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向我约稿
[首页] [关于本站] [新闻中心] [郑光路长篇专著精品荟萃!2018年!!] [郑光路文革研究[图为美国海马图书公司出版的郑光路研究文革史专著《文革文斗》《文革武斗》的封面]] [2014郑光路文史及批评[左图为郑光路(右)与《水浒传》演李逵的赵小锐于电影剧组]] [2014郑光路武术套路欣赏及武术研究.武侠小说作品[郑光路曾被武术专业刊物选为封面人物]] [2014.郑光路文革旧事、诗词书信、游记类作品[左图为郑光路脚踢兰天习武照]] [我的相册] [留言板]


郑光路长篇专著精品荟萃!2018年!!
郑光路文革研究[图为美国海马图书公司出版的郑光路研究文革史专著《文革文斗》《文革武斗》的封面]
2014郑光路文史及批评[左图为郑光路(右)与《水浒传》演李逵的赵小锐于电影剧组]
2014郑光路武术套路欣赏及武术研究.武侠小说作品[郑光路曾被武术专业刊物选为封面人物]
2014.郑光路文革旧事、诗词书信、游记类作品[左图为郑光路脚踢兰天习武照]
拍案惊奇!郑光路精彩特稿[图片:著名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中)及夫人濑田裕子与郑光路合影]
2014.文史长廊精品[左图:郑光路(左1)应邀拍电影时]
2014.文革类老照片.美术作品链接[左图:郑光路当医生时和原珠海市市长梁广大(左)合影]
2014.文革时期文化现象研究专栏[图:郑光路(左1)与“皇帝”张铁林先生(左3)]
郑光路巴蜀文化及历史类作品[篮球巨人穆铁柱和郑光路]
近70年当代史研究史料[左图:原国务院侨务办公厅负责人庄炎林(左)与郑光路合影]
2014.[文革专栏]本网特色翻页内容甚多[本栏图片:郑光路1966年在天安门]
2014.评说成都、四川[图为著名学者魏明伦先生(右)与郑光路]
四川特色作家文章[左图为四川省文联主席李致先生(右)和郑光路]
历史往事揭秘专栏[左图为郑光路收藏的文革宣传画]
2014.“社会评论”精品转载[左图为郑光路(左)与成都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刘学文]
中国近现代文学掠影[左图为张邦元(右)绝技童子功“隔山望月”与郑光路同摄]
中国知名文革史研究者精品专栏!
中国历代文学研究专栏[老武术家王树田(中)郑光路(左1)刘绥滨(左2)市武协副秘书长王学贤(左3)]
连载郑光路最新长篇力作《打工妹怪遇》欢迎阅读和书商、出版机构及影视改编合作!
网友交流专栏[郑光路作品讨论会上民革市文史委员会主任王大炜(右)作家白郎(中)和李克林教授(左)]
《川人大抗战》选载[成都媒体为《川人大抗战》举办座谈会后李克林、流沙河、王大炜、卢泽明等先生同摄]
巴蜀文化和掌故[海外作家与成都卢泽民、章夫、冉云飞、郑光路(1排左1)、白郎、蒋蓝等]
今年郑光路有影响的新作[左图上排右起:郑光路、郑蕴侠、副导演商欣。下排为导演刘子农及张国立、王姬等]
当今学术界、文学界之怪现状[文革结束郑光路(1排右1)考入大学与同学去安仁镇接受“阶级教育”]
转载网络精品[1987年郑光路(右1)与华西医大副院长张光儒博士(右2)在珠海工作时游澳门]
老成都掌故[左图为郑光路(右1)在青城山上清宫与道士练剑]
武侠文化[左图:右1郑光路,右2习云太教授(中国武术一级教授),右3刘绥滨,右4铸剑专家龙志成]
滑稽妙文选[人生如戏,图为郑光路(右1)1985年应邀参加影视剧拍摄时照片]
中国文学、史学与世界[图为法国学者大卫(左)和郑光路
巴蜀文化中的杰出人物[本栏图片说明:中国著名电影艺术家谢芳(中)、张目(右1)和郑光路合影]
四川及巴山蜀水人文[左图为郑光路(1排中)1985年与几个弟子同摄]
当今社会奇稀罕事、伤心事、可怕事[左图:郑光路舞禅仗习武照]
文史文学精品转载[图为1990年郑光路(后排右2白衣者)与众武术人士在少林寺参加武术拍摄]
郑光路欣赏的古典、文学、史学作品推荐[1986年郑光路(上排左3)参加武术表演赛后和四川武林好友摄]
阅之有益的史学方面学术文章[图为郑光路(中)当医师时在医院为病人作手术]
郑光路著《中国当代热点问题透视—中国气功武术探秘》选录
郑光路在美国出版文革研究专著介绍[图为两本专著封面]
四川近、现、当代史研究史料参考[郑光路1987年在四川省人民医院工作时照片]
文化与教育[图为郑光路练铁指功练武照]
体育武林前辈【左图:1984年时郑光路与李孟常师傅(右)。右图:郑光路与黄林派钟方汉师傅(右)】
图说历史!大量历史老照片![郑光路与成都体育学院新闻系主任、博士生导师郝勤教授]
隆重推荐作家原创精品[《武当》杂志主编刘洪耀(右)与郑光路]
过来人回忆文革历史[图为文革时期郑光路当受苦知青时,点击图很瘦]
官方报刊资料(主要为文革时期)选登[本栏图为文革中的恐怖刑场]
知青问题研究[郑光路1970年当知青时艰难环境下仍自强练功“朝天蹬”]
名家杂谈精粹[郑光路(左1)与四川武术名家黄明生(左2)、李兴白(左3)1985年在电影剧组]
抗战文史[英勇殉国的饶国华中将之女饶毓秀(左1)第36集团军总司令李家钰之子李克林(左2)与郑光路]
四川著名学者、作家岱峻专栏[作品充满空灵雅趣和智慧沉思。图为岱峻夫妻恬静生活]
四川著名特色学者、作家陈稻心专栏[图为陈稻心先生(左)与郑光路]
中国著名作家雁翼专栏[左图为中国著名老作家雁翼(左)与郑光路合影]
学术界百家争鸣[左图:四川曲艺界大师邹忠新(左)与郑光路在一次文艺会上]
武侠小说评弹[1986年郑光路(右1)与老武术家王树田(右2)肖应鹏(右3)在一次会上]
四川著名武术家(排名不分先后!)[郑光路(左1)与著名武术家王佑辅(左2)邹德发(左3)合影]
宗教文化与人生、文学[图为郑光路(左)与四川一高僧]
佛道、医学、养生文化[图为郑光路(左)与武友在山中古佛寺练武养生]
纪实历史、文学长篇[香港《明报》1987年刊登郑光路当医师搞科研时照片]
中国传统文化名篇[1987年郑光路(右1)与老武术家王树田(右2)、全国地趟拳冠军陈刚(右3)]
门外诗歌谈[图为文革时期郑光路(下排右1)和红卫兵战友]
放眼世界专栏[红卫兵文革闯将]
免费网上书屋、实用网站[more翻页还多!]图为毛泽东与张玉凤
中国各地优秀作家陆续推出专栏
重要精华文章专栏![左图:中国民生真实的另一面“黑窑矿工”]
重要文史精华文章专栏!2
重要网络转载时政精华文章专栏!3
2014


·写作范围:文史、文革史、抗战史、四川史研究,以及社会纪实文学作品(中国社会热点问题类纪实)
·姓名:中国独特题材文学网
·笔名:站长:郑光路
·电话:--
·手机:重要业务联系,请发短信联系
·OICQ:--
·电子邮件:423648068@qq.com
·通讯地址:中国.四川省.
·邮政编码:--
--管理中心

  本站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分甘馀话》清 王士禛

作者: -上传日期:2014/1/3

 

《分甘馀话》清 王士禛

-

王士禛(1634~1711),中国清代诗人。字贻上,号阮亭,又号渔洋山人。新城(今山东桓台)人。顺治十五年(1658)进士。出任扬州推官。后升礼部主事,官至刑部尚书。康熙四十三年(1704)罢官归里。王士禛论诗,以“神韵”为宗,要求笔调清幽淡雅,富有情趣、风韵和含蓄性。王士禛的五、七言近体诗最能代表他的风格特色。他不重视文学对现实的反映,大部分诗是描写山水风光和抒发个人情怀的,偏于对艺术技巧和意境的追求,是他的创作理论的具体体现。王士禛有词集《衍波词》,以小令为佳,但其成就逊于诗。著作有《带经堂集》,诗选有《渔洋精华录》,诗话有《渔洋诗话》,笔记有《池北偶谈》、《古夫于亭杂录》、《香祖笔记》等。
      自序
        昔王右军在东中,与吏部郎谢万书云“顷东游还,修植桑果,今盛敷荣,率诸子,拖弱孙,游观其间,有一味之甘,割而分之,以娱目前。虽植德无殊邈,犹欲教养子孙以敦厚退让。庶令举策数马,仿佛万石之风”云云。仆少时读之,已有味乎其言。七十归田,读书之暇,辄提抱弱孙以为乐,其稍长者,年甫十岁,已能通《易》、《书》、《诗》三经。纸窗竹屋,常卧听其咿唔之声,不觉欣然而喜。夫人幼而志学,意在逢世,下而黄散,上而令仆,以为至足矣。仆生逢圣世,仕宦五十载,叨冒尚书,年逾七。迩来作息田间,又六载矣。虽耳聋目毛,犹不废书,有所闻见,辄复掌录,题曰《分甘余话》,庶使子孙辈知老人晚年所乐在此尔,不敢谓如袁伯业老而好学也。己丑腊月朔雪中书。渔洋老人王士禛。
      ●卷一
        ◎群芳谱及佩文斋广群芳谱
        《群芳谱》一书,先祖前浙江右布政使、今皇赠经筵讲官、刑部尚书(臣)象晋所著。万历中,先祖官京师,为党人所忌,借丁巳京察谪官,家居十载,甘农圃以没齿,作为此书,名亭曰二如以见志,后刻于虞山毛氏汲古阁,流传已久。康熙四十四年六月十二日,奉圣旨开馆广续,命编修(臣)汪灏、张逸少等四人为纂修官,至四十六年二月告成,凡一百卷,赐名《佩文斋广群芳谱》,御制序文,冠于编首,仍存先臣自序及每卷小序,亦所不遗。(臣)感荷圣恩,荣施泉壤,谨录御制,并述缘起,以彰异数,备家乘云。原任经筵讲官、刑部尚书(臣)王士禛恭纪。
        御制广群芳谱序
        粤自神农氏尝草辨谷,民始知树艺医药;伊耆氏命羲和推步定历以授时,民始知耕获之不愆,而百工绩熙。伟哉,开物成务,启牖来兹,圣帝之功与天地并矣。朕听政之暇,披阅典籍,留意农桑,绘耕织之图,制永言之什,时巡所至,亲历田间,其稼穑之艰难、作劳之辛苦,既周知而洞悉矣。每思究百昌生殖之理,极万变消长之情,著为成编,以佑吾民。尝谓《尔雅》具其名物,而郭璞、陆佃、孙炎之流,疏注埤翼又加详焉。其明备者莫如《本草》。自本经以迄陶弘景、苏颂而下数十种,凡采治之法,无不该核。他如《齐民要术》、《月令广义》诸书,其莳植之宜,为更晰矣。遐稽往牍,撷其英华,归于简括,良匪易也。比见近人所纂《群芳谱》,搜辑众长,义类可取,但惜尚多疏漏,因命儒臣即秘府藏帙,捃摭荟萃,删其支冗,补其阙遗,上原六经,旁据子史,洎夫稗官野乘之言,才士之所歌吟,田夫之所传述,皆著于篇。而奇花瑞草之产于名山,贡自远徼绝塞,为前代所未见闻者,亦咸列焉。复允廷臣之请,益以朕所赋咏,依类分载,总一百卷,命名曰《佩文斋广群芳谱》。冠以天时,尊岁令也;次谷、次桑麻,崇民事也;次蔬茶、果木、花卉,资厚生溥利用也;终以药物,重民命也。其诸天时早晚之候,人事种溉之方,地力彼此之殊,物性良苦之异,罔弗条举缕析,灿然可观焉。是书也,揽品汇之蕃滋,想群生之率育,一展卷间,化机洋溢,于兹毕呈,固不惟矜淹洽侈藻丽也。以是刊布天下,垂之久远,使吾民优游于农圃之中,家室盈宁,乐其业而不惮其勤,而大夫士以及民之秀者,因以区别物宜,审其淑慝,凛嗜好之常,慎节宣之度,于以跻仁寿而享泰平,亦不为无所裨助也哉。康熙四十七年五月初十日。
        ◎诗中酒楼
        《青箱杂记》云:“王安国诗好用酒楼,常问子诗有几酒楼?”余因忆康熙甲子奉命往祭南海,大雪渡浔阳江,后二十二年作诗赠郓城人樊礻(礻善琵琶)云:“苦竹黄芦满目愁,嘈嘈切切似江州。茫茫九派多风雪,忆泊浔阳旧酒楼。”不知安国见之,以为何如也。
        ◎又诗中酒楼
        陈仓有古卖酒楼,东坡尝赋诗,余丙子再以祭告入蜀过之,题一绝句云:“昨向宜春下苑游,曲江烟草似悲秋。珠帘甲观俱黄土,何必陈仓卖酒楼!”故友余澹心(怀)咏孙楚酒楼云:“江南城西酒楼红,无数杨柳迎春风。孙楚去后李白醉,千年不见紫髯公。”余选入《感旧集》,此亦二酒楼也。
        ◎清代视朝仪
        本朝凡视朝,驾未出,则内阁大学士、学士、翰林、起居注官、都察院左都御史、副佥都御史先入候驾。驾出,先于保和殿升座,内阁、都察院、起居注官行礼毕,先自御路趋往太和殿,内阁立殿门外东,西向;都察院立殿门外西,东向。然后驾至升座。诸王分东西班鱼贯而入,敷茵于地而坐。起居注班诸王后,东向。其诸王谢恩则拜于台阶之上,毕,然后尚书已下文武官员谢恩,行三跪九叩头礼,毕,然后外国陪臣行礼亦如之。
        ◎梁王吹台
        汴中梁王吹台,一名繁台,以繁姓家于台侧,故名。按繁姓,蒲禾切,音婆。汉有繁延寿,魏有繁钦,唐有繁知一。台以姓得名,当作蒲禾切,今读作符艰切,非是。
        ◎祖约苏涣
        卢循盗贼,而沙门慧远与之友善;祖约叛逆,而少与阮孚齐名。王丞相尤爱重之,曰:“昨与祖士少语,遂令人忘疲。”是皆理之不可解者。杜子美《赠苏涣诗序》云:“苏大侍御涣,静者也。”涣竟煽动岭表,与哥舒晃作乱,亦其类也。
        ◎瓜瓤黛色
        《画墁录》:“襄邑义塘瓜,剖之色如黛,而味甘如蜜。”余昔寄同年刘考功公<甬戈>(体仁)句云:“侧闻西湖水,嫩绿如瓜瓤。”用此。世必疑瓜瓤无黛色者矣。
        ◎梁世勋进贡
        康熙四十八年己丑,广西巡抚梁世勋进青驼二,长尾猿二,绿凤、绿鸠各一双。
        ◎录祖辈诗
        三伯祖光禄少卿养吾公(象蒙),万历庚辰进士,起家阳城知县,擢监察御史,官止卿寺。近始见手书诗草一卷,谨录四篇,以存其梗概。《凤音曲》:“凤兮凤兮集高冈,七德九苞称至祥,五音六律鸣朝阳。鸣朝阳,应明主;非帝庭,宁高举。”《鹤鸣曲》:“苍松挺挺鹤相招,振翮翩翩来九霄,警霜戛戛鸣九皋,鸣九皋,声万里;明月来,清风起。”《瑶琴曲》:“我携绿绮奏薰风,一曲相思弹未终,泪垂弦绝送归鸿。送归鸿,坐明月;人不见,心如结。”《暮雨曲》:“忽忽白云罗神霄,霏霏暮雨平河桥,有美人路迢遥。路迢遥,望无极;梦相见,醒相忆。”十叔祖翼吾公(象节,)万历壬辰进士,改翰林授简讨,少有诗名,稿今无传,惟郑简庵(独复)先生《新城旧事》载其二句云:“古寺人来花作供,孤城春尽草如烟。”八叔祖伯石公(象艮)、十七叔祖季木公(象春)、十八叔祖用晦公(象明)诗,别详《三王公集》(季木公,元名象巽;用晦公,元名象履)。
        ◎南书房
        大内南书房在乾清门内西廊下,内直翰林官居之,其出入皆奉旨由某门侍卫某人导引伴送。壬戌后,特旨内直官许于禁中乘马至所出入之门,故朱简讨彝尊纪恩诗云:“回思身贱日,足茧万山中。”盖异数云。
        ◎绎史
        康熙四十四年,圣驾南巡至苏州。一日垂问故灵壁知县马所著《绎史》,命大学士张玉书物色原版。明年四月,令人赍白金二百两至本籍邹平县,购版进入内府,人间无从见之矣。
        ◎历下水记
        《墨庄漫录》云:“济南为郡在历山之阴,水泉清泠,凡三十余所,如舜泉、爆流、金线、真珠、孝感、玉环之类皆奇。李格非文叔作《历下水记》,叙述甚详,文体有法。曾子固诗爆流作趵突,未知孰是。”按文叔《水记》,宋人称之者不一,而不得与《洛阳名园记》并传,可恨也。吾郡名泉凡七十二,此云三十余者,盖未详也。
        ◎黄莲花
        黄牡丹,今亳州、曹县皆有之,荷花则未闻有黄色者。《墨庄漫录》云:“京师五岳观凝祥池有黄莲花甚奇,仅见于此。”
        ◎陈辅题壁诗
        宋丹阳陈辅访建康杨骥题壁绝句云:“北山松粉未飘花,白下轻风麦脚斜。身似旧时王谢燕,一年一度到君家。”风致可爱。然辅不闻有诗名,若唐人任华、卢延让之属,诗反得传于后,名之显晦信有数耶?
        ◎苏轼张舜民诗
        余尝谓东坡《凤翔八观诗》不减杜子美。宋人亦谓张芸叟《凤翔吴道子画记》不减韩退之。
        ◎柳永墓
        柳耆卿卒于京口,王和甫葬之,然今仪真西地名仙人掌有柳墓,则是葬于真州,非润州也。余少在广陵有诗云:“江乡春事最堪怜,寒食清明欲禁烟。残月晓风仙掌路,何人为吊柳屯田。”
        ◎青山于蓝
        余官祭酒日,有《送陈子文归安邑》诗,云:“月映清淮何水部,云飞陇首柳吴兴。”按叶石林云:“山抹微云秦学士,露花倒影柳屯田。”又李易安云:“露花倒影柳三变,桂子飘香张九成。”或谓余句法本此,窃自谓青出于蓝,后当有知之者。
        ◎赵申乔
        近岁遭逢之奇,无如毗陵赵中丞申乔者。申乔,康熙庚戌进士,初仕为商丘令,升刑部员外郎,引疾家居。特旨起擢浙江布政使,寻巡抚其地。弟申季,丁丑进士,自广西知县召入翰林。子凤诏,戊辰进士,知临汾县,甫一载,超擢太原知府。熊诏,己丑进士,特赐状元及第。
        ◎宋荦及子至筠
        宋开府牧仲(荦)遭遇亦奇。牧仲以江宁巡抚、副都御史超拜吏部尚书。子至,庚辰进士,入翰林为编修,致福建佥事,未一载,擢按察使。筠,己丑进士,入翰林为庶吉士。
        ◎读书过用目力
        《避暑录》言:“平生用目力常数倍于他人,安得不敝?”因历稽古左丘明、杜子夏、郑康成、高堂隆、左太冲诸人,皆以读书致然。余自幼小,凡博弈诸戏,一无所好,唯嗜读书,虽官户部侍郎、刑部尚书最繁剧之地,下直亦手不释书卷也。自甲申归田六年矣,目力益昏,始悔少壮之过用其力。然老矣,终亦不能废书也。
        ◎韩诗多传禁中
        唐韩以“春城无处不飞花”一诗见知九重,召知制诰,传为佳话,世尽知之。《杜阳杂编》又载一事:德宗西幸有二马,一号神智骢,一号如意骝。贞元三年,蜀中进瑞鞭,有麟凤龟龙之形,色类琥珀。一日将幸诸苑,内厩进瑞鞭,上顾近臣曰:“昔朕西幸有二骏,称二绝,今获此鞭,可称三绝矣。”因吟曰:“鸳鸯赭白齿新齐,晓日花间散碧蹄。玉勒乍回初喷沫,金鞭欲下不成嘶。”亦作也。知诗流闻禁中者多,不独“寒食东风”之句而已。
        ◎张九征及诸子
        丹徒张氏吏部文选郎中九征,顺治乙酉解元,丁亥进士,终河南督学。诸子:玉裁,康熙丁未进士,第一甲第二人及第,终翰林院编修。玉书,文华殿大学士兼户部尚书。仕可,康熙丙辰进士,亦以佥事为河南督学,迂湖广布政使司参议。恕可,康熙戊辰进士,浙江杭州府知府。玉书子逸少,康熙甲戌进士,翰林院编修。
        ◎李时谦为官廉正
        李时谦字吉爻,淮安山阳人,顺治辛丑进士,初为潞安府推官,历乐陵、黎城二县知县,有清白名,内召为监察御史,号称廉正,久之引疾里居。陕西大饥,特起为督粮道参议,操守孤介,不名一钱,未几卒官。将军、督抚、布按已下往吊,蓬蒿满庭,至无含敛之具,皆为挥涕,醵金买棺,代为含佥,而归其丧于江淮。余昔官副都御史,识其为人,盖古之君子也。
        ◎北宋末习诗赋者杖
        道君时,以言官建议,习诗赋者杖一百。有尹天民者为南京教官,至之日,悉取《史记》以下至欧阳《史》,焚讲堂下。王安石之学术,为害于世道人心如此。又按:建言者御史李彦章也,疏以诗赋为元学术,其意在黄、秦、晁、张四学士,而并劾及前代,陶渊明、杜子美、李太白皆贬之,尤可笑;定律令则何执中也。二子可谓失其本心,无耻之尤者矣!
        ◎崔辈皆人头畜鸣
        唐中宗时,群臣多应制赋诗,如崔、郑、宋之问辈,皆人头畜鸣,张柬之等五王皆死此三人之手。盖将以拥戴武三思,危唐社稷,与宗楚客厥罪维均。乃鸱枭之音,亦溷风雅。每观唐诗至此,未尝不发指也。
        ◎封典回赠其兄
        今朝廷凡覃恩有移赠之例,谓辍己应得封典而赠本生父母也。唐李德裕任荆南节度使、检校司徒、平章事,遇覃恩,当追赠祖父,乃乞回赠其兄故楚州刺史、工部侍郎德修为礼部尚书。此创例,古今未闻。
        ◎施闰章诗高妙不减潘阆
        “久客见华发,孤棹桐庐归。新月无朗照,落日有余晖。渔浦风水急,龙山烟火微。时闻沙上雁,一一皆南飞。”右宋初潘阆诗也,高妙不减岑嘉州。又“夜凉疑有雨,院静若无僧”,亦佳句。故友施侍读愚山(闰幸)《宿越州天衣寺》云:“月照竹林早,露从衣袂生。”亦不减阆语。
        ◎淳熙八年中秋
        淳熙八年中秋节,孝宗诣德寿宫,太上留宴香远堂。堂东有万岁桥,以白玉石为之,雕兰莹彻,上作四面亭,皆用新罗白木,与桥一色。大池十余亩,植千叶白莲,御榻、屏几、酒器皆用水晶,独召小刘妃吹白玉笙,作《霓裳中序》。每观此一段风景,不啻明皇梦游广寒也。今年中秋阴晦,薄暮遂雨,终夜淋漓不止,煞风景乃尔。因录此以当梦游。
        ◎於潜绢
        余少官广陵,同年义兴万云黻(锦雯)罢於潜令,来扬州,揖罢,余亟问曰:“还有於潜绢也无?”万茫然。既坐定,俯首思之忽悟,乃大笑,茶杯几覆。
        ◎醴泉寺溪
        醴泉寺在长白山之西,西有大溪,溪中多巨石,红叶时最可游憩。石下产小蟹,百十为群,一二寸之鱼泳游其间,与日影相映,恍忽无定。去吾别业才七八里。余有诗云:“千林红叶多,乱此一溪水。叶逝水空明,鱼苗可怜紫(唐诗:“鱼鳞可怜紫”)。石根如蟹果,螯跪五铢小。琐吉腹中居,何似清流好。”
        ◎题王崇节画
        崔子忠字青蚓,又字道毋,登州莱阳人,居京师,工画山水人物。王崇节字筠侣,文贞之弟,文靖季父也,官把总,生于阀阅而任诞不羁,视富贵蔑如也。画学青蚓,京师贵之,故相国梁公玉立(清标)常以筠侣画草虫索题,余赋二绝句云:“髯翁任诞如忠恕,脱屣朱门傲五侯。肯为尚书写幽兴,碧花红穗草堂秋。”“一幅丹青顾野王,草根纤意曲篱旁。风怀磊落如公少,便注虫鱼也未妨。”
        ◎高珩慕西湖严滩山水
        高念东先生(珩)作少宰日,忽赋一诗,题曰《愿作杭严道》,或讶而问之,答曰:“吾平生慕西湖、严滩山水之胜,聊以寄兴耳,官资高卑不暇计也。”其漫兴如此。
        ◎宋元禁福建造贡茶
        宋丁谓为福建转运使,始造龙凤团茶,上供不过四十饼。天圣中又造小团,其品过于大团。神宗时命造密云龙,其品又过于小团。元初宣仁皇太后曰:“指挥建州,此后更不许造密云龙,亦不要团茶。拣好茶吃,生得甚好意智?”宣仁改熙宁之政,此其小者。顾其言实可为万世法,士大夫家膏粱子弟尤不可不知也。谨备录之。
        ◎张旭书法
        唐张旭以草圣名世。《画墁录》云:“长安府录厅有唐吏部郎官题名碑,张长史书序,楷法整若军阵。”云云。世言长史书法传颜鲁公,观此信然。
        ◎阳宅三十六祥出处
        吾家祖训,厅事屏风所书“心相三十六善”,余已于《香祖笔记》详其出处,惟“阳宅三十六样”,不记所出。近始考得之,乃宋曾空青语也。空青名纡,山谷之友,元君子也。
        ◎御笔赐书
        余官御史大夫时,尝蒙御笔赐一堂联云:“烟霞尽入新诗卷,郭邑闲开古画图。”又尝被赐御书“带经堂”、“信古斋”二扁,今分悬东西二第中堂,志圣恩,示子孙,不敢喧也。
        ◎蒋超
        蒋修撰虎臣(超)先生,癸丑殁于峨眉,既二十五年矣。余丙子再使蜀,甫入剑门关,宿于驿舍,忽梦先生来迓,执手微笑而无一语,似以不二法门相示者,异哉!若先生者,真不死也。
        ◎术士不足信
        先祖方伯赠尚书府君与伯祖兵部尚书太师府君为胞兄弟,太师笃信堪舆家,常有数辈在客舍,方伯常非之。自卜兆域于高祖忠勤公茔之西,恒语先赠尚书:“初至此地,觉足下步步如登高然,然实平地耳,心以为吉壤”。即决意用之,葬两祖母夫人。而太师所择在淄川县,北距新城六十里,竟无后。方伯子孙众多,愚兄弟同胞四人,三人成进士。府君初赠户都左右侍郎,累赠刑部尚书,皆带经筵讲官,始知术士之言不足听,而府君高见为不可及也。
        ◎沈渊
        同邑沈澄川(渊)先生,幼时丧父,太夫人欲卜吉壤,不肯延致堪舆家。但每夜至舍后近地,纵横步之再三,忽曰:“此即吉地也。”遂卜焉。后沈公成嘉靖乙丑进士,入翰林,官国子司业。卒,以东宫讲官旧劳,特予祭葬。
        ◎号与地名泉名峰名巧合
        昆山顾炎武,号亭林。扬之通州有老儒,古姓,号辣泉。同年孟县薛给事奋生,号老峰。皆地名、泉名、峰名连姓字巧合者,亦奇。古人不记有此例否?当博考之。
        ◎古籍亡佚不可解者
        《异闻录》言“宋太平兴国中,编次《御览》,引用书一千六百九十种。以今考之,其无传者十之七八矣。姚铉以祥符四年集《唐文粹》,其序云:‘今历代坟籍,略无亡逸。’观铉所类文集,亦多不存”云云。当五代乱离板荡之后,而古书多存,历北宋太平全盛之世,而古书反亡,殊不可解。岂金源入汴,其兵火之厄反甚于五代时与?
        ◎张蕴
        宋张蕴为淄州兵马监押。咸平中,契丹犯境,有全城之功。后为环州监押,虽处穷边,犹建孔子庙。庆历中,范文正过之,书其碑阴以美之。子揆、,以文学才行有名于世,皆登侍从。右见《渑水燕谈录》。今济南郡城东三十里王舍人店,有东坡所书“读书台”三大字石刻,耕者出之田间,遗迹也。
        ◎礼参店
        范文正公幼随其母客济南长山县,而读书长白山之醴泉寺,今长山城外孝水南岸有公祠。城西十五里礼参店,公所常往来之地。后公守青州,过长山,父老迎候于此。从曾叔祖开封太守曙峰公(之都)作三贤祠于市之西北隅,以祀公与陈仲子、伏生,香火至今不绝。《文正集》旧刻大字本编首有《礼参店图》,俗讹为李三店,非也。
        ◎翟院深
        翟院深与李成皆营丘人,而院深伶工也。一日太守宴会,院深击鼓失节,召问之,对曰:“适仰见飞鸿,淡伫可爱,思欲图写,凝思久之,不知鼓声之失节也。”院深名在《宣和画谱》,与史邦卿以堂吏而名列词中大家,皆奇事。
        ◎章丘甯氏
        章丘县西北有甯戚城,春秋齐甯戚采邑,今县有甯氏,尚为巨族。余尝挽从甥甯生一联云:“相国悲歌扣牛角,仙人暂死食飞鱼。”次句用《列仙传》甯封事,皆甯氏也。
        ◎断肠草
        田侍郎纶霞(雯)言:“巡抚贵州曰,署中庭砌间有草,结实红如珊瑚可爱,熟时,有小鸟红色,羽毛甚丽,来食此草。问之吏卒,云:‘此断肠草也,鸟亦名断肠鸟,专以此草为食,皆有大毒。’”余观《冷斋夜话》云:“断肠草不可食,其花美好,名芙蓉花出陶贞白仙方。”其说稍异。
        ◎边鸾
        唐边鸾,德宗时人,尤善花鸟。晚转徙泽潞,随时施宜,画带根五参,亦极工妙(《人参谱》)。
        ◎诗思
        唐郑綮云:“诗思在灞桥驴子背上。”胡擢云:“吾诗思若在三峡闻猿声时也。”余少在广陵作《论诗绝句》,其一云:“诗情合在空ぎ峡,冷雁哀猿和竹枝。”用擢语也。后壬子秋典蜀试,归舟下三峡,夜泊空ぎ,月下闻猿声,忽悟前诗,乃知事皆前定尔。
        ◎雨后风光
        己丑岁,自春夏至秋八月多雨,书屋后丛竹甚茂,雨后鹅儿鸭雏拍浮其间,颇似画本。余赋绝句云:“紫竹林中水满塘,鹅儿得意弄轻黄。蔑材剩有鹅溪绢,合付边鸾与赵昌。”从侄磊字石丈,善丹青,当令补作一图。
        ◎柳诗蛇足
        余尝谓柳子厚“渔翁夜傍西岩宿”一首,末二句蛇足,删作绝句乃佳。东坡论此诗亦云:“末二句可不必。”
        ◎诗意与古人暗合
        老杜诗“白鸟去边明”;坡公诗“贪看白鸟横秋浦,不觉青林没晚潮”。余少登京口北固山多景楼,亦有句云“高飞白鸟过江明”,一时即日,不觉暗合。
        ◎远公事可疑
        洪觉范云:“远公拒谢康乐入社,而与卢循执手言笑。谓远知人,则何暗于循?谓不知人,则何明于灵运?”余于此段公案,固常疑之。然又念远开莲社,众至百数十人,何其多耶?岂此百数十人者,心尽不杂过康乐乎?抑来者不拒乎?宜渊明之攒眉。而独拒一康乐,何说耶?恨不起远于地下而问之。
        ◎刘跛子诗
        重阳前一日风雨,观《冷斋夜话》刘跛子事,戏为绝句云:“不从勾漏觅丹砂,不借飙轮转法华。氏爱青州刘跛子,一年一看洛阳花。”又云:“蜂蝶萧疏春日斜,洛阳花事委泥沙。野人久狎东篱菊,不爱铺堂富贵花。”(南唐徐熙画牡丹进御,谓之铺堂花。)
        ◎十七史外史书
        余少与考功西樵兄言:“史事自十七史外,如《史记》外则有苏氏《古史》。前后《汉书》外有荀悦、袁宏两《汉纪》。《三国志》外有谢陛《季汉书》。《晋书》外有崔鸿《十六国春秋》。《南北史》、《宋》、《齐》、《梁》、《陈》、《隋》诸书外有王通《元经》。《新唐书》外有刘句《旧唐书》、范祖禹《唐鉴》。《五代史》外有薛居正《旧史》及马令、陆游《南唐书》、吴任臣《十国春秋》。《宋史》外,北宋有王《东都事略》、曾巩《隆平集》;南宋有李心传《三朝朝野汇编》、叶绍翁《四朝闻见录》。《元史》外有苏天爵《名臣事略》。凡此诸书,皆当兼收并采,不可以其不列学官而偏废之。”兄亟然其言。今五十余年矣,白首汗青,徒有愧叹,而西樵下世已三十七年。己丑重阳,秋霖乍霁,偶忆往事,援笔记此。
        ◎董其昌诗
        东坡庐山诗云:“溪声即是广长舌,山色岂非清净身。”万历中,董思白(其昌)宗伯寄先大司马太师府君诗云:“铙歌即是广长舌,大纛岂非精进幢。”全袭坡语,稍变其意耳。时府君以兵部尚书视师行边,故云。
        ◎腐儒问妓
        里中一腐儒,忘其姓名,一日赴友人妓席。妓起行酒,次至腐儒,忽色庄问妓曰:“卿业此几年矣?或不得已而为之乎?抑有所乐而为之乎?”合坐闻之皆大噱,而腐儒迄不悟。
        ◎马吊牌
        余常不解吴俗好尚有三:斗马吊牌、吃河豚鱼、敬畏五通邪神,虽士大夫不能免。近马吊渐及北方,又加以混江、游湖种种诸戏,吾里缙绅子弟多废学竞为之,不数年而赀产荡尽,至有父母之殡在堂而第宅已鬻他姓者,终不悔也。始作俑者,安得尚方斩马剑诛之,以正人心、以维恶俗乎!或云宋杨文公大年好叶子戏。
        ◎戴嵩画牛
        《东坡志林》记杜处士蓄戴嵩画牛一幅,甚宝惜之。有牧童见而笑曰:“牛斗力在角,尾当搐入两股间,今掉尾而斗,谬矣。”此与黄筌别画钟馗抉鬼眼,精神、意思俱在拇指同旨。
        ◎先人著述应早付剞劂
        每见人家子孙留意祖父著述手泽,往往不多得。陆放翁记张子功枢密云:“先人有遗稿,满四箧,字画极难辨,惟某识之。某若死,则皆不传,岂容不急归耶。”此意今人知者盖鲜矣。余所见叶文庄与中(盛)遗集写册,皆手自点窜钩勒,藏其裔孙文敏讠刃庵(方蔼)处,文敏仕为学士侍郎加尚书矣,余屡劝刻之,竟不果。兴化李映碧(清)廷尉丞好著书,常以陆游、马令二家为经,别修《南唐书》,而以《江表志》、《钓矶立谈》诸书为纬,尊李氏为正统,其书颇可传。子木庵(楠)官御史大夫,延余门人嘉定张云章汉瞻专司雠较之役,荏苒数年,竟未剞劂,而木庵死矣。右皆有贤子孙,且官通显,而不及传先人之书,使流通于后世,况其下焉者乎?可叹也。
        ◎竹炭
        《老学庵笔记》云:“北方多石炭,南方多木炭,蜀多竹炭。”余询之门人,南部李曲江少司马(先复)云:“蜀中初无竹炭,不知宋时何以有之。”或古有之而其法不传耶?
        ◎杨云翼李基和诗中佳句
        《中州集》载杨云翼诗“金波曾醉雁门州,信有人间五月秋。万古河山雄朔部,四时风月入南楼。”云云,诚佳作也。近李梅崖中丞(基和)代州诗云:“谁识雁门今夜月,山川别样在冰壶。”亦是佳句,而彼土之高凉,可以想见矣。
        ◎李汾诗
        金李汾长源诗:“烟波苍苍孟津戍,旌旗历历河阳城。”不减少陵、东坡。
        ◎邢侗书法
        临邑行太仆卿邢子愿先生(侗)以书名万历间,取法晋人,不落唐、宋窠臼。其邑人王葱岳大司马(洽)萃其书为《来禽馆帖》,凡数十卷,时号“北邢南董”。今董书盛行海内,而邢书知之者鲜矣,余西城别墅“茂林修竹”四大字是其真迹。
        ◎名湖多被侵占
        陆务观云:“吾乡镜湖,为人侵耕几尽,阆州南池数百顷亦为平陆。”古今胜迹,往往陵谷迁移如此。吾郡明湖,几分城之半,四五十年前,湖面甚阔,近为人家占作藕塘,此疆彼界,画为沟塍,舟行渠中,了无烟波浩淼之趣,几何不为镜湖、南池之续耶?为之一叹。
        ◎方文佳句
        方{涂山}山(文)《冬日林茂之前辈见过》云:“积雪初晴鸟晒毛,闲携幼女出林皋。家人莫怪儿衣薄,八十五翁犹袍。”{涂山}山又有诗云:“乌衣巷口多芳草,明日重过是早春。”亦佳句。
        ◎又一李龟年
        唐僖宗朝,南诏请和亲,遣宗正少卿李龟年充使,是又一李龟年。
        ◎李绂
        自科场许《五经》中式,而习者益众,数科以来,如直隶、陕西某某,皆以《五经》抡元。戊子江西解元李绂,临川人,《五经》文二、三场皆刻程文,悉博大精深,殆有万夫之禀,今官庶常。何澹庵(世基)翰林云:“渠读书,一览辄诵,不忘也。”
        ◎一水
        一水,水名也。郦《注》:“渭水又东,会一水,水发吴山。《地理志》:‘吴山,古山也。山下石穴,水溢石空,悬波侧注。’”按此即一水之源,在灵应峰下。所谓“西镇灵湫”是也。余丙子祭告西镇,尝品茶于此,与西山玉泉极相似。
        ◎吴天章诗
        吴天章《答人》云:“自卜条南旧隐居,明星玉女对摊书。门前万里昆仑水,千点桃花尺半鱼。”又“至今尧峰上,犹上尧时日。”又“河声过雷首,雨气下风陵。”
        ◎西樵诗
        西樵《古意》云:“两两栖浦沙,昨夜郎来眠妾家。灭烛入门戴星去,看郎一似菖蒲花。”最质而古。

                浏览次数:569-- 发表评论,已评论0次




----上篇文章【网文】文革荒诞:李白“抄袭”毛诗词
----下篇文章建木楼望成都 有火情敲铜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