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向我约稿
[首页] [关于本站] [新闻中心] [郑光路长篇作品!2017年1月《“张献忠剿四川”真相》由云南人民出版社隆重出版!当当网有售!] [郑光路文革研究[图为美国海马图书公司出版的郑光路研究文革史专著《文革文斗》《文革武斗》的封面]] [2014郑光路文史及批评[左图为郑光路(右)与《水浒传》演李逵的赵小锐于电影剧组]] [2014郑光路武术套路欣赏及武术研究.武侠小说作品[郑光路曾被武术专业刊物选为封面人物]] [2014.郑光路文革旧事、诗词书信、游记类作品[左图为郑光路脚踢兰天习武照]] [我的相册] [留言板]


郑光路长篇作品!2017年1月《“张献忠剿四川”真相》由云南人民出版社隆重出版!当当网有售!
郑光路文革研究[图为美国海马图书公司出版的郑光路研究文革史专著《文革文斗》《文革武斗》的封面]
2014郑光路文史及批评[左图为郑光路(右)与《水浒传》演李逵的赵小锐于电影剧组]
2014郑光路武术套路欣赏及武术研究.武侠小说作品[郑光路曾被武术专业刊物选为封面人物]
2014.郑光路文革旧事、诗词书信、游记类作品[左图为郑光路脚踢兰天习武照]
拍案惊奇!郑光路精彩特稿[图片:著名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中)及夫人濑田裕子与郑光路合影]
2014.文史长廊精品[左图:郑光路(左1)应邀拍电影时]
2014.文革类老照片.美术作品链接[左图:郑光路当医生时和原珠海市市长梁广大(左)合影]
2014.文革时期文化现象研究专栏[图:郑光路(左1)与“皇帝”张铁林先生(左3)]
郑光路巴蜀文化及历史类作品[篮球巨人穆铁柱和郑光路]
近70年当代史研究史料[左图:原国务院侨务办公厅负责人庄炎林(左)与郑光路合影]
2014.[文革专栏]本网特色翻页内容甚多[本栏图片:郑光路1966年在天安门]
2014.评说成都、四川[图为著名学者魏明伦先生(右)与郑光路]
四川特色作家文章[左图为四川省文联主席李致先生(右)和郑光路]
历史往事揭秘专栏[左图为郑光路收藏的文革宣传画]
2014.“社会评论”精品转载[左图为郑光路(左)与成都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刘学文]
中国近现代文学掠影[左图为张邦元(右)绝技童子功“隔山望月”与郑光路同摄]
中国知名文革史研究者精品专栏!
中国历代文学研究专栏[老武术家王树田(中)郑光路(左1)刘绥滨(左2)市武协副秘书长王学贤(左3)]
连载郑光路最新长篇力作《打工妹怪遇》欢迎阅读和书商、出版机构及影视改编合作!
网友交流专栏[郑光路作品讨论会上民革市文史委员会主任王大炜(右)作家白郎(中)和李克林教授(左)]
《川人大抗战》选载[成都媒体为《川人大抗战》举办座谈会后李克林、流沙河、王大炜、卢泽明等先生同摄]
巴蜀文化和掌故[海外作家与成都卢泽民、章夫、冉云飞、郑光路(1排左1)、白郎、蒋蓝等]
今年郑光路有影响的新作[左图上排右起:郑光路、郑蕴侠、副导演商欣。下排为导演刘子农及张国立、王姬等]
当今学术界、文学界之怪现状[文革结束郑光路(1排右1)考入大学与同学去安仁镇接受“阶级教育”]
转载网络精品[1987年郑光路(右1)与华西医大副院长张光儒博士(右2)在珠海工作时游澳门]
老成都掌故[左图为郑光路(右1)在青城山上清宫与道士练剑]
武侠文化[左图:右1郑光路,右2习云太教授(中国武术一级教授),右3刘绥滨,右4铸剑专家龙志成]
滑稽妙文选[人生如戏,图为郑光路(右1)1985年应邀参加影视剧拍摄时照片]
中国文学、史学与世界[图为法国学者大卫(左)和郑光路
巴蜀文化中的杰出人物[本栏图片说明:中国著名电影艺术家谢芳(中)、张目(右1)和郑光路合影]
四川及巴山蜀水人文[左图为郑光路(1排中)1985年与几个弟子同摄]
当今社会奇稀罕事、伤心事、可怕事[左图:郑光路舞禅仗习武照]
文史文学精品转载[图为1990年郑光路(后排右2白衣者)与众武术人士在少林寺参加武术拍摄]
郑光路欣赏的古典、文学、史学作品推荐[1986年郑光路(上排左3)参加武术表演赛后和四川武林好友摄]
阅之有益的史学方面学术文章[图为郑光路(中)当医师时在医院为病人作手术]
郑光路著《中国当代热点问题透视—中国气功武术探秘》选录
郑光路在美国出版文革研究专著介绍[图为两本专著封面]
四川近、现、当代史研究史料参考[郑光路1987年在四川省人民医院工作时照片]
文化与教育[图为郑光路练铁指功练武照]
体育武林前辈【左图:1984年时郑光路与李孟常师傅(右)。右图:郑光路与黄林派钟方汉师傅(右)】
图说历史!大量历史老照片![郑光路与成都体育学院新闻系主任、博士生导师郝勤教授]
隆重推荐作家原创精品[《武当》杂志主编刘洪耀(右)与郑光路]
过来人回忆文革历史[图为文革时期郑光路当受苦知青时,点击图很瘦]
官方报刊资料(主要为文革时期)选登[本栏图为文革中的恐怖刑场]
知青问题研究[郑光路1970年当知青时艰难环境下仍自强练功“朝天蹬”]
名家杂谈精粹[郑光路(左1)与四川武术名家黄明生(左2)、李兴白(左3)1985年在电影剧组]
抗战文史[英勇殉国的饶国华中将之女饶毓秀(左1)第36集团军总司令李家钰之子李克林(左2)与郑光路]
四川著名学者、作家岱峻专栏[作品充满空灵雅趣和智慧沉思。图为岱峻夫妻恬静生活]
四川著名特色学者、作家陈稻心专栏[图为陈稻心先生(左)与郑光路]
中国著名作家雁翼专栏[左图为中国著名老作家雁翼(左)与郑光路合影]
学术界百家争鸣[左图:四川曲艺界大师邹忠新(左)与郑光路在一次文艺会上]
武侠小说评弹[1986年郑光路(右1)与老武术家王树田(右2)肖应鹏(右3)在一次会上]
四川著名武术家(排名不分先后!)[郑光路(左1)与著名武术家王佑辅(左2)邹德发(左3)合影]
宗教文化与人生、文学[图为郑光路(左)与四川一高僧]
佛道、医学、养生文化[图为郑光路(左)与武友在山中古佛寺练武养生]
纪实历史、文学长篇[香港《明报》1987年刊登郑光路当医师搞科研时照片]
中国传统文化名篇[1987年郑光路(右1)与老武术家王树田(右2)、全国地趟拳冠军陈刚(右3)]
门外诗歌谈[图为文革时期郑光路(下排右1)和红卫兵战友]
放眼世界专栏[红卫兵文革闯将]
免费网上书屋、实用网站[more翻页还多!]图为毛泽东与张玉凤
中国各地优秀作家陆续推出专栏
重要精华文章专栏![左图:中国民生真实的另一面“黑窑矿工”]
重要文史精华文章专栏!2
重要网络转载时政精华文章专栏!3
2014


·写作范围:文史、文革史、抗战史、四川史研究,以及社会纪实文学作品(中国社会热点问题类纪实)
·姓名:中国独特题材文学网
·笔名:站长:郑光路
·电话:--
·手机:重要业务联系,请发短信联系
·OICQ:--
·电子邮件:423648068@qq.com
·通讯地址:中国.四川省.
·邮政编码:--
--管理中心

  本站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2014.8.16.《成都日报》整版发表郑光路文章《成都对抗战的巨大贡献》!

作者:站长:郑光路 -上传日期:2014/9/1

 

2014.8.16.《成都日报》整版发表郑光路文章《成都对抗战的巨大贡献

成都对抗战胜利贡献巨大

四川对抗日战争的巨大历史贡献,可概括为两个“五分之一”与两个“三分之一”:一、四川有350多万人前后出川抗战,约占全国抗日军队总数的五分之一;二、川军伤亡人数惨烈,共计约64万余人,约占全国抗日军队伤亡总数的五分之一。三、四川民众在财税、捐输上,负担了全国的三分之一(约为4400亿元)。四、四川供给的粮食,占全国征粮总额的三分之一(总额八千万石以上)。

省城成都,作为四川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成都人民在国家危急之时挺身而出,充分体现出爱祖国、爱家乡而奋不顾身的思想境界和城市精神。

成都青壮年热烈请缨杀敌

1937年9月1日,成都少城公园内人山人海、战旗飘扬。“四川省各界民众欢送出川抗敌将士大会”在这里举行。

刘湘、邓锡侯、孙震、唐式遵、潘文华等川军高级将领身着整齐戎装。省主席刘湘简短讲话:“御侮救亡,是非常光荣的。我们今天热烈欢送首批川军将士出川,奔赴抗战前线!”

川军中下级军官(营连排长)的代表李召南,雄赳赳地上台致答谢词:“誓为民族解放马革裹尸、战死沙场!”实验小学年仅10岁的小朋友杨照明,也流着泪水上场致词,祝愿出征大捷……

几十万川军士兵,身穿破旧的军衣、短裤、草鞋,手握“老套筒”步枪,背着大刀、斗笠、背包……首批第一纵队沿川陕公路北上,第二纵队顺长江东下出夔门,奔赴伟大的抗战前线。

国难当头,八年中四川热血青年请缨出征事例,不胜枚举,其中有不少是成都地区的子弟兵。1943年,中国兵源已近枯竭。1943年11月11日,成都中央电影院召开征召远征军动员大会后,各报以“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大字标题,不断报道全市青年请缨杀敌的感人消息—

泡桐树街9号77岁的老人陈治安,将赖以养老的独子送往军营,自己则申请由慈惠堂收容。成都市紫东镇中心学校潘觉民、陈光洁等四名女教师,发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要求远征杀敌……当时计有大学生267名,中学生及公教人员等5148名,女生795名踊跃报名。成都市政府施行严格身体检验,计合格2229名(其中大学生84人,专科生63人,中学生1439人,其他公教人员643人)。录取者欢欣鼓舞,未被录取者深感失望……

皇城坝后子门广场,成都各界齐来欢送。一位女歌手登台歌唱:“去吧,兄弟呀!去吧,兄弟呀!我望你鲜红的血液,染遍祖国大地的自由之花。”满场出征军人、亲属和所有欢送者,都感动得热泪盈眶……

2008年4月,我曾采访时年84岁的远征军老兵黄绍甫,1943年他在成都石室中学读书。老人深情回忆:“投笔从戎,是那个时代成都年轻人的主流价值观。我们参军出征时,都饱含精忠报国、与侵略者拼命的满腔激情!”

成都曾是抗战最前线—“成都大空战”

史料统计:日军轰炸成都历时5年,先后共24次。日机先后出动飞机550余架次,投掷燃烧弹、炸弹约1500余枚,市民被烧死炸死1270人,受轻重伤者达3500余人,摧毁房屋无数,近100余条街变成废墟……成都民众“跑警报”,成了经常事。

1938年10月1日,成都南郊太平寺机场成立中国空军军士学校。从此,成都经常可以看到一队队身着黄色飞行服的青年人高唱校歌:“锦城外、簇桥东,壮士飞、山河动。逐电追风征远道,拨云剪雾镇苍穹……”

成都平原上空,经常飞翔着一架架黄翅膀双翼机。老百姓把这类老式旧飞机戏称为“黄鸡婆”,也经常传来“‘黄鸡婆’奋勇战日机”的消息。

1939年11月4日,以日本第十三海军航空队司令长官奥田喜久大佐为首的战机54架,反复侵入成都市区投弹。号称“轰炸机之王”的奥田大佐,空中遭遇中国空军几架苏式“黄鸡婆”顽强阻击。激烈空战中,—架苏制“H-15”战斗机,向奥田飞机拼命冲去。一长串子弹狂泻,把奥田大佐飞机打得如断线风筝栽下云端……

这次击落敌机两架,是以段文郁、邓从凯等中国飞行员的惨烈牺牲换来的。奥田喜久是抗战时期被中国空军击落的日机最高指挥官。两架敌机残骸被陈列在成都少城公园展览。吃够“跑警报”苦头的成都民众,络绎不绝去观看,人人拍手称快。

催人泪下的“献金”活动

八年抗战期间,整个中国的钱粮支撑,主要靠四川这个“大后方”负担。像一头奶牛经连年挤压,奶汁已接近榨干,最后挤出的已近似鲜血了。战时粮食奇缺,全川物价暴涨。成都1942年12月至1943年1月,一月之内米价上涨3倍以上,粮、糖、盐、火柴等,都曾限量供应。几千万四川普通民众都挣扎在饥饿线上。

但成都各种捐献活动,几乎从未中断过。

日机的狂轰滥炸,使民众认识到:必须加强中国空军的力量。1941年6月20日,成都共募得献机捐款150万元,其中普通民众节衣缩食捐款20万元,一架飞机以“民众号”命名。成都各界青年,还捐购滑翔机1架。

1944年1月17日,“成都市各界民众节约献金救国大会”在少城公园举行,3万多人到会。省主席张群亲临,成都市长余中英主持会议。各献金队的领队,依次上台在麦克风前报告捐献额:银行队、商人队、学校队、工人队、机关队、红十字会队、基督教队、僧伽队、妇女会、慈惠堂、贫儿教养工厂……献金达1000余万元法币。此外,以个人名义捐献的不少。小朋友唐希林、唐民固、叶思埙、钟茂轩、初必鸿5人,献出自己攒钱罐储积的零花钱共5000元……和尚、道士、尼姑也都纷纷捐款。

最催人泪下的情景出现:一长串衣不蔽体、面黄肌瘦的乞丐,默默无言走到主席台,颤颤巍巍的手,将千辛万苦乞讨来的全部铜元、镍币,放进“救国献金柜”里,然后又蹒跚下台……随后是慈惠堂各部门收容的残废孤贫,他们瞎眼跛脚,一个挽一个踉踉跄跄来了,送来他们的“节食献金”二万元。

冯玉祥后来在信中记述:“他们是社会所遗弃的人,失了生产能力的人,而竟饿着肚皮来捐献。并且他们给我写信,要把他们这种爱国崇敬前方将士的热诚带到前方!”

此情此景,怎不令人心酸泪下?全场哭声顿起,争先恐后掀起又一轮献金高潮。人潮涌向主席台,台子咔嚓一声塌了半边,幸好没有伤着人……成都救国献金运动取得丰硕成果,仅少城公园献金大会这一天,即达1009万多元。按照当时的黄金价格计算,捐献总金额合黄金2.3万余两,珍宝和名贵古物还未计算在内。

因连年抗战,当时中国经济已近崩溃。日本人企图借此瓦解中国后方民心,以战迫降。而四川人民宁愿饿肚子,以献金救国运动作为坚决回答。这无异于筑起了一道精神长城,对稳定抗战大局起到了重要作用。“献金救国”运动在政治上、军事上的意义,远远超过了它在经济上的意义。这是中外战争史上少有的动人事例。

血汗凝成的“特种工程”

1943年12月5日,成都督院街省政府会议厅。

省主席张群神情严肃,对急电召集来的各单位首脑人员说:“从1943年12月起,要赶修‘特种工程’,先后在全川建设空军基地33处,包括新建和扩建新津、邛崃、彭山、广汉等地4个轰炸机场,成都、温江、德阳、重庆、梁山等地5个驱逐机场,以便美国飞机直接从成都附近机场起飞,轰炸日本本土,夺取抗战最后之胜利!”

跑道施工程序非常繁重。几吨重的石磙,经常压死民工。工地上有很多拉磙队,“嗨哟!嗨哟”号子声此起彼落。一些队唱的是聂耳作曲的《大路歌》,悲壮的歌声前呼后应,在机场上空震荡……曾管理修建温江县黄田坝机场的黄维德先生回忆:“应征民工抗日情绪甚高。我去工地时听见黄龙溪来的两个女民工边挖边摆龙门阵,一个说:‘我家男人当壮丁走了,保上没有喊我,是我自己要来的’。一个说:‘修机场是从天上打日本,让日本人也跑跑警报……大家多出一把力,早点把日本人打跑!’”

这些衣衫褴褛、忍饥受冻的民工们流血流汗,硬是凭着一双双长满老茧的手和简单原始的工具,在半年里就修建好成都周边各个机场。

1944年6月16日,第一批B29轰炸机群从成都附近各机场起飞,到日本钢铁中心八幡市上空投弹……这是从中国第一次完成远程轰炸日本本土。这天,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驻重庆特派员司徒华,在华盛顿对全体美国民众声音激昂地播讲:“此等庞大之机场,人力之大,为二千年前中国修筑长城以来所仅有!”

四川省主席张群在特种工程完成的慰劳会上说:“融合中国数十万民工的劳力与血汗,创造出这一个伟大的奇迹!”到这年底止,从成都附近各机场起飞的B29飞机,对日本本土及其占领地共计投下炸弹3623吨,令日本法西斯胆寒。日本最后无条件投降,这是一个重要转机。

“接纳高校内迁”和“救济难民”

1910年华西协合大学开建于华西坝。抗战后,济南齐鲁大学、北京燕京大学、南京金陵大学、南京金陵女子大学……云集华西坝。人们习惯称这一时期为华西坝抗战“五大学时期”。成都,成了抗战中国的“大学城”。

还有大批外省难民逃到成都。成都为“跑警报”,从城墙上新开辟“复兴门”(俗称新南门),锦江上建成“复兴桥”。在锦江桥南岸大片区域,修建“胜利新村”安置难民。“新村”由西向东建有三条主要街路,取名致民路、龙江路和新生路。这三条街上,由南至北又建有多条小街巷,简单按序数命名:十一街、十二街……十七街。

复兴门、致民路、龙江路、新生路等命名,含有利民救民、东方巨龙、中国新生的“抗战”含义,体现了当年成都民众抗日救亡的坚强意志。

成都对抗战的巨大贡献,难以尽述!

亲历者讲述胜利日

成都欢腾场景

我编发了日本投降的号外

亲历者 舒世荣

1945年胜利日傍晚7时左右,我正在智育电影院(后来的红旗剧场)看《出水芙蓉》。电影放至中途,突然断片“打玻板”(即放幻灯片),玻板上写着“日本无条件投降!”顿时,电影院里沸腾起来,人们都顾不上看电影了,立刻涌上街头,争相转告胜利的消息。

我急忙赶回报馆,看到这一消息的电讯稿和中央社发的油印快件都到了,便着手编发这一特大新闻稿件。我当时心情格外激动。1939年6月11日日本飞机轰炸成都时,我家在北糠市街的三间平房被炸毁,国仇家恨,让我对日本鬼子恨之入骨。抗战胜利了,我一定要尽快把这激动人心的消息告诉大家。

我选用“出号字”(即超出特大号的字号)做标题。当时都是用铜字排版,要用特别的字号,必须通知排字房赶排。赶到排字房时,师傅们也知道了这一特大喜讯,早就等候在那里了。夜里10点多钟,“日本无条件投降”的重要消息就以格外醒目的“出号字”排在了《成都快报》的头版头条。

我参加了欢庆胜利游行

亲历者 李官福

1945年胜利日傍晚7时左右,我和在邮局上夜班的几个伙伴,在街上吃过晚饭,便匆匆赶到暑袜街西川邮政管理局上班。刚刚跨进收发邮件组的门口,安置在楼梯过道旁的一部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走在前面的陈宜东顺手接过电话:“喂!哪里?”当对方传来话音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见此情景,我们几个都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静候着他说话。过了一会儿,陈宜东放下话筒,跳了起来:“好消息!好消息!”说着,发狂地欢呼:“日本投降啦!”

“什么?”我们都惊喜地望着他。“电信局打来的电话,”沉浸在兴奋中的陈宜东激动不已,“日本投降啦!抗战胜利啦!”

邮工们高兴得跳了起来,一边欢呼着,一边朝其工作场所—快递邮件组跑去。这个组一共十人,组里的伙伴听到这特大喜讯,也都高兴得手舞足蹈。不知是谁说了句:“走,上街游行去!”

真是一呼百应,我们拿起墙角一个供洗手用的铜盆当作铜锣,操起一把日戳作锣槌,在“当当”的铜盆声中,自发组织起来的成都市第一支庆祝抗战胜利的游行队伍就欢快地出发了。

到达春熙路时,队伍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已有上百人了。在盐市口,一位老太婆走过来,指了指自己有些失聪的耳朵,不解地问道:“小伙子,你们敲铜盆干啥子?”我们凑近她耳边,大声地说道:“日本投降了!抗战胜利啦!”太婆的脸上顿时漾起笑纹:“唉!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日本鬼子也有今天的下场!”

游行归来,已是晚上10点过。此时蓉城街头早已成了欢乐的海洋!

                浏览次数:520-- 发表评论,已评论0次




----上篇文章2014.8.16.《成都日报》整版发表郑光路文章《成都对抗战的巨大贡献》
----下篇文章2014.8.23.《成都日报》发表郑光路《民谣里凝聚抗日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