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向我约稿
[首页] [关于本站] [新闻中心] [郑光路长篇作品!2017年1月《“张献忠剿四川”真相》由云南人民出版社隆重出版!当当网有售!] [郑光路文革研究[图为美国海马图书公司出版的郑光路研究文革史专著《文革文斗》《文革武斗》的封面]] [2014郑光路文史及批评[左图为郑光路(右)与《水浒传》演李逵的赵小锐于电影剧组]] [2014郑光路武术套路欣赏及武术研究.武侠小说作品[郑光路曾被武术专业刊物选为封面人物]] [2014.郑光路文革旧事、诗词书信、游记类作品[左图为郑光路脚踢兰天习武照]] [我的相册] [留言板]


郑光路长篇作品!2017年1月《“张献忠剿四川”真相》由云南人民出版社隆重出版!当当网有售!
郑光路文革研究[图为美国海马图书公司出版的郑光路研究文革史专著《文革文斗》《文革武斗》的封面]
2014郑光路文史及批评[左图为郑光路(右)与《水浒传》演李逵的赵小锐于电影剧组]
2014郑光路武术套路欣赏及武术研究.武侠小说作品[郑光路曾被武术专业刊物选为封面人物]
2014.郑光路文革旧事、诗词书信、游记类作品[左图为郑光路脚踢兰天习武照]
拍案惊奇!郑光路精彩特稿[图片:著名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中)及夫人濑田裕子与郑光路合影]
2014.文史长廊精品[左图:郑光路(左1)应邀拍电影时]
2014.文革类老照片.美术作品链接[左图:郑光路当医生时和原珠海市市长梁广大(左)合影]
2014.文革时期文化现象研究专栏[图:郑光路(左1)与“皇帝”张铁林先生(左3)]
郑光路巴蜀文化及历史类作品[篮球巨人穆铁柱和郑光路]
近70年当代史研究史料[左图:原国务院侨务办公厅负责人庄炎林(左)与郑光路合影]
2014.[文革专栏]本网特色翻页内容甚多[本栏图片:郑光路1966年在天安门]
2014.评说成都、四川[图为著名学者魏明伦先生(右)与郑光路]
四川特色作家文章[左图为四川省文联主席李致先生(右)和郑光路]
历史往事揭秘专栏[左图为郑光路收藏的文革宣传画]
2014.“社会评论”精品转载[左图为郑光路(左)与成都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刘学文]
中国近现代文学掠影[左图为张邦元(右)绝技童子功“隔山望月”与郑光路同摄]
中国知名文革史研究者精品专栏!
中国历代文学研究专栏[老武术家王树田(中)郑光路(左1)刘绥滨(左2)市武协副秘书长王学贤(左3)]
连载郑光路最新长篇力作《打工妹怪遇》欢迎阅读和书商、出版机构及影视改编合作!
网友交流专栏[郑光路作品讨论会上民革市文史委员会主任王大炜(右)作家白郎(中)和李克林教授(左)]
《川人大抗战》选载[成都媒体为《川人大抗战》举办座谈会后李克林、流沙河、王大炜、卢泽明等先生同摄]
巴蜀文化和掌故[海外作家与成都卢泽民、章夫、冉云飞、郑光路(1排左1)、白郎、蒋蓝等]
今年郑光路有影响的新作[左图上排右起:郑光路、郑蕴侠、副导演商欣。下排为导演刘子农及张国立、王姬等]
当今学术界、文学界之怪现状[文革结束郑光路(1排右1)考入大学与同学去安仁镇接受“阶级教育”]
转载网络精品[1987年郑光路(右1)与华西医大副院长张光儒博士(右2)在珠海工作时游澳门]
老成都掌故[左图为郑光路(右1)在青城山上清宫与道士练剑]
武侠文化[左图:右1郑光路,右2习云太教授(中国武术一级教授),右3刘绥滨,右4铸剑专家龙志成]
滑稽妙文选[人生如戏,图为郑光路(右1)1985年应邀参加影视剧拍摄时照片]
中国文学、史学与世界[图为法国学者大卫(左)和郑光路
巴蜀文化中的杰出人物[本栏图片说明:中国著名电影艺术家谢芳(中)、张目(右1)和郑光路合影]
四川及巴山蜀水人文[左图为郑光路(1排中)1985年与几个弟子同摄]
当今社会奇稀罕事、伤心事、可怕事[左图:郑光路舞禅仗习武照]
文史文学精品转载[图为1990年郑光路(后排右2白衣者)与众武术人士在少林寺参加武术拍摄]
郑光路欣赏的古典、文学、史学作品推荐[1986年郑光路(上排左3)参加武术表演赛后和四川武林好友摄]
阅之有益的史学方面学术文章[图为郑光路(中)当医师时在医院为病人作手术]
郑光路著《中国当代热点问题透视—中国气功武术探秘》选录
郑光路在美国出版文革研究专著介绍[图为两本专著封面]
四川近、现、当代史研究史料参考[郑光路1987年在四川省人民医院工作时照片]
文化与教育[图为郑光路练铁指功练武照]
体育武林前辈【左图:1984年时郑光路与李孟常师傅(右)。右图:郑光路与黄林派钟方汉师傅(右)】
图说历史!大量历史老照片![郑光路与成都体育学院新闻系主任、博士生导师郝勤教授]
隆重推荐作家原创精品[《武当》杂志主编刘洪耀(右)与郑光路]
过来人回忆文革历史[图为文革时期郑光路当受苦知青时,点击图很瘦]
官方报刊资料(主要为文革时期)选登[本栏图为文革中的恐怖刑场]
知青问题研究[郑光路1970年当知青时艰难环境下仍自强练功“朝天蹬”]
名家杂谈精粹[郑光路(左1)与四川武术名家黄明生(左2)、李兴白(左3)1985年在电影剧组]
抗战文史[英勇殉国的饶国华中将之女饶毓秀(左1)第36集团军总司令李家钰之子李克林(左2)与郑光路]
四川著名学者、作家岱峻专栏[作品充满空灵雅趣和智慧沉思。图为岱峻夫妻恬静生活]
四川著名特色学者、作家陈稻心专栏[图为陈稻心先生(左)与郑光路]
中国著名作家雁翼专栏[左图为中国著名老作家雁翼(左)与郑光路合影]
学术界百家争鸣[左图:四川曲艺界大师邹忠新(左)与郑光路在一次文艺会上]
武侠小说评弹[1986年郑光路(右1)与老武术家王树田(右2)肖应鹏(右3)在一次会上]
四川著名武术家(排名不分先后!)[郑光路(左1)与著名武术家王佑辅(左2)邹德发(左3)合影]
宗教文化与人生、文学[图为郑光路(左)与四川一高僧]
佛道、医学、养生文化[图为郑光路(左)与武友在山中古佛寺练武养生]
纪实历史、文学长篇[香港《明报》1987年刊登郑光路当医师搞科研时照片]
中国传统文化名篇[1987年郑光路(右1)与老武术家王树田(右2)、全国地趟拳冠军陈刚(右3)]
门外诗歌谈[图为文革时期郑光路(下排右1)和红卫兵战友]
放眼世界专栏[红卫兵文革闯将]
免费网上书屋、实用网站[more翻页还多!]图为毛泽东与张玉凤
中国各地优秀作家陆续推出专栏
重要精华文章专栏![左图:中国民生真实的另一面“黑窑矿工”]
重要文史精华文章专栏!2
重要网络转载时政精华文章专栏!3
2014


·写作范围:文史、文革史、抗战史、四川史研究,以及社会纪实文学作品(中国社会热点问题类纪实)
·姓名:中国独特题材文学网
·笔名:站长:郑光路
·电话:--
·手机:重要业务联系,请发短信联系
·OICQ:--
·电子邮件:423648068@qq.com
·通讯地址:中国.四川省.
·邮政编码:--
--管理中心

  本站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眼底吴钩看不休──叶剑英与「文革」_相关文章

作者: -上传日期:2016/8/23
 
 
 
  • 作者: 单世联
      由于档案尚未解密而当代史研究又禁忌甚多,“叶剑英与‘文革’”目前还不能成为学术论题。包括范硕所著的《叶剑英传》、《叶剑英在1976》、《叶剑英在非常时期》等在内的有关论著,基本上都还是在已定的标准性框架中作细节性叙述。其中一些还明显有误。比如《叶剑英在非常时期》说胡乔木与陈毅同住301医院,相处甚得。陈逝世后,胡赋诗悼念:“去年出国时,萧瑟门前树。落叶下长安,共饮黄花酒。今年出国时,景物仍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青衫袖。”(1)1972年,胡乔木还在“冷藏”之中,哪里有出国的可能?他的“解放”是1975年3月的事。查乔冠华夫人章含之的《风雨情》一书,原来1971年乔去联大开会时,陈毅邀叶剑英、王震一起为之送行。一年后乔又要到联大开会,此时陈毅已经逝世,乔感此而作《怀人》一诗。这首诗的第二句在范著中为“萧瑟门前树”,而在章著中为“门前柳”,就诗韵来看,显然以“柳”为宜。(2)仅仅30年的时间,史实即已错乱,“
    历史教训”云云如何谈得上总结?

      当然,参照现有论著,对叶剑英的“文革”岁月作一尽量客观的概括性描述并不是完全不可能的。这就是本文的意图。

      一 “吕端”与“刘亭长”

      善于写诗的毛泽东、叶剑英都有以古喻今的习惯。50年代末,毛在北戴河的一次会议上送给叶一句话:“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吕端”从此即成为叶的雅号。毛也许不知道,早在1954年,叶在《青岛浴感》中已有“忽忆刘亭长,苍凉唱大风”一句。“刘亭长”即刘邦,当了皇帝后滥杀功臣,终至发出“安得猛士兮守四方”的悲凉之音。叶后来说“刘亭长”就是指“毛主席”。他们两都预料不到的是,1976年10月后,叶被刻划为除吕安汉的“周勃”,毛泽东也不言而喻地再度成了刘邦。当代政治对
    历史的“活学活用”,是一个远未得到透彻理解的论题。

      叶剑英不是井冈山下来的将领,1931年4月进入江西苏区后才与毛泽东共事。在毛与张国焘的较量中,叶获得毛的充分信任,出任彭德怀任司令、毛任政委的陕甘支队的参谋长,一度成为红军的核心领导人之一。1947年撤离延安后,中央机关一分为三,毛泽东等人留在陕北,刘少奇等人去西柏坡,叶剑英、杨尚昆等组成“后方委员会”,在晋西北地区统筹中央后方工作。据说,“行前,毛泽东与他们约定,一旦他这一部分发生意外,由刘少奇部承担领导中国革命的重任;如万一刘少奇等也发生意外,由叶剑英领导的后方工作委员会担任领导全党的责任。”(3)1955年评定的元帅中,只有叶剑英一个人没有担任过方面军或战略区的主要领导。不过,毛叶之间,并不总是如此的信任和亲密,疏离与警觉更多。延安整风时,叶因其有留苏、与王明、周恩来合作的经历,被认为既与“教条主义”又与“经验主义”沾边,两次被剥夺参加政治局扩大会议的权利。(4)叶的前妻危拱之,也被逼成疯。(5)1952年6月,主政广东的叶剑英因土改中的“右倾”及“地方主义”错误受到批评,在陶铸起草的一份报告中,“反地方主义”已近于“敌我斗争”。1953年10月,叶进京任军委副主席、武装力量监察部部长,兼训练总监部部长,不属于受到重用的人物。广东的老部下古大存赴京,“有一次到叶家,正值叶剑英一个人在吹箫。……有时他们还一起去十三陵,进野炊,郊游。可见已不再工作繁忙了。”(6)不忙不代表没事,1958年军队批判“教条主义”,叶被点名批评,作为“教条主义的司令部”的训练总监部也被撤销。(7)1959年后,由于叶只是分管科研和教育训练工作的军委常委,其报告有时还要先送给主管军队日常工作的总参谋长兼军委秘书长的罗瑞卿大将。总之,直到1965年,资历很老、地位很高的叶剑英不是政治生活的中心人物。

      “文革”一声惊雷,叶剑英从此活跃:

      1966年1月,叶被任命为军委副主席,不久取代罗瑞卿兼任军委秘书长,并成为军委常务副主席;在同年8月召开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上,又进入书记处和政治局,一度与徐向前(军委“文革小组”组长)一起具体领导军队“文革”。

      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叶取代林彪主持军委工作,并参与党和国家的其他重要事务,1973年成为党的副主席。

      1976年的10月,叶参与领导了抓捕“四人帮”的斗争,直到次年邓小平复职之前,他是中央唯一的副主席,声望达于顶峰。

      正像毛泽东时代主持军委工作的主要领导人都要被打倒一样,叶在“文革”中也风险两度。一次是1969年被“疏散”到湖南,屡遭地方官员冷落。在广州,他想到留园五号看电影,一个小小的门卫就可以把他挡在外面。第二次是1976年2月,中央决定在“在叶剑英同志生病期间,由陈锡联同志负责主持中央军委的工作。” 同年4月“天安门事件”后,毛不让他参加政治局会议。如果毛不是在当年9月逝世,叶的命运很难预测。

      毛泽东素有知人之明。作为“文革”中军委两次改组的受益者,叶剑英的政治命运直接取决于毛的态度。1965年下半年,旨在清除罗瑞卿的计划开始实施,其机密程度,包括主持中央工作的刘少奇和军委第二副主席贺龙都蒙在鼓里。据张耀祠回忆,当毛泽东在杭州决定清罗时,除周恩来、林彪外,还有叶剑英、杨成武等人知道。(8)1966年3月批罗会议期间,叶是主持会议的七人小组成员之一。据范硕说,叶在会上采取了“明批暗保”的策略;但罗瑞卿本人的印象是:“所有到会的人,不仅见面不打招呼,不讲一句话,都是以十分敌对的眼光望着我,太难受了。”罗的女儿罗点点则写道:三月会议停开之后,“参加会议的人余兴未尽,余怒未消,……也有人不说难听话,他们诗意大发……
    历史已经雄辩地证明,参加三月会议的许多人不愧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他们的行动对中国革命以后的进程,尤其是粉碎‘四人帮‘的行动,都起到无可替代的伟大作用。但是当年三月会议后,被我体察到的这种愉悦,不是从迫害别人中得到,又是从何而来?不是纵欲后的满足,又是什么?”(9)可能“诗意大发”且在粉碎“四人帮”的斗争中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伟大作用”的,似乎是指叶剑英。

      当毛泽东准备与林彪决裂时,差不多处于流放状态的叶剑英又一次进入权力中枢。1970年庐山会议期间的8月30日深夜,毛泽东召见周恩来和叶剑英,“明确表达了他要批判陈伯达的意思,希望他俩能支持他。……叶剑英立即表态,坚决服从命令听指挥。”(10)会后,叶被任命为陈伯达专案组组长周恩来的特别顾问,并实际参加政治局工作。在1971年4月批陈整风会上,叶剑英的调门甚高:“陈伯达不是一般的情报特务,而是配合苏修颠覆侵略中国服务的,‘文化大革命’中,陈伯达在华北地区乱跑乱说,是为苏修进攻中国创造条件的。”(11)现在看来,说陈伯达配合苏联进攻中国,似无根据。1981年“特别法庭”审判陈伯达时,也没有列入这一罪状。“九一三”期间,叶配合周恩来拟定了“紧急战备指示”。事后,叶也赋诗一首:“铁鸟南飞叛未成,庐山终古显威灵。仓皇北窜埋沙碛,地下应惭汉李陵。”

      叶剑英的崛起有其必然性。“文革”是毛泽东一生做过的两件大事之一,选人用人特别慎重。时至1966年,彭德怀已倒,贺龙将倒,罗荣桓逝世,朱德年高,刘伯承养病,陈毅转业,要在林彪之下再设一位军委常务副主席,只有叶剑英与徐向前、聂荣臻三位元帅。从
    历史渊源看,同为一方面军出身的叶、聂的可能性要大于原四方面军总指挥挥徐向前,尽管由于四方面军系统的高级将领甚多,徐的象征性地位必须充分考虑。叶、聂之间,聂的地位长期高于叶,在1959年的军委领导人中,聂是排在林彪、贺龙之后第三副主席,叶只是常委。但叶有三个有利因素,一是在长征中的向毛泽东“报信”。二是叶长期没有直接指挥军队,没有“山头”的嫌疑。这一点很重要,1967年武汉“七二O”事件后,徐向前被认为是陈再道“黑后台”;1968年“杨余傅”事件后,聂荣臻被认为是杨、傅的“黑后台”,只有对叶剑英,毛基本上可以省却敲山震虎的麻烦。三是叶不是“文革”前军委的主要领导,与刘少奇等人较少工作合作。毛对聂评价不差,1967年夏说他是“厚道人”,但厚道人并不一定是史无前例的运动所需要的。1967年2月10日,毛在中央常委扩大会议上宣布:中央常委扩大会以后要扩大,他提议增加的人员中有叶剑英和徐向前,却明确把陈云、朱德、聂荣臻排除在外。(12)此后聂一直排在徐向前的后面。现在还不清楚毛何以对聂不满,但聂既长期担任军委副主席,而发动“文革”又需要一次大换班,那么以叶代聂,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政治生活中也有其“后发优势”。五年后林彪垮台,幸存的各位元帅的状况与1966年一样,叶再度主持军委既顺乎时势也合乎人情。1975年,叶被正式任命为军委副主席,聂荣臻为常委。

      刘少奇有党的基础,林彪有军队的实力,所以威严无比的毛泽东也必须拥有自己的支持者。谁是我的敌人,谁是我的朋友,
    历史经验相当重要。1971年8月,毛为解决林彪而南巡“吹风”时谈到:“张国焘搞分裂,发个电报给陈昌浩、徐向前,里面说,要坚决南下,否则就要彻底解决。当时叶剑英同志当参谋长,他把这个电报先给了我,没有给陈昌浩、徐向前,我们才走了的,不然就当俘虏了。叶剑英在这个关键时刻是有功劳的,所以你们应当尊重他。”(13)毛叶关系的真正起点就在此一“电报”,其真相如何,八、九十年代几次有人提出质疑。1982年,徐向前接受中央党史研究室廖盖隆等人的访问时强调:“接到张国焘要我们南下的电报后,我们最大的错误就是同意南下。至于是否发过要用‘武力解决中央’的电报,我负责地对你们说,我是没有看到过的。毛主席在延安时讲过张国焘的危害。至于怎样危害,我们也不好问”。徐还说:“我们那时候军队有保密制度,像这样机密的电报,是指定人译的,译的人就直接拿给这位首长看;叫谁译就谁译。这样的电报不是一般人可以看到的,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看的,这是军队的保密制度。张国焘发的这类电报都是指定人的,但谁译的我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电报?谁看过?我也不知道。”当时主管四方面军电报的宋侃夫也向中央党史研究室说,没有发过要“武力解决”的电报。廖盖隆介绍说:“宋侃夫同志建议我们写信给叶帅,请他回忆这段历史。……我们已经给叶帅写了信。”(14)叶对此信的反应,据范硕后来说:“叶帅当时身体不大好,他考虑到此事不宜公开,回复说,还是免了吧。意思是历史问题自有公论,还是让别人去说吧。要照顾大局,以一、四方面军的团结为重,不宜激化矛盾。”(15)“不宜公开”说明叶对此有难言之隐;“激化矛盾”云云又表明一、四方面军即使在半个世纪之后也有不同说法。徐向前发表此论时是仅次于叶的军内元老,由他来向毛泽东钦定的、几乎已成为党史军史“常识”的、1982年叶剑英又在《长征的艰险历程》一文中确认的“史实”质疑,作为另一方的当事人,叶是最有资格来郑重回应的。范硕在1995年出版的《叶剑英传》中,引用多位领导人(主要是中央和一方面军的领导人)的讲话以肯定有这样一份电报,其中也包括徐向前1977年送给叶的贺诗“吕端当愧公一筹,导师评论早已定”。不过,表彰叶的“大事不糊涂”并不意味着认可有“电报”一事。在后来纪念叶的文章中,徐就完全不提出长征往事。(16)七年之后,范硕在《关于长征“密电事件”的几个问题》一文再度论证有此“电报”,其证据主要是还是毛泽东以下中央和一方面军领导人的种种说法,似不足以回答徐向前的质疑。显然,搞清这个问题,特别要倾听四方面军领导人的另“一面之辞”。

      “大事不糊涂”并不意味着事事都满意。终“文革”十年,“刘亭长”对“吕端”的态度是基本信用也略有防范。导致1968年叶剑英“靠边”的直接原因是“二月逆流”。1967年1月22日,毛接见参加军委扩大会的代表,听取了军方将领对“文革”的意见,对他们受到的委屈以及因此而来的不满感到震惊。在“意识到军队中潜在的危险”后,毛在会议的插话和讲话中,自始至终都同情军队的领导干部,一再声明不能冲击军事机关,并对一些过火行为提出了批评。这一安抚,显然鼓舞了叶剑英等人,他们“大闹怀仁堂”,向“中央文革”发起抗争。2月11日晚,叶向毛汇报白天的争论,毛表态说:“此事我已经知道了,你的对。”似乎并不在意。2月16日,叶等再一次重拳出击,其中以陈毅的一段话最为深刻有力:

      这些家伙上台,就是他们搞修正主义。在延安,刘少奇、邓小平、彭真,还有薄一波、刘澜涛、安子文这些人,还不是拥护毛泽东思想最起劲!他们(指“造反派”)没有反对过毛主席,他们根本没有见过毛主席!所谓反毛主席,挨整的是我们这些人。总理不是挨整吗?

      
    历史不是证明了到底谁是反对毛主席吗?(指林彪)以后还要看,还会证明。斯大林不是把班交给了赫鲁晓夫,搞修正主义吗?(17)

      把“文革”与延安整风联系起来并说到斯大林晚年,这是对“残酷打击无情斗争”的做法,也是对毛泽东最严重的批评。在场的周恩来可以缓冲地说:“延安整风还要肯定”,但毛泽东可以容许老同志11日对“文革”的不满和对“中央文革”的批评,但决不能容忍对他本人的批评。在2月18日深夜紧急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大发雷霆:中央文革小组执行十一中全会精神。错误是百分之一、二、三,百分之九十七都是正确的。谁反对中央文革,我就坚决反对谁!你们要否定文化大革命,办不到!……你们说江青、陈伯达不行,那就让你陈毅来当中央文革组长吧,把陈伯达、江青逮捕、枪毙!让康生去充军!我也下台,你们把王明请回来当主席么!你陈毅要翻延安整风的案,全党不答应!(18)相对而言,叶在“逆流”中的表现较能为毛所容忍,江青当时就发现:“陈毅、谭震林、徐向前是错误路线的代表,叶剑英、李先念、余秋里是附和错误路线。”(19)从2月25日到3月18日的五次“政治局生活会”上,受到重点批判的也是谭、陈、徐三位。在毛批准的张春桥起草的批判“二月逆流”的报告中,叶没有被点名。叶还于1969年的“九大”上进入政治局,而陈毅则被赶出。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严厉批判“二月逆流”期间,毛也留有余地,他要江青去看望陈毅;(20)4月30日晚又把这些老同志请到家中开“团结会”,并允许他们于“五一”上天安门城楼。在次年召开的以批判“二月逆流”为中心议题之一的八届十二中全会上,毛也说得比较温和:“他们有意见嘛,不同嘛,他要说嘛,就是要谈一谈嘛,几个人在一起,又都是政治局委员,又是副总理,有些是军委副主席,我看也是党内生活许可的了。”(21)当然,这既不是真心话,也不是给浓烈的批判气氛降温,而是毛保持自己一贯正确的策略。三年之后的1971年11月4日,毛在接见参加成都地区座谈会的代表时,鉴于叶已回到军委领导岗位的现状,再一次重复:“老帅们就有气嘛,发点牢骚。他们是在党的会议上,公开的,大闹怀仁堂嘛!缺点是有的。你们吵一下也是可以的。同我来讲就好了。”(22)用语重复意在表明:我从来就是保护老同志的,68年我就是这么说的嘛!

      “文革”中军委三次改组,叶是得大于失:两次重用奠定了他作为军方领袖的地位,而两次“靠边”都没有使他失去军委副主席的职务,使叶可以在改变
    历史的1976年发挥作用。正因此,“吕端”对“刘亭长”表现出来的态度首先是敬。1974年,当张爱萍提出“文化大革命”到底革了谁的命时,叶却说:这也许不是毛主席的本意。(23)“直到晚年,他在谈到毛泽东的错误时,仍然念念不忘他的功德。……当人们提起毛泽东的名字,讲述毛泽东的往事,他每每老泪纵横,激动不已。”(24)其次是畏。1976年,当王震提出“把他们弄起来”时,叶做了一个手势:先伸出左手,握紧拳头,竖起大姆指,向上晃两晃,然后把大姆指倒过来,往下按了按。(25)意思是说一切要等毛逝世以后再说。严厉的党文化氛围使任何高级干部都不得不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王震也只有在毛泽东病重时才敢出此大言。终毛时代,叶虽有自己的看法,但从来不敢与毛有丝毫的对立,而且不断以“唯心的话”和“唯心的事”来表达自己的忠诚。第三是怨,从50年代的“刘亭长”的隐喻开始,叶对毛就有很深的怨气。1967年夏,福州军区司令韩先楚对叶说:说我是“三反分子”,拿出真凭实据啊?叶叹了口气说:如果需要真凭实据,还用搞“文化大革命”吗?(26)“文革”结束后,叶对毛也有相当批评。其中最有意义、也最被忽视的,是叶在1978年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上,一口气讲了三个“只有充分发扬民主”。尽管其“民主”主要还限于领导要听取意见、接受批评等作风、方法的范围,但把社会主义与民主联系起来,在当时毕竟是“思想解放”之论,其中当然包含了叶对毛泽东专横作风的反思。“叶剑英在讲话中还对这次中央工作会议上充分发扬的党内民主和在会外体现的社会上的民主并列说了几句话,这几句话后来在发下的定稿中删去了,但这几句话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知道为什么1982年中央文献研究室编的《三中全会以来》一一不论是《选编》还是《汇编》都没有收入叶剑英这篇讲话。”(27)与许多老干部一样,敬畏与疏离是叶对毛的基本态度。

      没有毛的信任,叶不可能获得左右政局的权力,没有后来参与结束“文革”的资本和力量;而没有与毛的疏离,叶就不会有后来参与改变毛泽东末期政治安排的动力和理想。“吕端”与“刘亭长”有分有合,毛之所以两度让叶靠边,就是看到了他们之间的分歧。分、合都与“文革”的命运紧密相关,而支持这一分、合的,是军队与“文革”的特殊关系。在党内斗争中,军队支持毛泽东,并因此而支持“文革”,但当“文革”危及军队既有的权力秩序时,军队就转达而成为“文革”的对立面。所以尽管军队的地位赖“文革”而提升,但它与“文革”又有不同要求。“文革”在依靠军队时又要改造军队,军队在为“文革”保驾护航时又抵制和反对“文革”。


最新红包
看官赏点饭钱可好,看着点给哈!
×
 
 
 
眼底吴钩看不休──叶剑英与「文革」30三种政治力量都不想军队「大乱」,差别只是在於:毛以「文革」的顺利进行为唯一目标,林彪、叶剑英则更多地考虑到军队的稳定,而当林彪步步紧跟毛泽东时,叶剑英等人则有所保留,并因此与毛信用的「中央文革」发生冲突。「四人帮」既是「文革」的推动者也是「文革」的得益者,同样经历了「文革」风雨洗涤的叶剑英及军队终於把「文革」的「弄潮儿」送上审判台。」59但毛没有冷落江青集团。
【史料库】之《江青》系列。毛泽东史料库  毛泽东,革命家、政治家、战略家、理论家和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导人。毛泽东与江青爱情老照片。
受到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器重的人。于年底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毛泽东任主席,叶剑英是参谋长。毛泽东开始让自己信任的叶剑英重新主持军队工作,并协助周恩来代表中国进行重大外交活动,在接待了基辛格的预热后,叶剑英陪同周恩来于1972年接待了美国总统尼克松。那时叶剑英重新主持军委日常工作,邓小平还在江西下放劳动,在听说了林彪集团被粉碎的消息后,邓小平给毛泽东和党中央写了一封内容恳切,要求重新工作的信。
关键词:毛泽东;据《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和《毛泽东年谱》,1976年1月至9月,毛泽东所写的批示或批语的文件、信函仅20件(致外国领导人的贺电、唁电这类仪式性文字,显然非他起草,不计在内)。转引自笔者所存李昌工作笔记复印件。)尽管邓小平提出中央日常工作改由王洪文主持,毛泽东仍批示:“暂时仍由小平同志主持,过一会再说。”( 《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6卷,第624页。)大概毛泽东在等待邓小平“回心转意”。
"文革"一声惊雷,叶剑英从此活跃。"文革"中崛起的叶剑英也是结束"文革"的人,他及军队终于把"文革"的"弄潮儿""四人帮"送上了审判台。"文革"是彻底失败了,而其直接原因之一,是毛泽东未能在"文革"的依靠力量(军队)和"文革"的推动者(中央文革)之间建立内在的关联。这里最重要的问题是,不敢对毛有非议的叶剑英等何以没有与毛信任的江青"团结"在毛的大旗之下,而毛又何以没有及时清理军队系统使之与江青等人密切配合?
文革系列专题:六十七、 周恩来的文革岁月(一)文革系列专题:六十七、 周恩来的文革岁月(一)时间:2013-12-02 13:29来源: 作者:水陆洲。当时任广州军区司令员的黄永胜在发言中提出:"希望中央文革多听毛主席的话,特别是江青同志要多听毛主席的话。"江青追问昨晚萧华躲到哪里去了?刚刚担任改组后的全军文革小组组长的徐向前,既批评中央文革搞乱军队,又跟着中央文革批评萧华,并拍了桌子。
文革前夜 毛泽东穿睡衣到空34师驻地讲了什么? 文革前夜 毛泽东穿睡衣到空34师驻地讲了什么?毛泽东一向是个严谨处事的人,在警卫人员的眼中,毛泽东是一个很配合保卫工作的领导。文革前夜 毛泽东穿睡衣到空34师驻地讲了什么?文革前夜 毛泽东穿睡衣到空34师驻地讲了什么?毛泽东一向是个严谨处事的人,在警卫人员的眼中,毛泽东是一个很配合保卫工作的领导。中国比西洋落后,不是毛泽东的错,从毛泽东开始,中国开始起跑。
“魔爪”伸向军队:林彪差点毙了江青。会后,叶剑英以军委日常工作主持人的身份,向顶头上司林彪告了江青、陈伯达的状,把中央文革一干人对军队的指责攻击全部端给了林彪。林彪怒骂江青。据吴法宪回忆,在叶剑英汇报完之后,林彪要秘书打电话,叫江青专门来一趟。林彪搬出了毛泽东,他说:解放军是毛主席亲自缔造和领导的,是毛主席指挥的,军队到了修正主义的边缘如何解释,你们这样仇视军队,仇视军委领导,我干不了,不干了!
叶剑英 拍案而起、林彪 面斥 江青(摘录自 茅民的《复兴记》)京西宾馆风波。1967年8月14日,毛泽东看到女服务员控告萧华的血书后说:“萧华啊萧华,萧华!你是扶不起的天子,扶不起的阿斗,稀泥抹不上篱笆墙啊!”8月23日,毛泽东和江青的女儿李纳(当时名为肖力,任《解放军报》总编领导小组组长,相当于总编辑)在报社贴出大字报,指名批判萧华,萧华于是下台。
一,关于组织批判《海瑞罢官》的问题。......早在一九五四年,我......就结识了姚文元......对于他的来到写作班,我作了妥善的安排......"又说:"江青一九六五年初在上海抓京剧革命和《海瑞罢官》的批判文章,张春桥就全力以赴......"还说:"《海瑞罢官》的批判文章写了八个月,写到第十稿,由毛泽东亲自审定,以《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为题,于一九六五年十一月十日发表于上海《文汇报》,揭开了文化大革命的序幕。
叶剑英华国锋为何力阻毛远新进京叶剑英华国锋为何力阻毛远新进京 转载 毛远新小时候和毛泽东在一起 毛远新(右四)在毛泽东遗体前,他站的位置已说明四人帮对他的重视 如今的毛远新已经没有当年咄咄逼人的气势 1976年毛泽东去世,中国几乎进入内战的边缘。华国锋虽然被四人帮看不起,毛远新甚至在毛泽东生命的最后几十天对这位83岁的老人谗言华国锋能力太低,主持会议都说不清楚。江青霸道惯了,恶狠狠地看着华国锋。
摘要:1967年2月,共和国的开国元勋叶剑英和谭震林、陈毅、李富春、李先念、徐向前、聂荣臻(即“三老四帅”)等人对“文化大革命”的错误做法强烈不满,借毛泽东对“中央文革小组”有所批评之机,在怀仁堂中央政治局碰头会和军委常委会上,围绕着“文化大革命”要不要党的领导,应不应将老干部统统打倒,要不要稳定军队等重大原则问题,与林彪、江青、康生、陈伯达一伙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毛泽东:不要再讲“二月逆流”了。
毛泽东生前有没有部署粉碎四人帮。毛泽东多次对叶剑英说:“四人帮的问题一定要解决。不然要出大乱子。”在临终前,毛泽东还拉着叶剑英的手叮嘱说:“我死后江青可能要闹事,你要协助国锋同志制止他们。”凡此种种,均可视为毛泽东在防范和钳制四人帮方面做出的部署。我以为,华国锋、叶剑英等人之所以要讲毛泽东生前部署粉碎四人帮,一是为粉碎行动寻找理论依据,二是减轻粉碎行动带来的压力。
天涯来吧 - 河南 - 周恩来军事秘书洛阳才子雷英夫周恩来军事秘书洛阳才子雷英夫  1992年的9月3日,我们为纪念周恩来百岁诞辰事宜前往北京万寿路,找到了曾任周恩来军事秘书的雷英夫少将。当周恩来看到由林彪、康生、江青报到他那里有关雷英夫的材料时,确实犯了难:报材料的是"文革"期间炙手可热的人物,且材料又是雷英夫自己的手迹,他什么也不好批就径直报到毛泽东那里。根据周恩来的批示,专家们先对雷英夫的病进行了会诊。
毛泽东指定华国锋接班,当政治局其他同事还在叫华国锋为"华总理"时,汪东兴就第一个敬他为"华主席",古代周勃护佑少主的心态表露无遗。1976年一举粉碎"四人帮",动用了一个现代政党少见的非常手段:以主持中央工作的华国锋为旗帜,以叶剑英的军方力量为背景,由汪东兴的中央警卫局出面,对一名中央副主席、一名中央政治局常委、两名中央政治局委员先行"隔离审查",再召开政治局会议确认对"四人帮"的废黜。
他听见门外走廊里传来林彪大声喊叫:“叶群!叶群!叶群!”张云生急忙放下文件,跑向走廊,林彪还在那里喊“叶群!”他看到,“林彪气得脸上紫青,身上一阵阵发抖,两道目光也凶得吓人”。当晚回到家里却把我找去,把陈伯达在军委会议上攻击肖华的讲话,把江青对军队开展“文革”运动的意见,把林彪与江青见面的情况,详详细细地搞了一份追记材料,锁进她的小保险柜里——叶群白天对江青说好话,夜晚照样整江青的文字材料。
还华国锋历史庐山真面目 [ 作者:秋石客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27345 文章录入:秋石客 ] 按照历史学家的眼光看问题,公元一九七一年,震惊国内外党内外的当代最富有戏剧性的历史事件,九一三事件发生后,历史巨人毛泽东陷入了他一生的最富有难言之隐的失败和痛苦之中。面对复杂的激烈的政治斗争形势,作为伟大的政治家的他被迫选择全面性的战略退却。 林彪事件后,毛泽东在党内的威信实际上大为降低,党内外反文革势力死灰复燃,明里暗里向毛泽东为首的文革派发动了不断的反扑,其中一九七二年的右倾回潮,一九七五年的全面整顿就是代表性事件,以至于毛泽东的夫人江青在政治 局遭受长达四个多月的围攻,而毛泽东也只好静观其变。 以上种种事件说明毛泽东晚年的政治作为是极其困难的,一九七三年的反右倾回潮,一九七四年的批林批孔,一九七五年的评水浒 和批投降派,以及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
“文革”语言中的特殊用字(图)blog.sina.com.cn/zhangfangcn个人资料 张放。其实,文革开始的1966年,叶剑英与林彪的关系非常不错,叶剑英常主动到林彪家里汇报工作,并希望林彪能提出自己的想法及对策,林彪对叶剑英这种谦卑态度很表肯定,给予了叶剑英最有力的支持。正因为叶剑英并未在"文革"初期,看清林彪几年后的真面目,所以,他这样继续肯定林彪道:"我们确信,林彪同志跟着毛主席领导个二三十年是毫无问题的。
江青团伙覆亡为何如此之速?当然,这不是毛泽东去世后,江青团伙彻底覆灭的根本原因。他以自己特有的政治敏捷感,觉察出了毛泽东发动文化革命的内幕动机,也清楚江青身份的特殊,于是极力配合江青在文革中的一切行动,在江青面前显示对毛泽东的极度忠诚,这一切当然产生了效果:在文革后期,张春桥曾一度官至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等要职。江青团伙的覆灭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出在江青身上。
揭秘叶剑英粉碎四人帮的“尚方宝剑”[组图]毛泽东在讲话中还特别强调:“这个四人帮的问题,今年解决不了,明年解决,明年解决不了,后年解决。”由此一来,政治局成员都知道毛泽东解决四人帮的决心,自然,毛泽东的这些讲话是非常管用的,叶剑英把它视为尚方宝剑,也是后来抓四人帮的一个重要理论武器。1972年10月1日毛泽东和叶剑英在天安门城楼上 晚年的毛泽东,最终没有把最高权力交给“四人帮”。
"粟裕回答。1955年,中央在讨论到粟裕军衔问题时,毛泽东不仅要给粟裕授元帅衔,而且给予了粟裕极高的评价。1966年,文革开始后,周总理提名粟裕主持国防工业,但粟裕1970年就被江青等人排挤出来。直到1983年胡耀邦总书记又进一步批示,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决定直接受理粟裕的冤案,不久又提出了具体的方案,并征求了粟裕本人的意见,决定即由中共中央指派代表同粟裕本人正式见面,但这一决定也未能付诸实施,粟裕于1984年故去。
锦的城的文件夹【【文革记事】【文革记事】文革江青一个劲吹捧红卫兵 宋庆龄从此与其交恶【文革记事】文革江青一个劲吹捧红卫兵 宋庆龄从此与其交恶。【文革记事】叶剑英晚年披露:逮捕“四人帮”是华国锋的主意【文革记事】叶剑英晚年披露:逮捕“四人帮”是华国锋的主意。【文革记事】十年文革知多少?【文革记事】保健医生忆74年周恩来抱病赴长沙面见毛泽东【文革记事】保健医生忆74年周恩来抱病赴长沙面见毛泽东。
徐向前元帅。周总理、陶铸副总理,陈毅、贺龙、徐向前、叶剑英参加接见,周总理、陶铸副总理接见后退场,由四位老帅讲话。在全军文革刚成立时,林彪曾规定:全军文革属军委和中央文革双重领导,主要是中央文革领导,有事先请示中央文革,然后再报告他。"会议确定陈毅、谭震林、徐向前"请假检讨",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批评陈毅、谭震林、徐向前。徐向前乘车离开住处后,周总理又亲自打电话,问徐向前的夫人黄杰:"徐帅走了没有?
[转载]揭秘:叶剑英粉碎四人帮的“尚方宝剑”毛泽东最早批评“四人帮”是在何时。1969年中共九大上,三人全部进入中共中央政治局,也是在这次会议上,林彪成为了中央唯一的副主席,毛泽东法定的接班人,1971年,在“副统帅”林彪出逃并丧命之后,造反派起家的王洪文从上海上调中央,不久就和江青等三人结成联盟,1973年,中共十大上,王洪文被选为中共中央副主席,一度被视为毛泽东的接班人,这个时候,“四人帮”势力空前强大。
江青1937年8月奔赴延安,次年11月24岁的江青和45岁的毛泽东结婚,1947年3月随中共中央离开延安,转战陕北。江青身边的工作人员都可以证明,「毛泽东并非“文革”初期就厌恶江青」。我们很多人都看到了,当时(指“文革”初期)江青主要住钓鱼台,下午只要不开会,她几乎每天都要去看毛主席,即到毛主席那里去。我还说,江青去看毛主席,或到毛主席那里去,和别人(包括周总理)不同,因为她是回家啊。
梁:上次我们谈到印红标的书在香港中文大学出版,对于内地读者不免遗憾。这几天我读到一本新书,得到了一种史学的欣慰。这就是阎长贵、王广宇的新书《问史求信集》,近日由红旗出版社出版。以还原“文革”真相为主旨的新书能在内地出版,而且披露了大量一手史料,实为快事。自张胜《从战争中走来——两代军人的对话》问世以来,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感受这种愉快了。 毕:这两位先生的身份很特殊,他们既是严肃认真、训练有素的学者,又是历史内幕的当事人。“文革”前,一位是《红旗》的编辑,一位是马列主义研究院的研究人员,1966年,分别抽到新成立的中央文革小组工作。1967年初,阎长贵担任江青的机要秘书,王广宇担任中央文革小组办事组组长,亲历了“文革”高潮时期政治中枢的许多重大事件。一年以后,他们被诬入狱、劳改,直到1979年平反。近几年,他们集中精力回忆和反思“文革”,这本书就是回忆和反思
 
 
 
 
 
 
 
 
 
眼底吴钩看不休──叶剑英与「文革」30三种政治力量都不想军队「大乱」,差别只是在於:毛以「文革」的顺利进行为唯一目标,林彪、叶剑英则更多地考虑到军队的稳定,而当林彪步步紧跟毛泽东时,叶剑英等人则有所保留,并因此与毛信用的「中央文革」发生冲突。「四人帮」既是「文革」的推动者也是「文革」的得益者,同样经历了「文革」风雨洗涤的叶剑英及军队终於把「文革」的「弄潮儿」送上审判台。」59但毛没有冷落江青集团。
【史料库】之《江青》系列。毛泽东史料库  毛泽东,革命家、政治家、战略家、理论家和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导人。毛泽东与江青爱情老照片。
受到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器重的人。于年底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毛泽东任主席,叶剑英是参谋长。毛泽东开始让自己信任的叶剑英重新主持军队工作,并协助周恩来代表中国进行重大外交活动,在接待了基辛格的预热后,叶剑英陪同周恩来于1972年接待了美国总统尼克松。那时叶剑英重新主持军委日常工作,邓小平还在江西下放劳动,在听说了林彪集团被粉碎的消息后,邓小平给毛泽东和党中央写了一封内容恳切,要求重新工作的信。
关键词:毛泽东;据《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和《毛泽东年谱》,1976年1月至9月,毛泽东所写的批示或批语的文件、信函仅20件(致外国领导人的贺电、唁电这类仪式性文字,显然非他起草,不计在内)。转引自笔者所存李昌工作笔记复印件。)尽管邓小平提出中央日常工作改由王洪文主持,毛泽东仍批示:“暂时仍由小平同志主持,过一会再说。”( 《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6卷,第624页。)大概毛泽东在等待邓小平“回心转意”。
"文革"一声惊雷,叶剑英从此活跃。"文革"中崛起的叶剑英也是结束"文革"的人,他及军队终于把"文革"的"弄潮儿""四人帮"送上了审判台。"文革"是彻底失败了,而其直接原因之一,是毛泽东未能在"文革"的依靠力量(军队)和"文革"的推动者(中央文革)之间建立内在的关联。这里最重要的问题是,不敢对毛有非议的叶剑英等何以没有与毛信任的江青"团结"在毛的大旗之下,而毛又何以没有及时清理军队系统使之与江青等人密切配合?
文革系列专题:六十七、 周恩来的文革岁月(一)文革系列专题:六十七、 周恩来的文革岁月(一)时间:2013-12-02 13:29来源: 作者:水陆洲。当时任广州军区司令员的黄永胜在发言中提出:"希望中央文革多听毛主席的话,特别是江青同志要多听毛主席的话。"江青追问昨晚萧华躲到哪里去了?刚刚担任改组后的全军文革小组组长的徐向前,既批评中央文革搞乱军队,又跟着中央文革批评萧华,并拍了桌子。
文革前夜 毛泽东穿睡衣到空34师驻地讲了什么? 文革前夜 毛泽东穿睡衣到空34师驻地讲了什么?毛泽东一向是个严谨处事的人,在警卫人员的眼中,毛泽东是一个很配合保卫工作的领导。文革前夜 毛泽东穿睡衣到空34师驻地讲了什么?文革前夜 毛泽东穿睡衣到空34师驻地讲了什么?毛泽东一向是个严谨处事的人,在警卫人员的眼中,毛泽东是一个很配合保卫工作的领导。中国比西洋落后,不是毛泽东的错,从毛泽东开始,中国开始起跑。
“魔爪”伸向军队:林彪差点毙了江青。会后,叶剑英以军委日常工作主持人的身份,向顶头上司林彪告了江青、陈伯达的状,把中央文革一干人对军队的指责攻击全部端给了林彪。林彪怒骂江青。据吴法宪回忆,在叶剑英汇报完之后,林彪要秘书打电话,叫江青专门来一趟。林彪搬出了毛泽东,他说:解放军是毛主席亲自缔造和领导的,是毛主席指挥的,军队到了修正主义的边缘如何解释,你们这样仇视军队,仇视军委领导,我干不了,不干了!
叶剑英 拍案而起、林彪 面斥 江青(摘录自 茅民的《复兴记》)京西宾馆风波。1967年8月14日,毛泽东看到女服务员控告萧华的血书后说:“萧华啊萧华,萧华!你是扶不起的天子,扶不起的阿斗,稀泥抹不上篱笆墙啊!”8月23日,毛泽东和江青的女儿李纳(当时名为肖力,任《解放军报》总编领导小组组长,相当于总编辑)在报社贴出大字报,指名批判萧华,萧华于是下台。
一,关于组织批判《海瑞罢官》的问题。......早在一九五四年,我......就结识了姚文元......对于他的来到写作班,我作了妥善的安排......"又说:"江青一九六五年初在上海抓京剧革命和《海瑞罢官》的批判文章,张春桥就全力以赴......"还说:"《海瑞罢官》的批判文章写了八个月,写到第十稿,由毛泽东亲自审定,以《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为题,于一九六五年十一月十日发表于上海《文汇报》,揭开了文化大革命的序幕。
叶剑英华国锋为何力阻毛远新进京叶剑英华国锋为何力阻毛远新进京 转载 毛远新小时候和毛泽东在一起 毛远新(右四)在毛泽东遗体前,他站的位置已说明四人帮对他的重视 如今的毛远新已经没有当年咄咄逼人的气势 1976年毛泽东去世,中国几乎进入内战的边缘。华国锋虽然被四人帮看不起,毛远新甚至在毛泽东生命的最后几十天对这位83岁的老人谗言华国锋能力太低,主持会议都说不清楚。江青霸道惯了,恶狠狠地看着华国锋。
摘要:1967年2月,共和国的开国元勋叶剑英和谭震林、陈毅、李富春、李先念、徐向前、聂荣臻(即“三老四帅”)等人对“文化大革命”的错误做法强烈不满,借毛泽东对“中央文革小组”有所批评之机,在怀仁堂中央政治局碰头会和军委常委会上,围绕着“文化大革命”要不要党的领导,应不应将老干部统统打倒,要不要稳定军队等重大原则问题,与林彪、江青、康生、陈伯达一伙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毛泽东:不要再讲“二月逆流”了。
毛泽东生前有没有部署粉碎四人帮。毛泽东多次对叶剑英说:“四人帮的问题一定要解决。不然要出大乱子。”在临终前,毛泽东还拉着叶剑英的手叮嘱说:“我死后江青可能要闹事,你要协助国锋同志制止他们。”凡此种种,均可视为毛泽东在防范和钳制四人帮方面做出的部署。我以为,华国锋、叶剑英等人之所以要讲毛泽东生前部署粉碎四人帮,一是为粉碎行动寻找理论依据,二是减轻粉碎行动带来的压力。
天涯来吧 - 河南 - 周恩来军事秘书洛阳才子雷英夫周恩来军事秘书洛阳才子雷英夫  1992年的9月3日,我们为纪念周恩来百岁诞辰事宜前往北京万寿路,找到了曾任周恩来军事秘书的雷英夫少将。当周恩来看到由林彪、康生、江青报到他那里有关雷英夫的材料时,确实犯了难:报材料的是"文革"期间炙手可热的人物,且材料又是雷英夫自己的手迹,他什么也不好批就径直报到毛泽东那里。根据周恩来的批示,专家们先对雷英夫的病进行了会诊。
毛泽东指定华国锋接班,当政治局其他同事还在叫华国锋为"华总理"时,汪东兴就第一个敬他为"华主席",古代周勃护佑少主的心态表露无遗。1976年一举粉碎"四人帮",动用了一个现代政党少见的非常手段:以主持中央工作的华国锋为旗帜,以叶剑英的军方力量为背景,由汪东兴的中央警卫局出面,对一名中央副主席、一名中央政治局常委、两名中央政治局委员先行"隔离审查",再召开政治局会议确认对"四人帮"的废黜。
他听见门外走廊里传来林彪大声喊叫:“叶群!叶群!叶群!”张云生急忙放下文件,跑向走廊,林彪还在那里喊“叶群!”他看到,“林彪气得脸上紫青,身上一阵阵发抖,两道目光也凶得吓人”。当晚回到家里却把我找去,把陈伯达在军委会议上攻击肖华的讲话,把江青对军队开展“文革”运动的意见,把林彪与江青见面的情况,详详细细地搞了一份追记材料,锁进她的小保险柜里——叶群白天对江青说好话,夜晚照样整江青的文字材料。
还华国锋历史庐山真面目 [ 作者:秋石客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27345 文章录入:秋石客 ] 按照历史学家的眼光看问题,公元一九七一年,震惊国内外党内外的当代最富有戏剧性的历史事件,九一三事件发生后,历史巨人毛泽东陷入了他一生的最富有难言之隐的失败和痛苦之中。面对复杂的激烈的政治斗争形势,作为伟大的政治家的他被迫选择全面性的战略退却。 林彪事件后,毛泽东在党内的威信实际上大为降低,党内外反文革势力死灰复燃,明里暗里向毛泽东为首的文革派发动了不断的反扑,其中一九七二年的右倾回潮,一九七五年的全面整顿就是代表性事件,以至于毛泽东的夫人江青在政治 局遭受长达四个多月的围攻,而毛泽东也只好静观其变。 以上种种事件说明毛泽东晚年的政治作为是极其困难的,一九七三年的反右倾回潮,一九七四年的批林批孔,一九七五年的评水浒 和批投降派,以及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
“文革”语言中的特殊用字(图)blog.sina.com.cn/zhangfangcn个人资料 张放。其实,文革开始的1966年,叶剑英与林彪的关系非常不错,叶剑英常主动到林彪家里汇报工作,并希望林彪能提出自己的想法及对策,林彪对叶剑英这种谦卑态度很表肯定,给予了叶剑英最有力的支持。正因为叶剑英并未在"文革"初期,看清林彪几年后的真面目,所以,他这样继续肯定林彪道:"我们确信,林彪同志跟着毛主席领导个二三十年是毫无问题的。
江青团伙覆亡为何如此之速?当然,这不是毛泽东去世后,江青团伙彻底覆灭的根本原因。他以自己特有的政治敏捷感,觉察出了毛泽东发动文化革命的内幕动机,也清楚江青身份的特殊,于是极力配合江青在文革中的一切行动,在江青面前显示对毛泽东的极度忠诚,这一切当然产生了效果:在文革后期,张春桥曾一度官至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等要职。江青团伙的覆灭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出在江青身上。
揭秘叶剑英粉碎四人帮的“尚方宝剑”[组图]毛泽东在讲话中还特别强调:“这个四人帮的问题,今年解决不了,明年解决,明年解决不了,后年解决。”由此一来,政治局成员都知道毛泽东解决四人帮的决心,自然,毛泽东的这些讲话是非常管用的,叶剑英把它视为尚方宝剑,也是后来抓四人帮的一个重要理论武器。1972年10月1日毛泽东和叶剑英在天安门城楼上 晚年的毛泽东,最终没有把最高权力交给“四人帮”。
"粟裕回答。1955年,中央在讨论到粟裕军衔问题时,毛泽东不仅要给粟裕授元帅衔,而且给予了粟裕极高的评价。1966年,文革开始后,周总理提名粟裕主持国防工业,但粟裕1970年就被江青等人排挤出来。直到1983年胡耀邦总书记又进一步批示,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决定直接受理粟裕的冤案,不久又提出了具体的方案,并征求了粟裕本人的意见,决定即由中共中央指派代表同粟裕本人正式见面,但这一决定也未能付诸实施,粟裕于1984年故去。
锦的城的文件夹【【文革记事】【文革记事】文革江青一个劲吹捧红卫兵 宋庆龄从此与其交恶【文革记事】文革江青一个劲吹捧红卫兵 宋庆龄从此与其交恶。【文革记事】叶剑英晚年披露:逮捕“四人帮”是华国锋的主意【文革记事】叶剑英晚年披露:逮捕“四人帮”是华国锋的主意。【文革记事】十年文革知多少?【文革记事】保健医生忆74年周恩来抱病赴长沙面见毛泽东【文革记事】保健医生忆74年周恩来抱病赴长沙面见毛泽东。
徐向前元帅。周总理、陶铸副总理,陈毅、贺龙、徐向前、叶剑英参加接见,周总理、陶铸副总理接见后退场,由四位老帅讲话。在全军文革刚成立时,林彪曾规定:全军文革属军委和中央文革双重领导,主要是中央文革领导,有事先请示中央文革,然后再报告他。"会议确定陈毅、谭震林、徐向前"请假检讨",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批评陈毅、谭震林、徐向前。徐向前乘车离开住处后,周总理又亲自打电话,问徐向前的夫人黄杰:"徐帅走了没有?
[转载]揭秘:叶剑英粉碎四人帮的“尚方宝剑”毛泽东最早批评“四人帮”是在何时。1969年中共九大上,三人全部进入中共中央政治局,也是在这次会议上,林彪成为了中央唯一的副主席,毛泽东法定的接班人,1971年,在“副统帅”林彪出逃并丧命之后,造反派起家的王洪文从上海上调中央,不久就和江青等三人结成联盟,1973年,中共十大上,王洪文被选为中共中央副主席,一度被视为毛泽东的接班人,这个时候,“四人帮”势力空前强大。
江青1937年8月奔赴延安,次年11月24岁的江青和45岁的毛泽东结婚,1947年3月随中共中央离开延安,转战陕北。江青身边的工作人员都可以证明,「毛泽东并非“文革”初期就厌恶江青」。我们很多人都看到了,当时(指“文革”初期)江青主要住钓鱼台,下午只要不开会,她几乎每天都要去看毛主席,即到毛主席那里去。我还说,江青去看毛主席,或到毛主席那里去,和别人(包括周总理)不同,因为她是回家啊。
梁:上次我们谈到印红标的书在香港中文大学出版,对于内地读者不免遗憾。这几天我读到一本新书,得到了一种史学的欣慰。这就是阎长贵、王广宇的新书《问史求信集》,近日由红旗出版社出版。以还原“文革”真相为主旨的新书能在内地出版,而且披露了大量一手史料,实为快事。自张胜《从战争中走来——两代军人的对话》问世以来,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感受这种愉快了。 毕:这两位先生的身份很特殊,他们既是严肃认真、训练有素的学者,又是历史内幕的当事人。“文革”前,一位是《红旗》的编辑,一位是马列主义研究院的研究人员,1966年,分别抽到新成立的中央文革小组工作。1967年初,阎长贵担任江青的机要秘书,王广宇担任中央文革小组办事组组长,亲历了“文革”高潮时期政治中枢的许多重大事件。一年以后,他们被诬入狱、劳改,直到1979年平反。近几年,他们集中精力回忆和反思“文革”,这本书就是回忆和反思
                浏览次数:428-- 发表评论,已评论0次




----上篇文章克格勃 叛逃苏联 毛泽东接见的女知青美女 亲历“913”
----下篇文章胡耀邦的“牛棚”生活:“君子失时不失相”