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向我约稿
[首页] [关于本站] [新闻中心] [郑光路长篇专著精品荟萃!2018年!!] [郑光路文革研究[图为美国海马图书公司出版的郑光路研究文革史专著《文革文斗》《文革武斗》的封面]] [2014郑光路文史及批评[左图为郑光路(右)与《水浒传》演李逵的赵小锐于电影剧组]] [2014郑光路武术套路欣赏及武术研究.武侠小说作品[郑光路曾被武术专业刊物选为封面人物]] [2014.郑光路文革旧事、诗词书信、游记类作品[左图为郑光路脚踢兰天习武照]] [我的相册] [留言板]


郑光路长篇专著精品荟萃!2018年!!
郑光路文革研究[图为美国海马图书公司出版的郑光路研究文革史专著《文革文斗》《文革武斗》的封面]
2014郑光路文史及批评[左图为郑光路(右)与《水浒传》演李逵的赵小锐于电影剧组]
2014郑光路武术套路欣赏及武术研究.武侠小说作品[郑光路曾被武术专业刊物选为封面人物]
2014.郑光路文革旧事、诗词书信、游记类作品[左图为郑光路脚踢兰天习武照]
拍案惊奇!郑光路精彩特稿[图片:著名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中)及夫人濑田裕子与郑光路合影]
2014.文史长廊精品[左图:郑光路(左1)应邀拍电影时]
2014.文革类老照片.美术作品链接[左图:郑光路当医生时和原珠海市市长梁广大(左)合影]
2014.文革时期文化现象研究专栏[图:郑光路(左1)与“皇帝”张铁林先生(左3)]
郑光路巴蜀文化及历史类作品[篮球巨人穆铁柱和郑光路]
近70年当代史研究史料[左图:原国务院侨务办公厅负责人庄炎林(左)与郑光路合影]
2014.[文革专栏]本网特色翻页内容甚多[本栏图片:郑光路1966年在天安门]
2014.评说成都、四川[图为著名学者魏明伦先生(右)与郑光路]
四川特色作家文章[左图为四川省文联主席李致先生(右)和郑光路]
历史往事揭秘专栏[左图为郑光路收藏的文革宣传画]
2014.“社会评论”精品转载[左图为郑光路(左)与成都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刘学文]
中国近现代文学掠影[左图为张邦元(右)绝技童子功“隔山望月”与郑光路同摄]
中国知名文革史研究者精品专栏!
中国历代文学研究专栏[老武术家王树田(中)郑光路(左1)刘绥滨(左2)市武协副秘书长王学贤(左3)]
连载郑光路最新长篇力作《打工妹怪遇》欢迎阅读和书商、出版机构及影视改编合作!
网友交流专栏[郑光路作品讨论会上民革市文史委员会主任王大炜(右)作家白郎(中)和李克林教授(左)]
《川人大抗战》选载[成都媒体为《川人大抗战》举办座谈会后李克林、流沙河、王大炜、卢泽明等先生同摄]
巴蜀文化和掌故[海外作家与成都卢泽民、章夫、冉云飞、郑光路(1排左1)、白郎、蒋蓝等]
今年郑光路有影响的新作[左图上排右起:郑光路、郑蕴侠、副导演商欣。下排为导演刘子农及张国立、王姬等]
当今学术界、文学界之怪现状[文革结束郑光路(1排右1)考入大学与同学去安仁镇接受“阶级教育”]
转载网络精品[1987年郑光路(右1)与华西医大副院长张光儒博士(右2)在珠海工作时游澳门]
老成都掌故[左图为郑光路(右1)在青城山上清宫与道士练剑]
武侠文化[左图:右1郑光路,右2习云太教授(中国武术一级教授),右3刘绥滨,右4铸剑专家龙志成]
滑稽妙文选[人生如戏,图为郑光路(右1)1985年应邀参加影视剧拍摄时照片]
中国文学、史学与世界[图为法国学者大卫(左)和郑光路
巴蜀文化中的杰出人物[本栏图片说明:中国著名电影艺术家谢芳(中)、张目(右1)和郑光路合影]
四川及巴山蜀水人文[左图为郑光路(1排中)1985年与几个弟子同摄]
当今社会奇稀罕事、伤心事、可怕事[左图:郑光路舞禅仗习武照]
文史文学精品转载[图为1990年郑光路(后排右2白衣者)与众武术人士在少林寺参加武术拍摄]
郑光路欣赏的古典、文学、史学作品推荐[1986年郑光路(上排左3)参加武术表演赛后和四川武林好友摄]
阅之有益的史学方面学术文章[图为郑光路(中)当医师时在医院为病人作手术]
郑光路著《中国当代热点问题透视—中国气功武术探秘》选录
郑光路在美国出版文革研究专著介绍[图为两本专著封面]
四川近、现、当代史研究史料参考[郑光路1987年在四川省人民医院工作时照片]
文化与教育[图为郑光路练铁指功练武照]
体育武林前辈【左图:1984年时郑光路与李孟常师傅(右)。右图:郑光路与黄林派钟方汉师傅(右)】
图说历史!大量历史老照片![郑光路与成都体育学院新闻系主任、博士生导师郝勤教授]
隆重推荐作家原创精品[《武当》杂志主编刘洪耀(右)与郑光路]
过来人回忆文革历史[图为文革时期郑光路当受苦知青时,点击图很瘦]
官方报刊资料(主要为文革时期)选登[本栏图为文革中的恐怖刑场]
知青问题研究[郑光路1970年当知青时艰难环境下仍自强练功“朝天蹬”]
名家杂谈精粹[郑光路(左1)与四川武术名家黄明生(左2)、李兴白(左3)1985年在电影剧组]
抗战文史[英勇殉国的饶国华中将之女饶毓秀(左1)第36集团军总司令李家钰之子李克林(左2)与郑光路]
四川著名学者、作家岱峻专栏[作品充满空灵雅趣和智慧沉思。图为岱峻夫妻恬静生活]
四川著名特色学者、作家陈稻心专栏[图为陈稻心先生(左)与郑光路]
中国著名作家雁翼专栏[左图为中国著名老作家雁翼(左)与郑光路合影]
学术界百家争鸣[左图:四川曲艺界大师邹忠新(左)与郑光路在一次文艺会上]
武侠小说评弹[1986年郑光路(右1)与老武术家王树田(右2)肖应鹏(右3)在一次会上]
四川著名武术家(排名不分先后!)[郑光路(左1)与著名武术家王佑辅(左2)邹德发(左3)合影]
宗教文化与人生、文学[图为郑光路(左)与四川一高僧]
佛道、医学、养生文化[图为郑光路(左)与武友在山中古佛寺练武养生]
纪实历史、文学长篇[香港《明报》1987年刊登郑光路当医师搞科研时照片]
中国传统文化名篇[1987年郑光路(右1)与老武术家王树田(右2)、全国地趟拳冠军陈刚(右3)]
门外诗歌谈[图为文革时期郑光路(下排右1)和红卫兵战友]
放眼世界专栏[红卫兵文革闯将]
免费网上书屋、实用网站[more翻页还多!]图为毛泽东与张玉凤
中国各地优秀作家陆续推出专栏
重要精华文章专栏![左图:中国民生真实的另一面“黑窑矿工”]
重要文史精华文章专栏!2
重要网络转载时政精华文章专栏!3
2014


·写作范围:文史、文革史、抗战史、四川史研究,以及社会纪实文学作品(中国社会热点问题类纪实)
·姓名:中国独特题材文学网
·笔名:站长:郑光路
·电话:--
·手机:重要业务联系,请发短信联系
·OICQ:--
·电子邮件:423648068@qq.com
·通讯地址:中国.四川省.
·邮政编码:--
--管理中心

  本站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食用人乳之中医略史

作者: -上传日期:2016/8/6

食用人乳之中医略史

人乳之为物,如月华之泄,是太阴之露,人类生生不息繁殖,实维系于人母胸前两件。人子出于宫,入于双乳之怀,方得以成长,故母亲之征,一为宫孕,二而哺乳。宫孕为母,哺乳为母,是为亲亲。有宫孕,无哺乳,仅为生母。无宫孕,有哺乳,是为乳母。有宫孕,有哺乳,为至亲母子。或出于子宫而分离,得有哺乳,为乳母,虽不至亲,然亦为亲母子,旧俗或称为“半母”,有言“半母亦是母也”。 

子宫赋予人子身体,哺乳赋予人子长成,或宫孕,或哺乳,皆以为亲母。故人乳之于人子,乃自然之理,不作为药物。人愈文明,则愈远于自然。远于自然,即背于自然也。故有文明之进化,乃有以人乳为药物之事发生。食人乳者,非指哺乳婴孩之自然,乃指成人食乳之背离自然也。 

不仅人乳为药物,依最著称之明朝李时珍《本草纲目·人部》所列条目,除人乳外,人身及相关之物入于药者还有头发、头垢、耳垢、膝垢、齿垢、人指甲、人牙齿、小儿胎屎、人屎、人尿、人中黄(人屎浸制的甘草等物)、秋石(用儿童粪便浸制的石膏)、淋石(结石病人尿出的结石)、癖石(结石病人的结石)、月水(女性月经)、人精(男性精液、女性淫水)、人胎盘、人胞衣水、人脐带、人津液(唾液)、汗液、眼泪、人气(呼吸)、人血、天灵盖(人头盖骨)、人阴茎、人胆、人肉等。 

有文明之进化,乃有人身诸物为药之事。然进化并非一时,进化复有进化,文明复有文明,故以复有之进化、复有之文明观之,前之进化、文明不过野蛮而已。李时珍谓:“《神农本草》,人物惟发一种,所以别人于物也。后世方伎之士,至于骨、肉、胆、血,咸称为药,甚哉不仁也。今于此部凡经人用者,皆不可遗。惟无害于义者,则详述之。”(《本草纲目·人部》)《神农本草》成书于东汉以前,为中国最早药典之一,其中收录作药物的人身物质只有人发一种。李时珍认为,大量人身物质能够入药是“后世方伎之士”的事情,“甚哉不仁也”。 李时珍在自己《本草纲目》中仍然收录大量人身之药物,有其严格分寸,既尽量不遗漏,又给予辨别,努力做到“无害于义”。虽然,以后世今人观之,李时珍亦“甚哉不仁也”。 

人乳入药究竟始于何时,今不可考。东汉《神农本草经》未收人乳。东汉张仲景有《伤寒杂病论》,西晋王叔和整理张仲景《伤寒杂病论》部分内容(即《金匮要略》)为《金匮玉函要略方》,北宋校正医书局林亿再整理为《金匮要略方论》。《金匮要略方论·禽兽鱼虫禁忌并治第二十四》载:治自死六畜肉中毒方,“烧犬屎,酒服方寸匕,每服人乳汁亦良”;治噉蛇牛肉,食之欲死方,“饮人乳汁一升,立愈”。由张仲景《金匮要略》一系延续之医药典籍,清乾隆年间《医宗金鉴》收录的《订正仲景全书金匮要略注》、清朝陈修园《金匮要略浅注》、清朝时日本汉医丹波元简采编《金匮玉函要略辑义》,皆有上述《金匮要略方论·禽兽鱼虫禁忌并治第二十四》所载使用人乳方。张仲景《伤寒杂病论》乃失传之书,今天残本是经过西晋王叔和、北宋校正医书局等不断整理著作,故难以确证张仲景是否确实将人乳入药。 

就药典而言,中国传统为本草体系,成书于东汉的《神农本草经》为奠基之作,之后有南梁陶弘景《本草经集注》。《本草经集注·虫兽上品》有“人乳汁”条:“主补五脏,令人肥白悦泽。张仓恒服人乳,故年百岁余,肥白如瓠。”此为可考确论:人乳进入药典始于南梁陶弘景《本草经集注》。唐朝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鸟兽第五》:“人乳汁,味甘平无毒,补五脏,令人肥白悦泽。”又,孙思邈《千金翼方·卷第三本草中·人兽部·人乳汁》:“主补五脏,令人肥白悦泽。”唐《新修本草·兽上·人乳汁》亦记:“主补五脏,令人肥白悦泽。”唐王焘《外台秘要·卷第二十一》目赤痛方二十一首、目肤翳方一十四首、目风泪出方六首,皆有采用人乳方。北宋寇宗奭《本草衍义·卷十六·人乳汁》在理论上达到了成型,称:“人心生血,肝藏血,肝受血则能视,盖水入于经,则其血乃成。又曰∶上则为乳汁,下则为月水。故知乳汁即血也。” 

人乳录入医药典与人乳入药是不同事情,入药属于医疗实践,录入医药典则为获得正派门道医药家承认,由实践而上升入理论体系。南梁陶弘景《本草经集注》所记“张仓恒服人乳”事,唐朝孙思邈未记。唐高宗李治时修订中国第一部官订本草(药典)《新修本草》(又名《唐本草》),其中“人乳汁”条记:“张仓恒服人乳,故年百岁余,肥白如瓠。”又案:“《别录》云∶首生男乳,疗目赤痛多泪,解独肝牛肉毒,如合豉浓汁服之,神效。”《别录》一书成于汉朝,传为陶弘景整理,后世多加添改,成今本《名医别录》,故所记不可尽信为东汉时著述。 

张仓者,秦汉时人,西汉初名相,司马迁《史记》有传。《史记·张丞相列传第三十六》记:“张丞相苍者,阳武人也。好书律历。秦时为御史,主柱下方书。有罪,亡归。及沛公略地过阳武,苍以客从攻南阳。苍坐法当斩,解衣伏质,身长大,肥白如瓠,时王陵见而怪其美士,乃言沛公,赦勿斩。……初,张苍父长不满五尺,及生苍,苍长八尺余,为侯、丞相。苍子复长。及孙类,长六尺余,坐法失侯。苍之免相后,老,口中无齿,食乳,女子为乳母。妻妾以百数,尝孕者不复幸。苍年百有余岁而卒。”司马迁所记张仓事详细、可信。张仓生来体格长大,为又白又胖(肥白如瓠)之“美士”,老年“口中无齿”之后才以“女子为乳母”, 食乳养生。陶弘景《本草经集注》、唐朝《新修本草》所记“张仓恒服人乳,故年百岁余,肥白如瓠”,显然对事实进行了部分歪曲,说成张仓一直食人乳,把他“肥白如瓠”的漂亮外表搞成了始终食人乳养生结果。不过,张仓食人乳养生事情确实,可证中国在西汉初已经有此现象,远远早于医药典收入“人乳”。 

虽然中国人至少从西汉初丞相张仓就开始食用人乳,或许汉朝医家已经采用人乳治病,南梁陶弘景《本草经集注》已将人乳收入药典(本草),唐朝官订《新修本草》亦予收入,但从医药而言,直至元朝并不注重。 

医药特别注重人乳,在明、清两朝,明韩懋《韩氏医通·同类勿药章第九》、明陈嘉谟《本草蒙筌·人部》、明李时珍《本草纲目·第五十二卷人部》、明张时彻《摄生众妙方·补养门》、明李中梓《雷公炮制药性解·人部》、李中梓《本草通玄·人部》等,清汪昂《本草备要·人部》、清张璐《本经逢原·人部》、清叶桂《本草经解·人部》、清黄元御《玉楸药解·人部》、清吴仪洛《本草从新·卷十八人部》、清陈士铎《本草秘录·羽集》、清王士雄《随息居饮食谱·水饮类》、清张秉成《本草便读·人部》、清陈其瑞《本草撮要·人部》、清汪讱庵《本草易读》、清严西亭《得配本草·人部》等,皆有“人乳”条目,其中以明李时珍《本草纲目·第五十二卷人部》“乳汁”条最为详尽,达1400字左右。 




回复2楼2013-08-16 11:50举报 |
个人企业举报
垃圾信息举报

中医马思维
铁杆会员9

综合二千年诸典籍,条分如下: 

一,人乳之名: 
除乳、奶本字外,有人乳(南梁陶弘景《本草经集注》)、人乳汁(南梁陶弘景《本草经集注》)、乳汁(唐王焘《外台秘要·目风泪出方六首》)、奶汁(明李时珍《本草纲目》)、仙人酒(明李时珍《本草纲目》)、生人血(明李时珍《本草纲目》)、白朱砂(明李时珍《本草纲目》)等。 

二,人乳之味: 
味甘平(唐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性冷(北宋寇宗奭《本草衍义》);甘、咸,平,无毒,凉(明李时珍《本草纲目》);甘凉(明李中梓《本草通玄》);味甘,气平、寒(明陈嘉谟《本草蒙筌》);甘咸(清汪昂《本草备要》);甘咸,平,无毒(清张璐《本经逢原》);味甘,性凉(清黄元御《玉楸药解》);味纯甘(清张秉成《本草便读》)。中医所谓药味,一是口味,二是气味,即酸、苦、甘、辛、咸五味与寒、热、温、凉四气。 
综合典籍:人乳之味甘,亦有认为甘咸;性凉,也有认为气寒,意见颇不一致,于气平、凉寒之属则是一致。 

三,人乳归经: 
主补五脏(南梁陶弘景《本草经集注》);益心气,补脑(明韩懋《韩氏医通》);入心肝脾三经(明李中梓《雷公炮制药性》);润五脏,补血液,益气血,补脑髓(清汪昂《本草备要》);入脾肺肾三经,补益精气血(清叶桂《本草经解》);入手太阴肺、足太阴脾、足厥阴肝经(清黄元御《玉楸药解》);补血,充液,填精,化气生肌,安神益智,长筋骨,利机关,壮胃养脾,聪耳明目(清王士雄《随息居饮食谱·水饮类》);补养阴血,润泽脏腑(清张秉成《本草便读》)。 
归即归经,意指药物功效所指向,亦称归入、入。五脏为心、肝、脾、肺、肾,明朝以后医药家继承以往主补五脏说,也有入心肝脾三经、入脾肺肾三经之说,但总体上显然扩大了人乳效用,延伸到补脑、补血、补气、充液、填精等,几乎无所不归,无所不能补矣。 

四,人乳分类: 
这里所说分类,是指分辨品质优劣。《唐本草》(《新修本草》)记:“《别录》云∶首生男乳,疗目赤痛多泪,解独肝牛肉毒,如合豉浓汁服之,神效。”所谓首生男乳,就是头胎为男孩的妇女之乳汁。这是最早从人乳中分辨出特别种类的记载。明朝以后,分辨人乳已经属于常态。 
明李时珍《本草纲目·人部·乳汁》记:“凡入药并取首生男儿,无病妇人之乳,白而稠者佳。若色黄赤清而腥秽如涎者,并不可用。有孕之乳,谓之忌奶。”又记:“其人和平,饮食冲淡,其乳必平;其人暴躁,饮酒食辛,或有火病,其乳必热。”“香甜白者为佳。”清汪昂《本草备要·人部·人乳》记:“年少无病妇人乳,白而稠者。”清王士雄《随息居饮食谱·水饮类·乳汁》:“乳母须择肌肤丰白,性情柔和,别无暗疾,不食荤浊厚味者,其乳汁必酿白甘香。”清张秉成《本草便读·人部·人乳》:“尤宜选择无病之乳。” 

五,人乳制备: 
明李时珍《本草纲目·人部·乳汁》记:“凡服乳,须热饮。若晒曝为粉,入药尤佳。”这是说可将人乳制备为人奶粉,而且李时珍认为人奶粉的功效比“热饮”的功效更好。 
制人奶粉法:清汪昂《本草备要·人部·人乳》:“取年少无病妇人乳,白而稠者,……或曝晒,用茯苓粉收;或水顿,取粉尤良。”也即有曝晒、水顿(炖)两法,但一般主张采用水顿法。汪昂《本草备要·人部·人乳》:“取粉法,小锅烧水滚,用银瓢如碗大(锡瓢亦可)。倾乳少许入瓢,浮滚水上顿,再浮冷水上立干,刮取粉用,再顿再刮,如摊粉皮法。”清吴仪洛《本草从新·卷十八人部·乳汁》记:“取首生而稠者佳。若黄赤清色,气腥秽者,不用。或曝晒用茯苓粉收,或水顿取粉,尤良(无滑肠、湿脾、腻膈之患)。顿乳取粉法:小锅烧水滚,用银瓢如碗大(锡瓢亦可),倾乳少许入瓢,浮滚水上顿。再浮冷水上,立干,刮取粉,再顿再刮,如摊粉皮法(须旋用,久则油膻)。”清严西亭《得配本草·人部·人乳》亦记水顿法:“取粉法∶用银瓢如碗大,倾乳汁少许,浮滚水上,以手急转其瓢,如做粉皮法一般,再浮冷水,候干剖取粉用。 瓢亦可。” 
除制备为奶粉外,清黄元御《玉楸药解·人部·乳汁》还提到“乳酥、乳酪之类”。 
明朝以后人奶粉的制备,应是人奶食用滥觞所致,可证明、清两朝风气大盛。 

六,人乳外用: 
南梁陶弘景《别录》记:人乳“疗目赤痛多泪。”唐朝《新修本草·兽上·人乳汁》:“取和雀屎,去目赤努肉。”努肉,即赘肉。宋朝官修《太平圣惠方·卷第十八治热病热毒攻眼诸方》:“毒瓦斯攻眼肿痛。点眼方。黄连(半两捣碎) ,马牙硝(一分), 人乳汁(半小盏)。将黄连、马牙硝等入于乳汁中,浸经一宿,滤过取清。点眼,日五七度。”元朝《增广和剂局方药性总论·人部·人乳汁》:“点眼并疗赤眼明润。”这些都是人乳外用治眼病,用法为“点”。 
又有“洗”法,明李时珍《本草纲目·人部·乳汁》引宋朝《太平圣惠方》:“或以乳浸黄连,蒸热洗之。” 
又有“敷”法,唐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痈疽第二·灸方》:“人乳和面敷上。” 
又有“滴”法,宋《太平圣惠方·卷第三十三治眼昏暗诸方》:“上取生兔肝,研绞取汁,以绵裹,入乳汁中。渍滴目中。” 

七,人乳内服: 
内服即食,食为统称,或可叫作吃。此为使用人乳主流。《史记·张丞相列传第三十六》:“苍之免相后,老,口中无齿,食乳,女子为乳母。”南梁陶弘景《本草经集注·虫兽上品·人乳汁》:“张仓恒服人乳。”张苍具体食、服之法,不能得知。 
明张时彻《摄生众妙方·补养门》使用人乳有秋石五精丸、斑龙二致丸、坎离丸、秘传先天丸等。汪昂《本草备要·人部·人乳》:“乳粉、参末等分蜜丸,名参乳丸。”清陈其瑞《本草撮要·人部·乳汁》亦记“参乳丸”。这是制作成丸而食。 
明李中梓《本草通玄·人部·人乳》:“服人乳者,须隔汤热饮。”此为温热而饮,如同茶、酒之饮法然。明陈嘉谟《本草蒙筌·人部·人乳汁》:“务加醇酒调吞。”此为与酒调和之饮。明李时珍《本草纲目·人部·乳汁》载《服乳歌》∶“仙家酒,仙家酒,两个壶卢盛一斗。五行酿出真醍醐,不离人间处处有。丹田若是干涸时,咽下重楼润枯朽。清晨能饮一升余,返老还童天地久。”歌中所谓饮,应该是就斗而饮,但一个“咽”字,似乎并不尽然。 
早于李时珍的明韩懋《韩氏医通·同类勿药章第九》记录特殊食法:“每用一吸,即以指塞鼻孔,按唇贴齿而漱,乳与口津相和,然后以鼻内引上吸,使气由明堂入脑,方可徐徐咽下。”这一食法也为李时珍《本草纲目·人部·乳汁》载入,显然是一种直接就着女性乳头的食法。明陈嘉谟《本草蒙筌·人部·人乳汁》记有“如常口吮,易图近功”。 清陈士铎《本草秘录·羽集·人乳》最为明确:“酒调服良,口吮更妙。“口吮者,无疑就乳头而吸食也。 

八,人乳治病: 
眼病。南梁陶弘景《别录》:“疗目赤痛多泪。”唐《新修本草·兽上·人乳汁》:“取和雀屎,去目赤努肉。”唐王焘《外台秘要·目赤痛方二十一首》:“疗眼赤热不能得好。”王焘《外台秘要·目肤翳方一十四首·疗目翳障白膜落方》:“雄雀屎、人乳和研以敷上,当渐渐消烂良妙。”王焘《外台秘要·目风泪出方六首》:“疗目中风寒,泪出,赤痒,乳汁煎方。”宋朝《太平圣惠方·卷第十八治热病热毒攻眼诸方》:“毒瓦斯攻眼肿痛。点眼方。”《太平圣惠方·卷第三十二治眼胎赤诸方》:“宜点龙脑膏方。”《太平圣惠方·卷第三十三治眼昏暗诸方》:“治眼昏暗不明。点眼方。”以人乳治疗眼病为最古老之方,也是人乳为药最主要效用。 

食物中毒。南梁陶弘景《别录》:“解独肝牛肉毒。”宋林亿:《金匮要略方论·禽兽鱼虫禁忌并治第二十四》:治自死六畜肉中毒方,“烧犬屎,酒服方寸匕,每服人乳汁亦良”。 清《订正仲景全书金匮要略注》治食郁肉漏脯中毒方。以人乳解食物中毒亦为最古老之方。 

痈疽。唐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痈疽第二·灸方》治痈有脓令溃方:“人乳和面敷上,比晓脓血尽出,不用手近。”北宋寇宗奭《本草衍义·卷十六·人乳汁》:“老人患口疮不能食,饮人热乳良。”


回复3楼2013-08-16 11:54举报 |
个人企业举报
垃圾信息举报

中医马思维
铁杆会员9

月经不调。唐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月经不调第二十一》:“治产后月水往来,乍多乍少,仍复不通,时时疼痛,小腹里急,下引腰身重方。饮人乳汁三合,善。”明李时珍《本草纲目·人部·乳汁》谓:“月经不通。日饮人乳三合。” 
虚症。明李时珍《本草纲目·人部·乳汁》载明张时彻《摄生众妙方》:“虚损风疾。接命丹∶治男妇气血衰弱,痰火上升,虚损之症。”明李时珍《濒湖集简方·内科·虚损劳瘵》:“德生丹∶用无病妇人乳三酒杯,将瓷碟晒极热,置乳于中,次入麝香末少许,木香末二分,调匀服;后饮浓茶一酒盏,即阳败。次日服接命丹(接命丹∶用乳三酒杯,如前晒碟盛人乳,并人胞末一具调服),服毕面、膝俱赤,如醉思睡,只以白粥少少养之。” 
中风。明张时彻《摄生众妙方·补养门》:“接命丹∶治男妇气血衰弱,痰火上升,虚损之症。左瘫右痪,中风不语,手足臂体疼痛,动履不便,饮食少进,甚效。以人乳二酒盏,香甜白者为佳,以好梨舂汁一酒盏,……其中风不语,半身不遂,曾照此方治验。”又载东晋《范汪方》:“猝不得语∶人乳半合,美酒半升,和服。”又载宋《太平圣惠方》:“中风不语,舌根强硬∶三年陈酱五合,人乳汁五合,相和研,以生布绞汁。随时少少与服,良久当语。”载元朝朱丹溪《丹溪摘玄》:“失音不语。人乳、竹沥各二合,温服。” 
以上为主要治方,其它尚有治疗百虫入耳等。 

九,人乳养生: 
治疗虚症与补养并无区别,因此,除了治疗中风外,人乳治病之方至明朝李时珍实际即不再进展。元朝以前医药典讨论人乳养生并不深入,基本属于二、三语即止,明、清两朝则重养生讨论,故虽然人乳自收录医药典即明确养生功效,但得到大发扬则是在明、清。明李时珍《本草纲目·人部·乳汁》载《服乳歌》所谓∶“仙家酒,仙家酒……返老还童天地久。”可见明朝以后迷惑心思在中国泛滥之盛。 
与李时珍基本同时的张时彻可说是代表人物,其《摄生众妙方·补养门》使用人乳就有秋石五精丸、斑龙二致丸、坎离丸、秘传先天丸、红铅接命神方、接命丹、接命丹又方等。李时珍亦深受其影响,在《本草纲目·人部·乳汁》有所修订引《摄生众妙方·补养门》“接命丹”条:“治男妇气血衰弱,痰火上升,虚损之证;又治中风不语,左瘫右缓,手足疼痛,动履不便,饮食少进诸证。用人乳二杯,香甜白者为佳,以好梨汁一杯和匀,银石器内顿滚滚。每日五更一服,能消痰补虚,生血延寿。此乃以人补人,其妙无加。” 

十,人乳气血论: 
人乳用于养生、医疗实践最早,入医药典稍晚,理论形成则在北宋寇宗奭《本草衍义·卷十六·人乳汁》:“人乳汁治目之功多,何也?人心生血,肝藏血,肝受血则能视,盖水入于经,则其血乃成。又曰∶上则为乳汁,下则为月水。故知乳汁即血也。”这可以称作血论。 
入明朝后,虽然人乳药方除中风外再无多少新发明,但养生风气大起,其源头来自北宋寇宗奭这一人乳之血论,李时珍等将其大大发扬。李时珍《本草纲目·人部·乳汁》引寇宗奭并予发挥:“人乳汁治目之功多,何也?人心生血,肝藏血,肝受血则能视。盖水入于经,乃成。又曰:上则为乳汁,下则为月水,故知乳汁则血也。用以点眼,岂不相宜?血为阴,故性冷。脏寒人,如乳饼酥酪之类,不可多食。虽曰牛羊乳,然亦不出乎阴阳之造化耳。”晚明李中梓《本草通玄·人部·人乳》将血论推到了极致:“妇人之血,下为月经,上为乳汁,以人补人,功非渺小。”又在《雷公炮制药性解·人部·乳汁》云:“乳汁本血也。心主血,肝藏血,脾裹血,宜并入之。夫妇人之血,降为月水,升为乳汁。” 
早于李时珍的韩懋在《韩氏医通·同类勿药章第九》则另有理论开辟:“服人乳,大能益心气,补脑,治消渴证,治风火证,养老尤宜。”这虽不十分明确,但还是可以称为人乳之气论发明。李时珍《本草纲目·人部·乳汁》将韩懋此论继承、发扬:“服人乳,大能益心气,补脑髓,止消渴,治风火证,养老尤宜。”气论为人乳治疗中风之奠基,明朝以后采用人乳治疗中风实源于此。 
有气论发明,兼以血论的继承,于是人乳养生风气大兴。明陈嘉谟《本草蒙筌·人部·人乳汁》:“目得血则视,耳得血能听,手得血能摄,掌得血能握,足得血能步,脏得血能液,腑得血能气。是则人身所养,无不资血流通。” 
到清朝,血论、气论完全融为气血论。清叶桂《本草经解·人部·人乳》:“人乳气平,禀天秋金之平气,入手太阴肺经。甘咸无毒,得地中北土水之味,入足太阴脾经、足少阴肾经。气味降多于升,阴也。肺主一身之气,脾统一身之血,肾藏一身之精。人乳本血所化,入脾肺肾三经,补益精气血。”清黄元御《玉楸药解·人部·乳汁》:“乳汁以肝血化于肺气,即朱汞变为白金,养育婴儿,滋生气血,全赖夫此。”清陈士铎《本草秘录·羽集·人乳》详为宏论:“人乳即血也,乳通则经闭,非明验乎?曰:以乳为血则可,以乳为经则不可也。总之气行则血行,气足则血足;气血行则乳行,气血足则乳足;血能下降为经,而经不能上升为血;由气上变为乳,而乳不上升变为气也。然人乳为气血所生,其补益气血明矣。乳色之白正是气变乳之验也,气生血而色赤,气生乳而色白,是乳乃气未变之血也。气变血而腥,气变乳而甘者,又何故?经曰:饮入于胃,游益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食气入胃,浊气归心,淫精于脉,脉气流经,经气归于肺。故饮食之气,虽遍输于五脏七腑,而其先入者,必归于肺而化其津液。乳房在肺之间,所生乳最先而色白者,虽气之色,亦肺之色也。倘是血为乳,无论赤者不能变白,而血又何能遂为乳,以供小儿日夜之吞噬乎?惟气则易生而易化,然气之所以能化者,又资于胃土之生也。土则味甘,乳得胃土之气,故其味极佳。似乎食乳不若食气为妙,不知乳是气之初生,而血是气之终也。食乳之效,不亚采先天无形之气耳。”清王士雄《随息居饮食谱·水饮类·乳汁》:人乳“本身气血所化。” 
由北宋寇宗奭至清朝陈士铎,人乳之气血理论得到完备,其核心精神有四:人乳即妇女血;妇女血“上则为乳汁,下则为月水”;气、血互生,故人乳为气血所生;食乳即食气、血,“以人补人,其妙无加”。 

十一,食乳避忌: 
凡食物、药品皆有避忌,故食乳也有避忌。元以前医药典难见食乳避忌记载,明以后风气大盛,凡大盛之事必多过错,甚至多胡作非为,所以明以后医药典相应也就多避忌研究。前述人乳分类、制备,从另一个角度说,实际也就是一种食乳避忌讨论和规矩,都出之于明、清两朝。分类尤其是在于品质分辨,也就是选用,可吃什么奶、不可吃什么奶。 
不过,避忌的关键在于“性”,不可以违背人乳之性食用。清吴仪洛《本草从新·卷十八人部·乳汁》引元朝朱震亨:“人乳有五味之毒,七情之火。”但避忌理论由李时珍《本草纲目·人部·乳汁》奠定,为两个原则:一是“人乳无定性”,二是既然人乳即血,则“血为阴,故性冷”。 “人乳无定性”是指人乳品质决定于母体,故有优劣、健康不健康之分,并非凡人乳都可以食。清张秉成《本草便读·人部·人类·人乳》:“人乳尤宜选择无病之乳。否则不洁之妇,七情之火,五味之毒,其乳汁或黄赤,或清稀,此等之乳,服之不但无益,而反有害也。” 
明李时珍《本草纲目·人部·乳汁》有“忌奶”一说,清汪昂《本草备要·人部·人乳》特别给予发挥:“有孕之乳,为忌乳,最有毒,小儿食之吐泻,成疳魃之病,内亦损胎。”有孕之乳,也即有身孕妇女的乳汁,汪昂认为“最有毒”。所谓毒,也就是冷、寒之毒。 
明李中梓《本草通玄·人部·人乳》强调不能与食物同食:“世俗服者多泻,遂归咎于人乳,不知人乳滋润婴儿,食之便溏者有之,如乳与食混进,宜乎发泻何怪也?”清张璐《本经逢原·人部·人乳汁》:“老人服食尤良,但脾虚易泻者勿食。”清黄元御《玉楸药解·人部·乳汁》:“抑阴扶阳,非所能也。”清严西亭《得配本草·人部·人乳》:“脾胃多湿,大便滑泄,二者禁用。” 

十二,科学之窘: 
清陈士铎《本草秘录·羽集·人乳》于崇扬方面最为宏论,绝不谈避忌,他继承明陈嘉谟《本草蒙筌·人部·人乳汁》之说,认为人乳“补精血,益元阳。肌瘦皮黄、毛须焦枯速觅,筋挛骨痿、肠胃秘涩者当求。健四肢,荣五脏,明眼耳,悦客颜,安养神魄,消利关格”,云云,几乎有无所不能之功效。 
这种不谈避忌的态度很难行通。避忌本身乃科学态度,但食乳之避忌实际陷入在了窘态。既然按照气血理论,“以人补人,其妙无加”, “返老还童天地久”,又怎么有诸种避忌呢? 
明陈嘉谟《本草蒙筌·人部·人乳汁》承认需要避忌,但又提倡“频服”:“草木之流,乃得天地偏气。用治血病,力固有余;用补血衰,力犹未及。何如人乳频服,以类相从,如灯添油,立见光亮。匪但血补无亏,且病因血成者,亦由之调养滋达而自愈也。”明李时珍《本草纲目·人部·乳汁》充满了矛盾心态,尽量引述前人观点而少予评价。 
明李中梓《本草通玄·人部·人乳》则试图在神效与避忌之间寻找出路,结果得出了怪诞的结论:人乳“当夜半服之,昨日之食已消,明日之食未进,且阴药服于阴分,正相宜也”。 



回复4楼2013-08-16 12:00举报 |
个人企业举报
垃圾信息举报

中医马思维
铁杆会员9

十三,人道难堪: 
在人道方面,医药家们更加难堪。清吴仪洛《本草从新·卷十八人部·乳汁》对食乳采取了比较干脆的否定态度,引元朝朱震亨:“人乳有五味之毒,七情之火,不若服牛乳为稳。”不过,采取吴仪洛这一态度的人十分稀少,一般强调人乳属于婴孩哺乳之物,曲折地劝告食用人乳的成人要有所节制。 
清汪昂《本草备要·人部·人乳》:“以食小儿,乃造化之玄微也。服之益气血,补脑髓,乃谓以人养人也。然能滑肠、湿脾、腻膈,天设之以为小儿,非壮者所当常服。”清黄元御《玉楸药解·人部·乳汁》:“养育婴儿,滋生气血,全赖夫此。内伤虚劳,为小儿热吮,极佳,非寻常草木所能及也。一离人身,温气稍减,但存冷汁,其质寒滑滋润,绝无补益。血得气化,温变为肃,暖服不热,冷饮则凉,润肺滋肝,是其长耳,抑阴扶阳,非所能也。”清王士雄《随息居饮食谱·水饮类·乳汁》:“本身气血所化,初生借以长成。强壮小儿,周岁即宜断乳,必以谷食,始可培植后天。造物之功,不容穿凿,故大人饮乳,仅能得其滋阴养血,助液濡枯,补胃充饥而已。设脾弱气虚,膏粱湿盛者饮之,反有滑泻酿痰,减餐痞闷之虞。”这些都是既迂回地面对了人道问题,又迂回地回避了人道问题。 
明李时珍《本草纲目·人部·乳汁》对人道问题采取了直面立场。李时珍对人乳采取了就药论药的态度,把正道医药家列为君子,跟方伎之士、方家、邪术家、妖人作了区分。李时珍强调仁,强调无害于义,特别痛斥“反经为乳”,认为是“妖 人所为,王法所诛,君子当斥之可也”。但是,李时珍这种区分其实十分勉强。 
就比较突出的反人道行为“反经为乳”而言,其理论根据与李时珍所承认的血论完全一致,区别所在一是逆其道,一是顺其道。血下为月经,上为乳汁,方家据此选择有月经后少女,揉其身体,试图将她月经返回、提升为乳汁而食。李时珍反对这一戕害少女的行为,当然是正确的。李时珍根据同样的理论支持食乳,诚然没有干涉乳汁形成过程,是顺其道,然而,乳汁本属哺乳,过哺乳期而继续养乳,对女性亦是戕害。既然乳即血,从而可以食乳养己血,但这不正是食女人之血吗?食女人之血以养己血,比之“反经为乳”而食,诚然较善,不过伪善而已,于食血,实则一也。 

顾氏跋:近年中国有人乳宴悄然流行,真不仁也;亦是受妖言鼓惑,愚甚。人乳宴者,乃豪华餐馆、会所复设豪华之包房,以奉迎高官大贾,聘养数位、十数乳母,待价而沽。乳母月薪或七八千元,或万余元。暗拥娼妓千万数之国,岂愁乳母之寻聘? 
乳母日有奶量,贫者六七两,富者一斤余,平民或需哺乳婴儿,不过数十元购之,包房售之则极昂贵矣。或挤乳做菜肴,或口吮而咽,觥筹交错,戏谑淫声,客以为鸟壮身强,却不知脾损肠败,性命消耗矣。 
赴人乳宴者,多阴有余而阳不足之人,清黄元御《玉楸药解·人部·乳汁》谓:“抑阴扶阳,非所能也。”清王士雄《随息居饮食谱·水饮类·乳汁》谓:“大人饮乳,……设脾弱气虚,膏粱湿盛者饮之,反有滑泻酿痰,减餐痞闷之虞。”人乳宴之豪客,实乃脾弱气虚之辈也。膏粱湿盛,即长期营养多余、身体发福之人,进出包房者,无不此类也。 
明李中梓《本草通玄·人部·人乳》强调:“乳与食混进,宜乎发泻。”又李中梓《雷公炮制药性解·人部·乳汁》曰:“特不宜与食混进。”人乳烹菜,饕餮食之,岂不谬乎? 

海上顾则徐数闻友人告以人乳宴之风,又读诸多新闻,感而作本文,时2013年7月20日。

                浏览次数:359-- 发表评论,已评论0次




----上篇文章中医为何逐步消亡:洛克菲勒消灭中医的策划曝光
----下篇文章王笛、郑光路等《一个晚清提督的踪迹史》推荐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