拉朽之势一举突破蒋介石苦心经营的川东防线,并迅速兵临重庆城下。11月30日,蒋经国劝促其父速离山城。当日上午,蒋介石父子降落在成都凤凰山机场。在国民党四川省政府主席王陵基,川康地方实力派刘文辉、邓锡侯的陪同下,住进了北较场国民党中央军校内。

   逃台前日
  12月1日,蒋介石于北较场中正楼召集刘文辉、邓锡侯、胡宗南等训话,然后就“成都会战”拉拢打气,扯来扯去半天,不得要领。当日夜,他又约见国民党四川省主席王陵基。当王陵基告诉蒋介石成都防务万无一失后,蒋介石颇为满意。然而,不久成都受到威胁,蒋介石做好了出逃准备。 
  据史料记载,出逃前一天中午,当一切安排妥当后,蒋介石召来了胡宗南与毛人凤,询问“潜伏”情况,并对他们说:“我们撤离后,你们就命令杜长城着手实施,要把成都给我一把火烧掉,不准把任何东西留给共产党,一点都不准留,就是烂摊子也不准留!” 
  10日早晨,人民解放军已从川南、川东、川北等地进逼,成都朝夕不保。三十六计走为上。为了迷惑四川反蒋势力,9日报端登载:“蒋介石,阎锡山及行政院离蓉赴台。”实际上只走了阎锡山和行政院的官员。 
  但这给后人尤其是史学界造成了一大难题。一般称蒋介石离蓉去台有4个时间:9日、10日、12日、13日。史学界经过考证,认为公见的应是10日。一则蒋经国在日记中这样写道:“父亲返台之日,即刘文辉、邓锡侯公开通电附共之时。”刘、邓二人起义为12月9日,蒋介石知道后应在10日早晨;二则被俘的王陵基在1965年交待,他于10日曾抄间道追至机场,企图随蒋逃台。因此,10日逃台是比较准确的。 

   “进城后我们听老百姓讲,当时大家还打着不少标语,举着毛主席的巨幅照片,欢庆的气氛一直持续了好多天,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时至今天,乔老说起那时的情景,依然激动不已。 
在成都市党史研究室编写的《接管成都》一书中,有一段马识途对当时情景的描述: 
“成都的冬天常常是雾蒙蒙的,我们解放大军进入川西平原后,却一直是晴朗的日子。早上,太阳出来,晒在军棉衣上,暖烘烘的,加之心里很热,简直穿不住了…… 
我坐在第一辆吉普车上,在前面带路。解放军还没有走近(成都)北门,欢迎的群众已经把道路快塞住了,我们只得缓缓前进。群众在车前和左右载歌载舞,如醉如狂。我们只得把车子停下来,等到群众觉得是应该让开一条路来的时候了,才缓缓前进。有许多花束向我们没头没脑地抛过来,花瓣像雨一般洒在我们的头上脸上和衣襟上,不多一会,一路汽车都变成了花车。 
几百辆汽车在前面,后面跟上扛着各种武器、仪容整洁的解放军大队伍,威武雄壮。越是进入城中心,欢迎的人越多,真是人山人海,一片欢腾,各种锣鼓敲得震天响,却压不住更为响亮的满街爆竹声…… 
我们的车子好不容易缓缓地开到盐市口,忽然看到前面有那么多的男女青年在街上扭秧歌,这是四川大学的同学连夜赶练的。他们拉开嗓子高唱《东方红》。” 
恢复生产 
进城后先抢修都江堰 
成都启明电灯公司是成都解放前重要的发电厂。1949年1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挺进大西南,国民党从重庆退至成都。溃逃前夕,蒋介石制定了破坏四川各地工矿企业的计划,而作为电力供应单位的启明电灯公司自然成为重要目标。 
中共地下党则把保护启明电厂作为迎接解放的一大重要任务,带着成都启明电灯公司的工人们日夜严密防守,在电厂围墙上装设高低压两层电网,关闭大门,拆掉机房楼梯,在厂房窗户上装上厚钢板以防备枪弹等,倾力保卫。以至于解放军进城时,成都市区灯火辉煌。 
1949年10月18日,毛泽东发布由陕西进入四川的作战命令。贺龙在返回西安途经临汾时,接见了四川地下党负责人川康特委负责人马识途等人,了解四川情况。马识途说,“古人说治蜀先治水,川西坝子叫天府之国,靠的是都江堰,而都江堰每年都修复,但今年岁修已耽误,解放军入川后如不抓紧岁修,明年农业生产将违时,影响极大!” 
贺龙决定进城后把已耽误两月工期的都江堰岁修工程作为第一件大事来抓,军管会刚一成立就接管了省水利局,并按贺龙的指示,在经费特别困难的情况下,紧缩其他开支,先行垫付3亿元(折合现人民币约3万元),用于抢修都江堰水利工程。
1950年4月2日,“清明”的前两天,都江堰岁抢修工程按时举行了隆重的放水典礼,川西坝子有了蓬勃生机,为解放后的第一个农业丰收年奠定了基础。 
坐黄包车 
服务行业逐渐复苏 
解放前,成都是一个消费城市,地主官僚统治阶级垮台以后,直接或间接为他们干活的大量百姓失业了。政府只好就地把他们组织起来,找一些生产自救的门道,搞一些新的服务和手工业活儿,同时还组织他们掏挖金河、御河和府河,以工代赈,辅之以社会救济工作。然而,就在这个关键时候,突发的黄包车夫请愿事件再次让政府伤透了脑筋。 
成都有几千上万的黄包车工人、搬运工人,加上许多服务行业,如菜馆、澡堂、茶楼的工人,由于他们原来服务的对象变了,生意陡然下滑,给他们的生活带来极大影响。 
黄包车车夫请愿事件起于一个坊间流传的故事。据说有一天,一个穿军装的人(那时入城接管的干部也都穿解放军制服),在街上行走时看见黄包车夫拉着一个有钱人在飞跑,认为很不人道,便拦下车子命令坐车的人下来走路,还训了那人一顿,说这是人骑人,是非人道的剥削和压迫。这件事到底有没有,一直没查清楚,也许是敌人故意造谣,制造混乱,但这件事一传开,大家都不敢坐黄包车了,黄包车夫失了业,就闹了起来,成千的人拉起车子到军管会门口叫嚷,要求军管会拿饭来吃。贺老总听了,很生气地说:“乱弹琴,不准人坐黄包车,他这个人道主义倒好,叫工人饿肚子了。” 
随后,军管会开始进行宣传解释工作,准许大家坐黄包车。但贺老总认为还不够,他对下面的人说:“你们找人穿上解放军衣服,坐黄包车在城里转一圈就行了嘛。”这一招果然很灵,一场工人请愿风波很快平息下去。之后,像澡堂擦背的、修脚的,饭馆递茶倒水等服务行业日渐兴盛。

成都70余万群众欢迎解放军入城.jpg

成都70余万群众欢迎解放军入城.jpg

大小: 152.98 KB
尺寸: 450 x 305
浏览: 181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成都各界人民欢迎解放军入城.jpg

成都各界人民欢迎解放军入城.jpg

大小: 153.98 KB
尺寸: 450 x 336
浏览: 52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从历史的偏旁进入成都

本书是《老成都系列》之一,作者对正史只注重大事件的呆板写法没有多少好感,因此想以鲜活有趣的细节,从传闻、笔记、笑话、民间故事、私家史乘、方志谱谍中,切入成都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内部,复活先人们哀乐沉浮的生活面貌,进而从独一无二的山川土地、民俗风物里所凝聚的人气。


   第一章 传说隧道通向城市童年 
   想象的部分人马 
   不能完全勘验的地图 
   2000年前的一个冬天 
   
   第二章 审察时光的秘密 
   农业社会中的作息时间 
   游乐与工作 
   诗词中的成都市场 
   一个名叫大慈寺的地方 
   
   第三章 左冲右突的道路 
   几千年来的突围 
   在蜀道上狭路相逢 
   生活要我们跑多快 
   
   第四章 先人们生活中的水 
   真正的世界奇迹 
   水无常势 
   水湄之城 
   
   第五章 难以忘怀的时代 
   我们的书香 
   出奇不意的贡献 
   织布机上的锦官城 
   
   第六章 暗藏在帝国的边缘 
   对朝廷的小范围模仿 
   抚平创伤 
   让人慨叹的温柔乡 
   
   第七章 探访民间生活 
   谁是二百五 
   老百姓的天空 
   竹枝词中的消息 
   
   第八章 口福与欢乐指南 
   美食的道路 
   宴饮的风俗观察 
   话语的盛宴 
   
   第九章 城市从这里突围 
   古迹流传与人文记忆 
   街道上曾经住着的人民 
   谱谍方志里的秘密 
   
   第一章 传说隧道通向城市童年 
   是什么这样奇妙? 
   我们乞讨泉水以供饮用,但是 
   大地啊,你的怀里流出的却是什么? 
   你的地表以下还深藏着生命吗? 
   那熔岩层下覆盖着 
   一个陌生的民族吗? 
   早已逝去的人们, 
   难道会回来吗? 
   ——席勒 

                浏览次数:853-- 发表评论,已评论0次




----上篇文章大跃进时期的川大.老成都的茶馆文化
----下篇文章毛新宇没有错!人傻,有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