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向我约稿
[首页] [关于本站] [新闻中心] [郑光路长篇专著精品荟萃!2018年!!] [郑光路文革研究[图为美国海马图书公司出版的郑光路研究文革史专著《文革文斗》《文革武斗》的封面]] [2014郑光路文史及批评[左图为郑光路(右)与《水浒传》演李逵的赵小锐于电影剧组]] [2014郑光路武术套路欣赏及武术研究.武侠小说作品[郑光路曾被武术专业刊物选为封面人物]] [2014.郑光路文革旧事、诗词书信、游记类作品[左图为郑光路脚踢兰天习武照]] [我的相册] [留言板]


郑光路长篇专著精品荟萃!2018年!!
郑光路文革研究[图为美国海马图书公司出版的郑光路研究文革史专著《文革文斗》《文革武斗》的封面]
2014郑光路文史及批评[左图为郑光路(右)与《水浒传》演李逵的赵小锐于电影剧组]
2014郑光路武术套路欣赏及武术研究.武侠小说作品[郑光路曾被武术专业刊物选为封面人物]
2014.郑光路文革旧事、诗词书信、游记类作品[左图为郑光路脚踢兰天习武照]
拍案惊奇!郑光路精彩特稿[图片:著名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中)及夫人濑田裕子与郑光路合影]
2014.文史长廊精品[左图:郑光路(左1)应邀拍电影时]
2014.文革类老照片.美术作品链接[左图:郑光路当医生时和原珠海市市长梁广大(左)合影]
2014.文革时期文化现象研究专栏[图:郑光路(左1)与“皇帝”张铁林先生(左3)]
郑光路巴蜀文化及历史类作品[篮球巨人穆铁柱和郑光路]
近70年当代史研究史料[左图:原国务院侨务办公厅负责人庄炎林(左)与郑光路合影]
2014.[文革专栏]本网特色翻页内容甚多[本栏图片:郑光路1966年在天安门]
2014.评说成都、四川[图为著名学者魏明伦先生(右)与郑光路]
四川特色作家文章[左图为四川省文联主席李致先生(右)和郑光路]
历史往事揭秘专栏[左图为郑光路收藏的文革宣传画]
2014.“社会评论”精品转载[左图为郑光路(左)与成都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刘学文]
中国近现代文学掠影[左图为张邦元(右)绝技童子功“隔山望月”与郑光路同摄]
中国知名文革史研究者精品专栏!
中国历代文学研究专栏[老武术家王树田(中)郑光路(左1)刘绥滨(左2)市武协副秘书长王学贤(左3)]
连载郑光路最新长篇力作《打工妹怪遇》欢迎阅读和书商、出版机构及影视改编合作!
网友交流专栏[郑光路作品讨论会上民革市文史委员会主任王大炜(右)作家白郎(中)和李克林教授(左)]
《川人大抗战》选载[成都媒体为《川人大抗战》举办座谈会后李克林、流沙河、王大炜、卢泽明等先生同摄]
巴蜀文化和掌故[海外作家与成都卢泽民、章夫、冉云飞、郑光路(1排左1)、白郎、蒋蓝等]
今年郑光路有影响的新作[左图上排右起:郑光路、郑蕴侠、副导演商欣。下排为导演刘子农及张国立、王姬等]
当今学术界、文学界之怪现状[文革结束郑光路(1排右1)考入大学与同学去安仁镇接受“阶级教育”]
转载网络精品[1987年郑光路(右1)与华西医大副院长张光儒博士(右2)在珠海工作时游澳门]
老成都掌故[左图为郑光路(右1)在青城山上清宫与道士练剑]
武侠文化[左图:右1郑光路,右2习云太教授(中国武术一级教授),右3刘绥滨,右4铸剑专家龙志成]
滑稽妙文选[人生如戏,图为郑光路(右1)1985年应邀参加影视剧拍摄时照片]
中国文学、史学与世界[图为法国学者大卫(左)和郑光路
巴蜀文化中的杰出人物[本栏图片说明:中国著名电影艺术家谢芳(中)、张目(右1)和郑光路合影]
四川及巴山蜀水人文[左图为郑光路(1排中)1985年与几个弟子同摄]
当今社会奇稀罕事、伤心事、可怕事[左图:郑光路舞禅仗习武照]
文史文学精品转载[图为1990年郑光路(后排右2白衣者)与众武术人士在少林寺参加武术拍摄]
郑光路欣赏的古典、文学、史学作品推荐[1986年郑光路(上排左3)参加武术表演赛后和四川武林好友摄]
阅之有益的史学方面学术文章[图为郑光路(中)当医师时在医院为病人作手术]
郑光路著《中国当代热点问题透视—中国气功武术探秘》选录
郑光路在美国出版文革研究专著介绍[图为两本专著封面]
四川近、现、当代史研究史料参考[郑光路1987年在四川省人民医院工作时照片]
文化与教育[图为郑光路练铁指功练武照]
体育武林前辈【左图:1984年时郑光路与李孟常师傅(右)。右图:郑光路与黄林派钟方汉师傅(右)】
图说历史!大量历史老照片![郑光路与成都体育学院新闻系主任、博士生导师郝勤教授]
隆重推荐作家原创精品[《武当》杂志主编刘洪耀(右)与郑光路]
过来人回忆文革历史[图为文革时期郑光路当受苦知青时,点击图很瘦]
官方报刊资料(主要为文革时期)选登[本栏图为文革中的恐怖刑场]
知青问题研究[郑光路1970年当知青时艰难环境下仍自强练功“朝天蹬”]
名家杂谈精粹[郑光路(左1)与四川武术名家黄明生(左2)、李兴白(左3)1985年在电影剧组]
抗战文史[英勇殉国的饶国华中将之女饶毓秀(左1)第36集团军总司令李家钰之子李克林(左2)与郑光路]
四川著名学者、作家岱峻专栏[作品充满空灵雅趣和智慧沉思。图为岱峻夫妻恬静生活]
四川著名特色学者、作家陈稻心专栏[图为陈稻心先生(左)与郑光路]
中国著名作家雁翼专栏[左图为中国著名老作家雁翼(左)与郑光路合影]
学术界百家争鸣[左图:四川曲艺界大师邹忠新(左)与郑光路在一次文艺会上]
武侠小说评弹[1986年郑光路(右1)与老武术家王树田(右2)肖应鹏(右3)在一次会上]
四川著名武术家(排名不分先后!)[郑光路(左1)与著名武术家王佑辅(左2)邹德发(左3)合影]
宗教文化与人生、文学[图为郑光路(左)与四川一高僧]
佛道、医学、养生文化[图为郑光路(左)与武友在山中古佛寺练武养生]
纪实历史、文学长篇[香港《明报》1987年刊登郑光路当医师搞科研时照片]
中国传统文化名篇[1987年郑光路(右1)与老武术家王树田(右2)、全国地趟拳冠军陈刚(右3)]
门外诗歌谈[图为文革时期郑光路(下排右1)和红卫兵战友]
放眼世界专栏[红卫兵文革闯将]
免费网上书屋、实用网站[more翻页还多!]图为毛泽东与张玉凤
中国各地优秀作家陆续推出专栏
重要精华文章专栏![左图:中国民生真实的另一面“黑窑矿工”]
重要文史精华文章专栏!2
重要网络转载时政精华文章专栏!3
2014


·写作范围:文史、文革史、抗战史、四川史研究,以及社会纪实文学作品(中国社会热点问题类纪实)
·姓名:中国独特题材文学网
·笔名:站长:郑光路
·电话:--
·手机:重要业务联系,请发短信联系
·OICQ:--
·电子邮件:423648068@qq.com
·通讯地址:中国.四川省.
·邮政编码:--
--管理中心

  本站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倪方六.古代外出如何开房?

作者: -上传日期:2013/9/30

古代外出如何开房?

本文作者 倪方六

 

    难得的国庆节7天长假,又将迎来一个旅游高峰。外出游玩,住旅馆必不可少。在古代,外出开房方便吗?查得很紧,没有“介绍信”只能睡马路。但古代旅馆真的讲究宾至如归,不只可以替客人代管贵重物品,还有“特殊服务”,甚至可以帮客人代找情人、代购小老婆。

  

古代“开房”也要“介绍信”
持“符节”“符卷” “驿卷”“信牌”方可入住
 

古代旅馆的鈥溙厥夥务鈥

从《周礼》所记来看,早在周代中国的旅馆业已很发达,而且似乎是“链锁式”发展。如周王规定,有“国营招待所”性质的“驿亭”,要求每10里有“庐”,即简易房舍;每30里要设“路室”,以供休息;每50里的市镇要设“候馆”,候馆即可以入住的招待所。

 

现代流行的城市旅馆、家庭旅馆,在先秦时已出现,主要有“馆”、“寓”、“舍”等。这些旅馆档次和功能区别明显,以供不同身份的旅客入住。“馆”比较高级,用来接待贵宾,如“国宾馆”、“诸侯馆”,这类旅馆都是官办的,当时的诸侯国一般都设有这样的高档宾馆,如鲁国有“重馆”、赵国有“陶丘之馆”、晋国有“箕馆”……

 

“寓”、“舍”这类旅馆则主要为普通商旅服务,以民办居多,“逆旅”、“客舍”,都属于这一类。而且,古人对于旅馆的管理也早有规范,旅客不能随便开房。如今开房要出示身份证和相应的证明文件,这在先秦时即已实施。

 

古代虽然没有现代身份证,但也相当于身份证的信物。如果是官员、商人出差,或得到官方授权的外事活动,都会持有“符节”或“符卷”,这种“符”、“节”、“卷”等,都是早期入住旅馆的身份证明,这些相当于现代的“介绍信”。后来的“驿卷”、“信牌”也都属于旅行凭证,如没有旅行凭证,是无法入住旅馆的,特别是官办旅馆根本不可能接待。

 

《周礼·地官》就此说得很清楚:不同的人办不同的事,要用不同的“介绍信”,即所谓“节”,“凡通达于天下者必有节”,这意思是,你要想走遍天下,必须有介绍信才可行,否则别想开房。

 

古代旅馆也有“查房”
元代“留舍客人”必须“逐一点名记簿”

 

古代旅馆的鈥溙厥夥务鈥

和现今一样,客人入住后要进行详细的身份信息登记,有专门的“旅客登记薄”。这种登记簿古称“店薄”,或“店历”,要妥善保存,留底备案,逐月定期交官方查验。到后来,官方加强对酒店的管理,除了治安的需要外,也是为了方便收营业税。

 

《马可·波罗游记》中,意大利人Marco Polo在当时元大都(今北京)看到,所有客栈和旅馆的老板,“要将投宿的客人的姓名写在一个簿子上,注明他们来去的日期和时间,这种簿子每日须交送一份给驻在方形市场的那些官吏。”

 

具体登记和查验程序,中世纪摩洛哥旅行家拔图塔(又译“白图泰”),在其中国游记中说得更详细:“路中各站,皆有逆旅可以息宿,有官吏专管之……天黑时管理官吏及其书记来舍,将留舍客人,逐一点名记簿,盖印后关门,使客安睡。至次晨天明时,吏及书记复来,依名单唤客起,作一证书。”

 

从中可以看出,古代对入店旅客的登记管理相当严格,也要查房的。这些“管理官员”,相当于现代辖区查户口的民警。

 

如果旅客没有身份证明,也不是绝对不能入住旅馆,但需要有财产抵押或是熟人担保。如果既无资信证明,又没人愿意担保,那只有“露宿”了,旅馆是不敢接待的。这在古代叫“不下单客”,意思是不接待无法证明自己身份的单身客人,这种硬性规定,主要是官府治安管理的需要,“恐有奸寇”。

 

古代旅馆也分“标准间”“豪华间”
《汉书·食货志》记载商贩多宿“谒舍”官差多住“传舍”

 

古代旅馆的鈥溙厥夥务鈥

中国的旅馆业,在汉代得到了进一步发展,除了官办宾馆外,城市旅馆、家庭旅馆都出现了。当时城里的“谒舍”,就是一种城市旅馆,这种城市旅馆数量很多,分布广泛,多供做小生意的普通下层人入住,《汉书·食货志》中谓“方技、商贩、贾人坐肆、列里区谒舍”,就是这个意思。而官办普通旅馆称为“传舍”,服务稍好,专用于接待“官差”。

 

魏晋时期,中国的旅馆业被进一步提倡,旅客外出住宿更为方便。晋人潘岳在《上客舍议》中记述,当时“公私满路,近畿辐辏,客舍亦稠”,交通发达的路边,靠近京城的地方,旅馆很多。

 

这时的旅馆充分考虑了硬件建设,让客人入住后更觉舒适,《上客舍议》称,“冬有温庐,夏有凉荫”,这里的“温庐”相当于现代配有暖气的房间,“凉荫”则是纳凉休闲去处。

 

古代客房亦分出不当的档次,同样有“豪华间”、“标间”、“多人间”的区别。当然,在古代不是这样叫的,宋元时期,豪华间叫“头房”,明清时因为出差官员多住这样的上等客房,又称为“官房”;普通或较差的房间则叫“稍房”、“陋室”;多人间则称为“通铺”、“大铺”。

 

再到后来,旅馆的分工和接待对象的划分更明确,有专门接待商人老板的“广源店”、“万隆店”;有面向“驴友”和一般游客的“悦来店”、“吉顺店”等等。随着科举制度的确立,各地还出现了专门接待学子的“状元店”、“高升店”。

 

古代旅馆也有优惠时段
《宋朝会要》记载如遇冬寒“贫民住官舍者”可“僦值三日”

 

古代旅馆的鈥溙厥夥务鈥

现代旅馆在一定时段还会推出优惠房间,即所谓“特价房”。古代旅馆也会给客人打折,甚至免费。有的朝代强行规定,官办旅馆在特定的时日要免收房费。

 

如宋代,当时的官办旅馆便有免费入住日。《宋朝会要》记载,在赵恒(宋真宗)当皇帝的大中祥符五年(公元1012年)遇到严冬,当年正月,朝廷便以“雪寒”为由,要求“应店宅务赁屋者,免僦钱三日。又曰‘贫民住官舍者,遇冬至寒食,僦值三日’。”

 

所谓“僦钱”,也就是房费。这记载说得很清楚,官办旅馆(官舍)在雨雪天和“冬至”、“寒食”等日子,应免收房费。此外,在疫病流行时,也有免房费的现象。

 

《宋史.食货志》记载:赵祯(仁宗)当皇帝时,有一年京师发生大规模流行病,除了要求免费送医给药命外,要求不论官办旅客还是私营旅馆,一律免收房费10天,即所谓“蠲公私僦舍钱十日”。赵曙(英宗)当皇帝时,在特定日期旅馆免费接待更成为一项制度。

 

这种免费旅馆,在古人看来是“义”举,相当于今天的慈善活动。《后汉书·儒林传》记载,曾任东汉陈留太守的周防开的家庭旅馆,就经常免费给旅客提供方便而“不受其报”。

 

事实上,开免费家庭旅馆一直是中国古代的优良传统,先秦时间,不少名门贵族所开的“养士馆”、“招贤馆”,其实也有家庭旅馆的性质,不只免房费,还免餐费,即食宿全包。

 

明清时期流行的“会馆”,在大多数情况下,对前往住宿的同乡也都是免费的。

 

古代旅馆也有“特殊服务”
元代“客人有欲蓄妾者”可代其“购婢作妾”
 

古代旅馆的鈥溙厥夥务鈥

现代酒店、旅馆的服务要求是“宾至如归”,这一标准在先秦时期就已经有了。《左传·襄公三十一年》便有“宾至如归,无宁灾患?”的说法,意思是宾客住进晋国的宾馆应像回到自己家里一样,还会有什么灾患呢?

“宾至如归”,最初是周王对国宾馆的服务接待要求,此后“宾至如归”成了古代中国旅馆业通行的行规和服务的最高境界。

 

在“宾至如归”这一经营理念下,古代旅馆业只要能提供的服务,都竭力提供,让旅客满意。如现代酒店的餐饮服务,古代旅馆也提供饮食,旅客甚至可以自动用手生火做饭,可谓更纯粹的“自助餐”。

 

现代旅馆基本服务之一的代为保管贵重物品,在古代也有。拔图塔游历中国时曾看到,“商家取客人钱财货物,慎为保藏”,客人退房时,将钱财交给客人,如果少了,全额赔偿。

 

为客人代购代销代付也是古代旅馆常规的服务项目,有的甚至还为男性成年客人提供“特殊服务”——“代购”女人,让旅客真正找到“家”的感觉。这事也让拔图塔遇到了:“客人有欲蓄妾者,主人代为购婢作妾,给室以二人居,费用由主人临时代付。”这里说的 “主人”即为旅馆老板,因为古代蓄妾并不违法,蓄妾者后来将妾带回家的事并不鲜见。

 

在古代,人们出行主要靠步行或人力、畜力车什么的,所以出去一次数月数年不回家是常事,特别是生意人。正是由于存在这种情况,旅馆的“特殊服务”自然成为方便旅客的项目之一。有的老板将娼妓安排住在旅馆附近,甚至直接让她们住在旅馆里面。

 

明张岱在《陶庵梦忆》中,便记有他在山东泰山进香时所见,“再近则密户曲房,皆妓女妖冶其中”。明代的孙典籍在《广州歌》中也曾记载:“闽姬越女颜如花,蛮歌野曲声咿哑”。所以,古人有“人生何如贾客乐,除却风波奈若何”之感慨。

                浏览次数:552-- 发表评论,已评论0次




----上篇文章风青杨:九一八里的反思:反日就是爱国吗?
----下篇文章文/倪方六.八招就能装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