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向我约稿
[首页] [关于本站] [新闻中心] [郑光路长篇专著精品荟萃!2018年!!] [郑光路文革研究[图为美国海马图书公司出版的郑光路研究文革史专著《文革文斗》《文革武斗》的封面]] [2014郑光路文史及批评[左图为郑光路(右)与《水浒传》演李逵的赵小锐于电影剧组]] [2014郑光路武术套路欣赏及武术研究.武侠小说作品[郑光路曾被武术专业刊物选为封面人物]] [2014.郑光路文革旧事、诗词书信、游记类作品[左图为郑光路脚踢兰天习武照]] [我的相册] [留言板]


郑光路长篇专著精品荟萃!2018年!!
郑光路文革研究[图为美国海马图书公司出版的郑光路研究文革史专著《文革文斗》《文革武斗》的封面]
2014郑光路文史及批评[左图为郑光路(右)与《水浒传》演李逵的赵小锐于电影剧组]
2014郑光路武术套路欣赏及武术研究.武侠小说作品[郑光路曾被武术专业刊物选为封面人物]
2014.郑光路文革旧事、诗词书信、游记类作品[左图为郑光路脚踢兰天习武照]
拍案惊奇!郑光路精彩特稿[图片:著名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中)及夫人濑田裕子与郑光路合影]
2014.文史长廊精品[左图:郑光路(左1)应邀拍电影时]
2014.文革类老照片.美术作品链接[左图:郑光路当医生时和原珠海市市长梁广大(左)合影]
2014.文革时期文化现象研究专栏[图:郑光路(左1)与“皇帝”张铁林先生(左3)]
郑光路巴蜀文化及历史类作品[篮球巨人穆铁柱和郑光路]
近70年当代史研究史料[左图:原国务院侨务办公厅负责人庄炎林(左)与郑光路合影]
2014.[文革专栏]本网特色翻页内容甚多[本栏图片:郑光路1966年在天安门]
2014.评说成都、四川[图为著名学者魏明伦先生(右)与郑光路]
四川特色作家文章[左图为四川省文联主席李致先生(右)和郑光路]
历史往事揭秘专栏[左图为郑光路收藏的文革宣传画]
2014.“社会评论”精品转载[左图为郑光路(左)与成都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刘学文]
中国近现代文学掠影[左图为张邦元(右)绝技童子功“隔山望月”与郑光路同摄]
中国知名文革史研究者精品专栏!
中国历代文学研究专栏[老武术家王树田(中)郑光路(左1)刘绥滨(左2)市武协副秘书长王学贤(左3)]
连载郑光路最新长篇力作《打工妹怪遇》欢迎阅读和书商、出版机构及影视改编合作!
网友交流专栏[郑光路作品讨论会上民革市文史委员会主任王大炜(右)作家白郎(中)和李克林教授(左)]
《川人大抗战》选载[成都媒体为《川人大抗战》举办座谈会后李克林、流沙河、王大炜、卢泽明等先生同摄]
巴蜀文化和掌故[海外作家与成都卢泽民、章夫、冉云飞、郑光路(1排左1)、白郎、蒋蓝等]
今年郑光路有影响的新作[左图上排右起:郑光路、郑蕴侠、副导演商欣。下排为导演刘子农及张国立、王姬等]
当今学术界、文学界之怪现状[文革结束郑光路(1排右1)考入大学与同学去安仁镇接受“阶级教育”]
转载网络精品[1987年郑光路(右1)与华西医大副院长张光儒博士(右2)在珠海工作时游澳门]
老成都掌故[左图为郑光路(右1)在青城山上清宫与道士练剑]
武侠文化[左图:右1郑光路,右2习云太教授(中国武术一级教授),右3刘绥滨,右4铸剑专家龙志成]
滑稽妙文选[人生如戏,图为郑光路(右1)1985年应邀参加影视剧拍摄时照片]
中国文学、史学与世界[图为法国学者大卫(左)和郑光路
巴蜀文化中的杰出人物[本栏图片说明:中国著名电影艺术家谢芳(中)、张目(右1)和郑光路合影]
四川及巴山蜀水人文[左图为郑光路(1排中)1985年与几个弟子同摄]
当今社会奇稀罕事、伤心事、可怕事[左图:郑光路舞禅仗习武照]
文史文学精品转载[图为1990年郑光路(后排右2白衣者)与众武术人士在少林寺参加武术拍摄]
郑光路欣赏的古典、文学、史学作品推荐[1986年郑光路(上排左3)参加武术表演赛后和四川武林好友摄]
阅之有益的史学方面学术文章[图为郑光路(中)当医师时在医院为病人作手术]
郑光路著《中国当代热点问题透视—中国气功武术探秘》选录
郑光路在美国出版文革研究专著介绍[图为两本专著封面]
四川近、现、当代史研究史料参考[郑光路1987年在四川省人民医院工作时照片]
文化与教育[图为郑光路练铁指功练武照]
体育武林前辈【左图:1984年时郑光路与李孟常师傅(右)。右图:郑光路与黄林派钟方汉师傅(右)】
图说历史!大量历史老照片![郑光路与成都体育学院新闻系主任、博士生导师郝勤教授]
隆重推荐作家原创精品[《武当》杂志主编刘洪耀(右)与郑光路]
过来人回忆文革历史[图为文革时期郑光路当受苦知青时,点击图很瘦]
官方报刊资料(主要为文革时期)选登[本栏图为文革中的恐怖刑场]
知青问题研究[郑光路1970年当知青时艰难环境下仍自强练功“朝天蹬”]
名家杂谈精粹[郑光路(左1)与四川武术名家黄明生(左2)、李兴白(左3)1985年在电影剧组]
抗战文史[英勇殉国的饶国华中将之女饶毓秀(左1)第36集团军总司令李家钰之子李克林(左2)与郑光路]
四川著名学者、作家岱峻专栏[作品充满空灵雅趣和智慧沉思。图为岱峻夫妻恬静生活]
四川著名特色学者、作家陈稻心专栏[图为陈稻心先生(左)与郑光路]
中国著名作家雁翼专栏[左图为中国著名老作家雁翼(左)与郑光路合影]
学术界百家争鸣[左图:四川曲艺界大师邹忠新(左)与郑光路在一次文艺会上]
武侠小说评弹[1986年郑光路(右1)与老武术家王树田(右2)肖应鹏(右3)在一次会上]
四川著名武术家(排名不分先后!)[郑光路(左1)与著名武术家王佑辅(左2)邹德发(左3)合影]
宗教文化与人生、文学[图为郑光路(左)与四川一高僧]
佛道、医学、养生文化[图为郑光路(左)与武友在山中古佛寺练武养生]
纪实历史、文学长篇[香港《明报》1987年刊登郑光路当医师搞科研时照片]
中国传统文化名篇[1987年郑光路(右1)与老武术家王树田(右2)、全国地趟拳冠军陈刚(右3)]
门外诗歌谈[图为文革时期郑光路(下排右1)和红卫兵战友]
放眼世界专栏[红卫兵文革闯将]
免费网上书屋、实用网站[more翻页还多!]图为毛泽东与张玉凤
中国各地优秀作家陆续推出专栏
重要精华文章专栏![左图:中国民生真实的另一面“黑窑矿工”]
重要文史精华文章专栏!2
重要网络转载时政精华文章专栏!3
2014


·写作范围:文史、文革史、抗战史、四川史研究,以及社会纪实文学作品(中国社会热点问题类纪实)
·姓名:中国独特题材文学网
·笔名:站长:郑光路
·电话:--
·手机:重要业务联系,请发短信联系
·OICQ:--
·电子邮件:423648068@qq.com
·通讯地址:中国.四川省.
·邮政编码:--
--管理中心

  本站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春江花月夜》:诗中的顶峰

作者: -上传日期:2013/10/9

《春江花月夜》:诗中的顶峰

作者:子 规


  闻一多先生在1941年完成的唐诗研究名篇《宫体诗的自赎》中,称赞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为“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1],给尽溢美之词。其实,闻一多先生在《宫体诗的自赎》里,对初唐至初、盛唐之交的诗人卢照邻、骆宾王和刘希夷也很赏识;而他特别推崇张若虚和他的《春江花月夜》,大致有三方面的原因。
  
  《春江花月夜》形象地反映出“少年诗人”的宇宙意识
  
  在张若虚(约660—约720)之前,卢照邻的《长安古意》、骆宾王的《帝京篇》和刘希夷的《代悲白头翁》都在思考世象变迁,物换星移,其中《代悲白头翁》更为突出。是诗又尤以“今年落花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两联最为著名。陈文华特别指出后一联“以花落可复开来反衬青春之不返,既抒发了岁月易逝、人生易老的感伤之情,又寄寓着‘生命有限,大自然却是永恒的’这样一个哲理”[2]。传说当时的一位著名诗人宋之问(也是刘希夷的舅舅)竟为此联倾倒,恳求刘希夷将它的著作权转送自己名下。刘希夷不肯。宋之问恼羞成怒,便使奴仆用装满泥土的口袋将外甥活活压死了。(参见《大唐新语》卷八)此时距刘希夷作《代悲白头翁》不到一年。“明年花开复谁在”一问竟成为谶语!
  纵观《代悲白头翁》,虽然已蕴含着诗人的时间意识和生命意识,却毕竟使人过于伤感。而与刘希夷同时代而稍晚的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则少了些伤感,多了些欢愉;而在对时间、生命与宇宙的探求上则更进一层。您看《春江花月夜》: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
  诗人向人们展示出一片清明澄澈的天地,将人们引人一个纯洁静谧的世界,思考人生的哲理、时间的意义,也探索宇宙的奥秘、生命的起源。更重要的是,诗人在完成了这些思考和探索后,又将笔触指向人间:“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祝愿世间花好月圆,有情人和和美美!对此,闻一多先生在《宫体诗的自赎》里惊叹道:“更夐绝的宇宙意识!一个更深沉,更寥廓,更宁静的境界!在神奇的永恒前面,作者只有错愕,没有憧憬,没有悲伤。”“他得到的仿佛是一个更神秘的更渊默的微笑,他更迷惘了,然而也满足了。”“这里一番神秘而又亲切的如梦境的晤谈,有的是强烈的宇宙意识”[3]。40年后,李泽厚先生在《美的历程》中更深入地探析了《春江花月夜》的宇宙意识。他写道:
  它显示的是,少年时代在初次人生展望中所感到的那种轻烟般的莫名惆怅和哀愁。春花春月,流水悠悠,面对无穷宇宙,深切感受到的是自己青春的短促和生命的有限。它是走向成熟期的青少年时代对人生、宇宙的初醒觉的“自我意识”;对广大世界、自然美景和自身存在的深切感受和珍视,对自身存在的有限性的无可奈何的感伤、惆怅和留恋。人在十六七岁或十七八岁,在似成熟而未成熟,将跨进独立的生活程途的时刻,不也常常经历过这种对宇宙无垠、人生有限的觉醒式的淡淡哀伤么?它实际并没有真正沉重的现实内容,它的美学风格和给人的审美感受,是尽管口说感伤却“少年不识愁滋味”,依然是一语百媚,轻快甜蜜的。[4]
  李泽厚在这里点出了闻一多先生蕴含在《宫体诗的自赎》里想说而又未及说的所谓“宇宙意识”的拥有者——即所谓“少年诗人”对人生、对未来、对整个世界积极的探索精神、进取意识。《春江花月夜》最为形象地反映出领大唐文化风气之先的少年诗人蓬勃向上的精神风采,使人欢快、鼓舞和奋进。难怪闻一多先生会把最绝妙的赞辞慷慨地送给《春江花月夜》!
  
  《春江花月夜》最早展示了大唐帝国蒸蒸日上的生动气象
  
  在《春江花月夜》里,处于上升时期的大唐帝国有如明月朗照,活色生香;有如江海合流,大气氤氲;有如春花春水,芬芳欢悦。它反映出初、盛唐之交广大国民弘廓博大的胸襟与和衷共济的面貌以及真诚美善的人文关怀。这自然也是那时的诗人群体,主要是少年诗人群体的普遍胸怀与面貌。而这是与初、盛唐之交的综合国力及人文环境息息相关的。
  武则天过世后的第八年(即712年),她最钟爱的孙儿李隆基在长安武德殿登上帝位,是为玄宗。李隆基继续坚持自太宗、武则天以来的基本国策,在“贞观之治”、“武周革命”的基础上,将唐朝国力推到极盛的顶峰时期。这就是杜甫在《忆昔》中所描述的开元盛世景象:“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也是李白笔下所夸耀的焕赫风光:“鱼盐满市井,布帛如云烟”(《赠宣城宇文太守兼呈崔侍御》)。我们再看稍晚于张若虚的盛唐诗人王湾的《次北固山下》:
  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
  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
  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
  明人胡应麟在《诗薮·内编》里说:“海日”一联“形容景物,妙绝千古”。唐人殷璠于《河岳英灵集》中评论说:“‘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诗人已来少有此句。张燕公(张说)手题政事堂,每示能文,令为楷式。”
  是诗之所以为盛唐国人所看重,就是因为它较为准确地把握住时代的脉搏,倾吐了人们的心声。其实,类似的诗歌在盛唐诗人笔下是有如泉涌(如张九龄《湖口望庐山瀑布水》、王之涣《登鹳雀楼》、李白《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但最早开启先河,最早捕捉到上升时期的大唐帝国江山“多娇”内涵(既包括了美丽动人的自然风光,更包括了开明开朗的社会氛围和人文情怀)的,则毫无疑问,是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它领盛唐诗歌之先,最早将鲜花和美酒献给盛唐。
  它用饱满的笔触、火热的激情将大唐帝国蒸蒸日上的生动气象展示得那样从容不迫而又美妙深邃。它既像一轴淡雅幽香的水墨长卷,更像一位集天地之灵气的青春少女。难怪闻一多先生会把最浪漫的祝辞高兴地送给《春江花月夜》!
  
  《春江花月夜》为宫体诗赎清了百年的罪
  
  “宫体”诗之名,最早出自《梁书·简文帝本纪》。又据《梁书·简文帝本纪》等记,南朝梁简文帝萧纲为太子时,与徐摛、徐陵及庾肩吾、庾信等人在东宫互相唱和。其作品内容多为宫廷生活和男女私情,形式上则追求词藻靡丽,绮错雕琢,“时号‘宫体’。”至唐初太宗、高宗,仍好写宫体诗,喜吟风花雪月。弘文馆学士上官仪则以婉媚工整的“上官体”以迎和,更使宫体诗继续风靡。与此同时,“初唐四杰”(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劈空出世,向宫体诗发动了勇敢冲击,将诗歌从狭小的宫廷引向市井,从高冷的台阁推向社会。特别是卢照邻和骆宾王,更是将七言古诗推向成熟阶段。闻一多说:卢照邻的七古巨制《长安古意》“放开了粗豪而圆润的嗓子”,“真有起死回生的力量。”“他是宫体诗中一个破天荒的大转变”,是“以更有力的宫体诗救宫体诗”[5];而骆宾王的《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那一气到底而又缠绵往复的旋律之中,有着欣欣向荣的情绪。”[6]卢、骆的成功,“要紧的是背后有厚积的力量撑持着。这力量,前人谓之‘气势’,其实就是感情。有真实感情,所以卢骆的来到,能使人们麻痹了百余年的心灵复活。”[7]继四杰之后,陈子昂更是横制颓波,直追汉魏风骨,高举诗歌革新的大旗,“开辟了唐代诗歌反映社会现实的广阔天地。”[8]
  在闻一多先生看来,写出鲜活灵泼、充满生命活力的《春江花月夜》的张若虚,在唐代诗歌革新的转折时期,是超出于卢、骆、刘(希夷)而堪与陈子昂比肩的关键人物。他在《宫体诗的自赎》里说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
  这是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从这边回头一望,连刘希夷都是过程了,不用说卢照邻和他配角骆宾王,便是过程的过程。至于那一百年间梁陈隋唐四代宫廷所遗下的那份最黑暗的罪孽,有了《春江花月夜》这样一首宫体诗,不也就洗净了吗?向前替宫体诗赎了百年的罪,因此向后也就和另一个顶峰陈子昂分工合作,清除了盛唐的路——张若虚的功绩是无从估计的。[9]
  难怪闻一多先生会把最崇高的颂辞大方地送给《春江花月夜》!
  
  注释:
  [1][3][5][6][7][9]闻一多:《唐诗杂论》,第16页,第15—16页,第11—12页,第13页,第13页,第16页,太原,山西古籍出版社,2001。
  [2]《古典文学三百题》,第196页,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
  [4]李泽厚:《美学三书》,第130页,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1999。
  [8]《中国历代著名文学家评传》第二卷,第66页,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1983。
  
  作者单位:四川省文史研究馆(成都)
  


51.la 专业、免费、强健的访问统计 51.la 专业、免费、强健的访问统计

欢迎访问语文新课程资源网、语文备课大师!

 

作者:子 规


  闻一多先生在1941年完成的唐诗研究名篇《宫体诗的自赎》中,称赞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为“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1],给尽溢美之词。其实,闻一多先生在《宫体诗的自赎》里,对初唐至初、盛唐之交的诗人卢照邻、骆宾王和刘希夷也很赏识;而他特别推崇张若虚和他的《春江花月夜》,大致有三方面的原因。
  
  《春江花月夜》形象地反映出“少年诗人”的宇宙意识
  
  在张若虚(约660—约720)之前,卢照邻的《长安古意》、骆宾王的《帝京篇》和刘希夷的《代悲白头翁》都在思考世象变迁,物换星移,其中《代悲白头翁》更为突出。是诗又尤以“今年落花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两联最为著名。陈文华特别指出后一联“以花落可复开来反衬青春之不返,既抒发了岁月易逝、人生易老的感伤之情,又寄寓着‘生命有限,大自然却是永恒的’这样一个哲理”[2]。传说当时的一位著名诗人宋之问(也是刘希夷的舅舅)竟为此联倾倒,恳求刘希夷将它的著作权转送自己名下。刘希夷不肯。宋之问恼羞成怒,便使奴仆用装满泥土的口袋将外甥活活压死了。(参见《大唐新语》卷八)此时距刘希夷作《代悲白头翁》不到一年。“明年花开复谁在”一问竟成为谶语!
  纵观《代悲白头翁》,虽然已蕴含着诗人的时间意识和生命意识,却毕竟使人过于伤感。而与刘希夷同时代而稍晚的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则少了些伤感,多了些欢愉;而在对时间、生命与宇宙的探求上则更进一层。您看《春江花月夜》: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
  诗人向人们展示出一片清明澄澈的天地,将人们引人一个纯洁静谧的世界,思考人生的哲理、时间的意义,也探索宇宙的奥秘、生命的起源。更重要的是,诗人在完成了这些思考和探索后,又将笔触指向人间:“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祝愿世间花好月圆,有情人和和美美!对此,闻一多先生在《宫体诗的自赎》里惊叹道:“更夐绝的宇宙意识!一个更深沉,更寥廓,更宁静的境界!在神奇的永恒前面,作者只有错愕,没有憧憬,没有悲伤。”“他得到的仿佛是一个更神秘的更渊默的微笑,他更迷惘了,然而也满足了。”“这里一番神秘而又亲切的如梦境的晤谈,有的是强烈的宇宙意识”[3]。40年后,李泽厚先生在《美的历程》中更深入地探析了《春江花月夜》的宇宙意识。他写道:
  它显示的是,少年时代在初次人生展望中所感到的那种轻烟般的莫名惆怅和哀愁。春花春月,流水悠悠,面对无穷宇宙,深切感受到的是自己青春的短促和生命的有限。它是走向成熟期的青少年时代对人生、宇宙的初醒觉的“自我意识”;对广大世界、自然美景和自身存在的深切感受和珍视,对自身存在的有限性的无可奈何的感伤、惆怅和留恋。人在十六七岁或十七八岁,在似成熟而未成熟,将跨进独立的生活程途的时刻,不也常常经历过这种对宇宙无垠、人生有限的觉醒式的淡淡哀伤么?它实际并没有真正沉重的现实内容,它的美学风格和给人的审美感受,是尽管口说感伤却“少年不识愁滋味”,依然是一语百媚,轻快甜蜜的。[4]
  李泽厚在这里点出了闻一多先生蕴含在《宫体诗的自赎》里想说而又未及说的所谓“宇宙意识”的拥有者——即所谓“少年诗人”对人生、对未来、对整个世界积极的探索精神、进取意识。《春江花月夜》最为形象地反映出领大唐文化风气之先的少年诗人蓬勃向上的精神风采,使人欢快、鼓舞和奋进。难怪闻一多先生会把最绝妙的赞辞慷慨地送给《春江花月夜》!
  
  《春江花月夜》最早展示了大唐帝国蒸蒸日上的生动气象
  
  在《春江花月夜》里,处于上升时期的大唐帝国有如明月朗照,活色生香;有如江海合流,大气氤氲;有如春花春水,芬芳欢悦。它反映出初、盛唐之交广大国民弘廓博大的胸襟与和衷共济的面貌以及真诚美善的人文关怀。这自然也是那时的诗人群体,主要是少年诗人群体的普遍胸怀与面貌。而这是与初、盛唐之交的综合国力及人文环境息息相关的。
  武则天过世后的第八年(即712年),她最钟爱的孙儿李隆基在长安武德殿登上帝位,是为玄宗。李隆基继续坚持自太宗、武则天以来的基本国策,在“贞观之治”、“武周革命”的基础上,将唐朝国力推到极盛的顶峰时期。这就是杜甫在《忆昔》中所描述的开元盛世景象:“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也是李白笔下所夸耀的焕赫风光:“鱼盐满市井,布帛如云烟”(《赠宣城宇文太守兼呈崔侍御》)。我们再看稍晚于张若虚的盛唐诗人王湾的《次北固山下》:
  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
  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
  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
  明人胡应麟在《诗薮·内编》里说:“海日”一联“形容景物,妙绝千古”。唐人殷璠于《河岳英灵集》中评论说:“‘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诗人已来少有此句。张燕公(张说)手题政事堂,每示能文,令为楷式。”
  是诗之所以为盛唐国人所看重,就是因为它较为准确地把握住时代的脉搏,倾吐了人们的心声。其实,类似的诗歌在盛唐诗人笔下是有如泉涌(如张九龄《湖口望庐山瀑布水》、王之涣《登鹳雀楼》、李白《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但最早开启先河,最早捕捉到上升时期的大唐帝国江山“多娇”内涵(既包括了美丽动人的自然风光,更包括了开明开朗的社会氛围和人文情怀)的,则毫无疑问,是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它领盛唐诗歌之先,最早将鲜花和美酒献给盛唐。
  它用饱满的笔触、火热的激情将大唐帝国蒸蒸日上的生动气象展示得那样从容不迫而又美妙深邃。它既像一轴淡雅幽香的水墨长卷,更像一位集天地之灵气的青春少女。难怪闻一多先生会把最浪漫的祝辞高兴地送给《春江花月夜》!
  
  《春江花月夜》为宫体诗赎清了百年的罪
  
  “宫体”诗之名,最早出自《梁书·简文帝本纪》。又据《梁书·简文帝本纪》等记,南朝梁简文帝萧纲为太子时,与徐摛、徐陵及庾肩吾、庾信等人在东宫互相唱和。其作品内容多为宫廷生活和男女私情,形式上则追求词藻靡丽,绮错雕琢,“时号‘宫体’。”至唐初太宗、高宗,仍好写宫体诗,喜吟风花雪月。弘文馆学士上官仪则以婉媚工整的“上官体”以迎和,更使宫体诗继续风靡。与此同时,“初唐四杰”(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劈空出世,向宫体诗发动了勇敢冲击,将诗歌从狭小的宫廷引向市井,从高冷的台阁推向社会。特别是卢照邻和骆宾王,更是将七言古诗推向成熟阶段。闻一多说:卢照邻的七古巨制《长安古意》“放开了粗豪而圆润的嗓子”,“真有起死回生的力量。”“他是宫体诗中一个破天荒的大转变”,是“以更有力的宫体诗救宫体诗”[5];而骆宾王的《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那一气到底而又缠绵往复的旋律之中,有着欣欣向荣的情绪。”[6]卢、骆的成功,“要紧的是背后有厚积的力量撑持着。这力量,前人谓之‘气势’,其实就是感情。有真实感情,所以卢骆的来到,能使人们麻痹了百余年的心灵复活。”[7]继四杰之后,陈子昂更是横制颓波,直追汉魏风骨,高举诗歌革新的大旗,“开辟了唐代诗歌反映社会现实的广阔天地。”[8]
  在闻一多先生看来,写出鲜活灵泼、充满生命活力的《春江花月夜》的张若虚,在唐代诗歌革新的转折时期,是超出于卢、骆、刘(希夷)而堪与陈子昂比肩的关键人物。他在《宫体诗的自赎》里说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
  这是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从这边回头一望,连刘希夷都是过程了,不用说卢照邻和他配角骆宾王,便是过程的过程。至于那一百年间梁陈隋唐四代宫廷所遗下的那份最黑暗的罪孽,有了《春江花月夜》这样一首宫体诗,不也就洗净了吗?向前替宫体诗赎了百年的罪,因此向后也就和另一个顶峰陈子昂分工合作,清除了盛唐的路——张若虚的功绩是无从估计的。[9]
  难怪闻一多先生会把最崇高的颂辞大方地送给《春江花月夜》!
  
  注释:
  [1][3][5][6][7][9]闻一多:《唐诗杂论》,第16页,第15—16页,第11—12页,第13页,第13页,第16页,太原,山西古籍出版社,2001。
  [2]《古典文学三百题》,第196页,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
  [4]李泽厚:《美学三书》,第130页,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1999。
  [8]《中国历代著名文学家评传》第二卷,第66页,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1983。
  
  作者单位:四川省文史研究馆(成都)
  


51.la 专业、免费、强健的访问统计 51.la 专业、免费、强健的访问统计

欢迎访问语文新课程资源网、语文备课大师!

                浏览次数:647-- 发表评论,已评论0次




----上篇文章“一字师”臆说
----下篇文章揭秘毛泽东身边最漂亮的六名女舞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